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Hanging by a Thread: Natural Metallic Mordant Processes in Traditional Indonesian Textiles

作者:Anthony B. Cunningham, I. Made Maduarta, Jean Howe, W. Ingram, and Steven Jansen

1  Abstract

1.1 本文嘗試從科學、儀式和文化的角度探討印尼紡織業的傳統金屬媒染過程。

1.2 透過多區域的大量傳統媒染傳統原料的收集與成分分析,作者最後也比較了印尼和其他區域的原料使用。

1.3 這些傳統植物用於不同的步驟:作為鋁超富集植物( Al hyperaccumulator) 的是山矾属(Symplocos),也有不同動植物原料用來作為皂化(Saponification)用的油脂和脂肪,或者用於儀式的染料植物。

2 Introduction

2.1 媒染劑是染布過程重要的材料,讓彩料可以附著在布料上。

2.2 常被運用的媒染劑是高鋁含量的。

2.3 在不同地區,這些綠超富集植物的選擇都不同。如歐洲使用石松綱(club mosses)。

2.4 問題意識:

2.4.1 在印尼的天然金屬媒染過程採用了哪一種物種?

2.4.2 在這些過程裡不同植物物種扮演了什麼角色?

2.4.3 為什麼只有特定的物種會被選用?

natural-dyes-application-identification-and-standardization

3 方法

3.1 和紡織業生產者有四種參與方式。第一,在一次的編織者大會中把各地生產者所認知的主要品種根據重要性和可用性列下。

3.2 第二,和這些編織著去收集和檢測植物標本。

3.3 第三,在第二次編織者大會中把山矾属(Symplocos)的資料發給現場的編織群體,發現這些群體不認識部分山矾属植物。

3.4 第四,組成跨領域組織從這些報告資料中更加了解媒染過程。

4 結果和討論

4.1 編織者通常有六種步驟:棉花線浸水、皂化過程、反复浸入油水、棉花線曬乾、加入根皮、染色曬乾。

4.1.1 棉花線加入灰燼和水的混合溶劑中。對於製成灰燼的物種也有一定的選擇。讓鹼性較高的物種所形成的溶劑清洗污漬和臘。曬乾。

4.1.2 皂化過程如肥皂的製造過程。需要挑選植物油,通常來自種子。這過程裡也會加入媒染劑。皂化本身是油脂加上鹼性物。除了種子油,少量的動物脂肪也會使用。部分動物,如鱷魚在達雅克社群裡,因為儀式的重要性,已經很少被使用了。

4.1.3 棉花線反复在這些油水中泡浸。很多案例會把新鮮葉子和整棵植物放入。但是這些植物內部的酵素會讓油脂進入不需要的lipolysis和inter-esterification過程。因此這過程都在低溫中進行。有的編織者也會加入特定樹皮。

4.1.4 棉花線被曬乾。這些曬乾油脂的不飽和油脂會被氧化,形成高彈性的表層。多餘油脂的去處顯得特別重要,不然無法上色。

4.1.5 根皮加入水中,形成高蒽醌(anthraquinone)的染色劑。媒染的葉子和樹皮加入。

4.1.5.1 常見的媒染共有三個families:山矾科(Symplocaceae,山矾屬在其底下)最常見、大戟科(Euphorbiaceae)如今常見於加里曼丹和巴厘島、黄叶树属(Xanthophyllum)的樹皮僅見於加里曼丹。

4.1.5.2 婆羅洲也有使用一些高鋁的種子。也許因為這樣,婆羅洲才沒有使用高鋁的山矾屬,儘管此屬很常見。

4.1.5.3 有些地區的媒染品種被測試後卻不見鋁。

4.1.6 染色後,再曬乾。大部分會用新鮮的巴戟天属(Morinda)材料和媒染再出染色。在Morinda的根部有紅色的色素。

5 為什麼一些物種被選,一些則不?

5.1 過程中添加的植物都被檢驗出具有高鋁含量。在乾葉裡含大於一萬ppm (part per million),即1%。

5.2 含油種子:非飽和脂肪酸的重要性

5.2.1 為什麼婆羅洲的編織者沒有使用當地非常常見的Shorea(娑羅屬)作為媒染?而是用種子?

5.2.2 作者猜測Shorea裡頭高含量的飽和脂肪酸,讓這些油脂不適用於皂化過程。高含量的非飽和脂肪酸才是皂化需要的。

5.3 並非隨機挑選,為什麼要讓植物和種子混合在一起?

5.3.1 第三步驟裡頭有讓新鮮葉子和整棵植物加入油水裡頭。因為這些植物擁有很高的酵素——脂裂解(lipolysis)和氧化。

5.3.2 脂裂解能讓三酸甘油酯(triglyceride)分解成甘油和自由脂肪酸。

5.3.3 他們還增加其他的植物酵素,讓長脂肪酸變成短的脂肪酸。提升效果。

5.4 媒染劑:只有最好的鋁超富集植物

5.4.1 山矾科(Symplocaceae)有很高的鋁含量。

5.4.2 爛泥的染色劑產生出較暗淡的顏色。

5.4.3 如果要讓棉花線泡浸在高鐵量的沼澤中,編織者需要離家兩晚,比較不方便。

5.4.4 用鐵超富集材料,會讓棉花線在染色後有機會裂開,因為鐵比較容易被氧化。

5.4.5 作者猜測過去應該有很多山矾屬被當成媒染劑,但是隨著傳統知識的消失而不為人知。因為所有的測試都顯示山矾屬的鋁含量最高。

5.4.6 為什麼有研究發現高達45科植物含鋁,但只有三科被廣泛使用?——因為只有含非常高鋁的植物被選用。

5.4.7 為什麼銅超富集植物很適合,但大部分都是鋁超富集植物被選呢?——印尼缺乏銅超富集植物。

5.4.8 為什麼達雅克人沒有選用山矾屬,雖然山矾屬被認為是很好的媒染劑呢?

5.4.8.1 加里曼丹雖然有很多山矾屬植物,比其他被使用的植物還多,但媒染的儀式性讓它只能在年長婦女間教導。這儀式的神聖性讓這些婦女只能選用銀柴屬(Aporusa)和黃葉樹屬(Xanthophyllum),阻止她們探究新的可能性。

5.4.8.2 山矾屬在當地被視為是不吉祥的,因為他們含高鋁的葉子壓抑了輪耕系統裡稻米的生長。

5.4.9 為什麼野牡丹科(Melastomataceae)沒有被選為媒染劑呢?——因為黃酮類化合物(flavonoid)和鋁之間的不良反應。

5.4.10為什麼印尼沒有茜草科(Rubiaceae)被選的資料?——目前無解。

5.5 品種的選擇有象徵意義

5.5.1 紅色的線因為難製造,所有有地位象徵。儀式和媒染的關係密切。很常把紅花加入媒染的過程來『刺激紅色的靈魂』。

5.5.2 冷和熱的分類時常在食物、健康、儀式和顏色有象徵意義。在媒染的過程必須是冷的,但在儀式象徵上是熱的。伊班族的Ngar儀式需要十至十五天進行。

5.5.3 薑科(Zingiberaceae)裡的活性成分和化學無關,被加入應和『熱』相關。

5.5.4 紅花和辣椒應該是和『熱』相關,黑白被視為『冷』的。

5.6 山矾屬的使用和貿易:一些鬆散的結局

5.6.1 這研究找出了鋁的來源,來自植物,而不是陶器本身。

5.6.2 印尼的島嶼存在長期的山矾科的交易。山矾科因在山區,而編織者在海岸,因此兩者應該有儀式性的交換。

5.6.3 過去和當代的山矾科價格昂貴。

5.6.4 加里曼丹和砂拉越的ngaos/ngar過程是高度複雜及技能的儀式。

12231_2011_9161_Fig2_HTML

6 價值與脆弱性:永續性採集的選項

6.1 大部分媒染的採集是在野外。社區為基礎的資源管理計劃是讓資源和傳統知識持續流傳的方法。

6.2 選擇易、快生長的品種替代慢生長的品種。

7 和生計的鏈接

7.1 大部分印尼社群希望能夠現代化其技術,維持傳統文化與個人、家庭和宗族統合。

7.2 出口和觀光導向的市場可以支撐當地文化和經濟。

8 總結

8.1 記錄了消失中的傳統知識

8.2 象徵和儀式的步驟都有著長久歷史淵源,尤其和特定植物的口傳歷史相關。

8.3 植物、化學、文化和儀式都在衣物中交織。

原文:https://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s12231-011-9161-4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