性醜聞影片最大的受害者

大部分馬來西亞人首次經歷政黨輪替,還處於適應狀態,陷入模糊不清的假像中。過去他們形容換過五次政府的沙巴政局的用詞:複雜,難懂,很多青蛙。如今也能套用在聯邦政府層級上。

性醜聞影片最大的受害者是安華和公正黨,最大的得益者是老馬和土團黨。大家似乎忘了,在1998年之前,馬來西亞並沒有利用同性戀議題來打敗政治對手的骯髒記錄,始作俑者大家心知肚明。

如果為了保護自己朋黨利益,為了違反當初的交棒承諾,為了獲取各方勢力的支持。那些貪污濫權的政客,紛紛中會因此逃過一劫。白毛繼續當州元首,舞蛇可以出國看病……

但是,我們的首次輪替努力並非白費,最主要展現了人民的力量,能讓國家最高領導因為貪污濫權而下台被控。同理,我們當下需要勇於表達自己在投票時,對於第八任首相是安華的期待。

對我來說,我寧願選擇曾經坐牢十一年的政治犯,而不是一位經常關政治犯的人。從人生最風光到最谷底,受過迫害的人,在迫害人之前,至少會思考一下。

你可以不認同我看法。

但是很多人的確是到了選舉前才思考政治的。他們的理由同樣是政治太複雜,太難懂。但是他們卻在關鍵時刻不願聽取多方意見,一味相信自己在選舉期間所感受到的信息和印象。

就不少朋友在509後對於沙巴僵持的政局期許老馬可以來讓沙菲宜出任首席部長。姑且不說民意反映的是28-28-2的僵持,而不是明顯的過半。更重要的是,他們完全忘記了在聯邦制度下,聯邦政府是無權干涉州政府首長的遴選。完全根據自己的情緒,然後在我正要解釋聯邦制度如何運作時,丟下一句:政治是很複雜的。

好吧,政治的確是很複雜,既然那麼複雜,當有人要解釋給你聽時,就洗耳恭聽後再判斷吧。


新闻

动作频频隔山打“马”,安华实则处于出局边缘?

黄凯荟  |  发表于 2019年7月25日早上8点39分  |  更新于 2019年7月25日中午11点42分

A+ A

【今评论】点评社会与政经现象,给你观点

性片案调查进入尾声之际,公正党主席安华近期动作频频,先是自称掌握足够国会议员数目,支持他出任首相。接着,其党内支持者号召联署,力挺安华领导

从表面上看来,安华是在回应党内署理主席阿兹敏阵营的挑战。但隐然间似乎是隔山打牛,以行动向首相马哈迪喊话,以冀马哈迪尽早交棒,避免夜长梦多,煮熟的鸭子再次飞走。

广告

1998年烈火莫熄运动爆发前,安华官拜副首相,也曾代掌首相职位。不过,当时第一次任相的马哈迪最终以鸡奸与渎职罪,把安华从权力高位打入大牢。

20年后,此情此景似曾相识。虽然卷入性指控的人换成是阿兹敏,但马哈迪与安华之间,依然弥漫一股“交棒不交棒”的紧张氛围。

显现不安与焦虑

政治评论人潘永强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指出,安华近期诸多动作,不仅无法对马哈迪或阿兹敏造成压力,反而显现不安与焦虑,影响出任首相的机会。

他认为,安华在国会宣称自己“够数”,接着搜集逾百人联署,但频密造势的背后,其实安华身处“出局的边缘”。

“我认为安华现在处境危险,在出局的边缘,可能失去当首相的机会。因为阿兹敏虽然涉嫌性短片,但警方所透露的调查讯息,可说是不利安华,某种程度帮助阿兹敏解套,而矛头对准了公正党内部的当权派。”

“加上马哈迪不断力挺阿兹敏,我相信安华感受到情势危险,风险正在升高,所以他现在是要做些动作。”

晤使节报道不实

除了集结人马“勤王”制造声势,安华明天(周五)也将以国会改革及施政跨党派小组主席的身份,在国会出席一场经济论坛。《星洲日报》昨日报道指出,安华预料将在活动上宣布出任第8任首相的未来经济方向,同时会晤外国使节,“与外交官打好关系和传达讯息”。

不过,亲近安华的消息人士向《当今大马》澄清,安华当天并不会宣布“他的未来计划”,论坛的三名主讲者也不是安华,而是经济部副总监扎基压(Zakiah Jaafar)、国家银行代表及政治经济学家哥美兹(Terence Gomez)。

根据国会发出的通知,安华虽然没有演讲,但将在总结环节中发言。

消息说:“安华去参加,他只是以总结发言。商界领袖、学者、学生领袖及国会议员们都会出席这场论坛。”

论坛题为“大马经济论坛:当前与未来”(Malaysian Econonic Symposium: Present & Future),主办单位为国会改革及施政跨党派小组、国会后座议员理事会、下议院议长办公室。

老二哲学消危机

潘永强则认为,安华在出任首相前,应该悉心思考及酝酿未来政策导向及论述,直到上台后再端出自己的政策和立场,而非试图让“老大”感受到威胁。

“做老二就是要低调,尽量不要出头,需要低调,应该耐心,不要给老大添加威胁。中国的胡锦涛或习近平做老二的时候,他们都保持低调,不表态,甚至无人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些什么,直到他们上台才打出自己的政策。”

“但是,安华因为过去被打压和迫害的经验,他2018年出狱时,原本应该是希盟的主子。不过他斗争了20年的成果,全部被马哈迪收割。虽然马哈迪已经承诺交棒给他,但安华从出狱以来,一直患得患失,心里充满了不安全感和焦虑。”

潘永强续说,如今马哈迪掌握政府大部分权力机关,且绝非“容易被施压”之人。

因此,他认为,安华动作频繁,试图增加影响力及寻求曝光,不仅无法施压马哈迪,反而更显现出安华的焦虑。

“这种不安全感与患得患失,让他没办法展现‘民主运动领袖’的高度及‘候任首相’的格局,反而一直在党内或马哈迪身边有很多的动作。这也让他慢慢失去了作为候任首相的气势。”

只掌握一半支持?

潘永强表示,安华本来应该着手整顿公正党的组织与文化,处理派系问题,让公正党成为政府稳定的力量,而非纠缠于派系之争。

性片案引爆公正党内乱后,潘永强认为,若阿兹敏与安华的关系完全撕裂,安华身为党主席甚至未必能够在党内掌握多数支持。

“如今,如果他真的跟阿兹敏摊牌,我认为他可能只掌握了一半的支持。有些目前尚未表态的国州议员和党内最高理事,其实未必支持安华。”

“你作为一个候任首相,如果你呈现出来的是,即便是公正党内部,你也无法获得全面支持和主导,这当然是一种折损。”

他续说,安华在2008年9月16日也说过,能够在国会掌握过半支持。

“这种其实都是造势和喊话,制造自己的影响力,真正摊牌的话未必是如此。”

昨日,阿兹敏亲信卡立查化即撰文指出,安华最爱使用三国演义中诸葛亮的“空城计”,以虚张声势。

争权恶斗违宣言

马来亚大学学者邱颖慧受访时则点出,相位交接的问题,应该遵守希盟宣言所提到的原则。

“希盟的宣言承诺了民主法治、维护人权及妥善治理国家,但他们现在所做的事情,并没有完全遵守他们的承诺。”

邱颖慧认为,在成熟的民主政治,应该减少让派系斗争影响国家治理。

“政党出现派系斗争其实是平常之事,但我认为重点在于你如何在内部达成共识,或是你有没有必要让它变得这么公开?世界各地的政党都可能出现内斗,但成熟的政治应该要在内部处理,而非让情况变得如此混乱。”

她认为,第14届大选人民以民主方式落实了政党轮替,马来西亚如今应该进入“民主转型”的阶段,而政治人物应该有所成长,以人民的利益与福祉为先,而非纠缠于内斗。

“马来西亚经历了长达60年,才透过民主选举的方式,成功换了政府。我认为,我们的政治人物也应该是时候成长,必须以人民的利益为最优先。”

“人民早已厌倦政治人物因为种种理由来推搪改革。如果你真的有心让国家迈向民主,政治人物自己应该先实践民主的精神。”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