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The Use and Abuse of Anthropology: Reflections on Feminism and Cross-cultural Understanding

The Use and Abuse of Anthropology: Reflections on Feminism and Cross-cultural Understanding(1980)

by M.Z. Rosaldo
吳佳翰摘要

I. 前言

A. 雖然女性主義的抬頭,讓人類學家認識到之前對女性的關注太少了,但是作者還是覺得人類學的女性主義研究有很嚴重的問題。

B. 作者認為問題不在於關於女性的資料不足或被隱藏,資料已經足夠;問題是很少人知道要書寫什麼。過去的詮釋架構限制了人們對於這個議題的思考,因為我們問問題的方式將會決定我們得到的知識。

feminist-theory-3026624-v1-5c0a9d7046e0fb000115079b

II.尋找起源

A. 早期的人類學/社會學家習慣尋找人類文化的起源,並認為這些起源可以透過對簡單社會的研究而得知。

B. 部分女性主義人類學家,希望透過對於過去的了解,可以讓當代的女性名正言順地索回失去的權利,如權力、自尊、自主、地位等。

C. 幾乎女性主義者都受到Beauvoir的提問所影響。『什麼是女性?』從當代女性從屬於男性的現象詢問:『為什麼事情今天是這樣的?』再問,『從什麼時候開始這樣的?』

D. 人類學還被用於滿足當代的政治需求,因此提出普遍性的解釋,忽略了當今各個社會的獨特性。把人類學當作當今爭論的先例,讓這些原始性成了人類學需求的最基礎承載者,是不夠全面的。

E. 過去和現在是不能直接比較的。如在生育控制的議題上,對現在的女性來說是一種選擇,但是對過去的女性來說,是受到機制性事實所影響的(如游牧民族的搬遷,農田的耕作人力,食物供應和人口的不平衡)。

F. 人類學並非只是探討人類社會的可能性和限制,並挑戰每一個即成概念,從中找出普通性。作者認為尋找意思形態和道出人類普同真相的人類學,是被假設和預設限制,無法突破研究提問的人類學。

G. 現在人類學認為,性別系統是根基的、跨歷史的,和根源上無改變的。他們認為現在是過去的成果,讓人類學家想要尋找根源,因為他們認為各個社會存在普同性。作者不全然認同。

H. 女性主義者和傳統主義者,把性別看成基於生物上的分別。但作者認為,性別是在具體和變化的社會中,社會關係的成果。

III. 普遍性的問題

A. 作者不想討論女性在不同社會制度下的地位,他認為,就他的閱讀而言,所有人類的文化和社會形式都是男性主導的。因為公眾影響和聲望的大部分機會,都是被認可為男性的權力。

B. 雖然男性主導是普同性的,但是實際行為上的內容和形式並非一致。

C. 作者認為詮釋男性主導,不應該從生理限制去看,而是從他們如何思考生活,享有什麼機會,如何宣稱的角度上去理解。

D. 男性主導是有跡可尋的。男性需要組織、開啟和安排正式永久異性關係。女性從未為主導全體社區必須參與的儀式。作者從未聽聞男性務必出席有女性主導的儀式,或女性必須比男性在政治體系裡擁有更多部門或影響力。女性的人生目標也經常會被社會體系給限制,她們無法享有大部分男性享有的社會優惠、權力和自尊。

E. 當今學科用生物為基礎的角度去組織和解釋男女需享有的角色和權力,好比所有人類的社群都根據生物性鏈接而在家庭或親屬的網絡上聯繫。作者認為這是『非常有問題的普同性事實』。

F. 正是如此基於生物性的解釋——女性的生育角色和男性的強大力量——讓性別不平等持續下去,塑造和再現更多無謂,卻普同的男性主導現象。

IV.把公/私領域作為解釋

A. 在這種生物性或公/私領域的基礎上,強調女性的角色,以此來對抗男性主導的論述。作者不認同這樣的做法,認為反而會讓女性主義者錯失了很多重要的結構事實,來讓女性的權力提升。這樣強調女性生活的看法,讓很多學者忘記了,其實女性和男性是共同生活在這個世界上。如果不把女性和男性做鏈接,我們將無法了解女性的生活。

B. 作者和幾位女性主義者認為,人類社會所有的性別不平等現象,都是基於人們非常粗糙地把公領域(男)和私領域(女)生活做了制度性的區分。如此的區分在很多社會並非如此,這些論調是歷史學和生物學相互妥協而成的『知識』。

C. 公領域和私領域又和部分學者崇尚的『社會/自然』二分法則相關。但是作者認為,所謂男性的社會並非全然的非自然,而女性的自然也並非全然的非社會。因為這些學者把私領域的定義建立在生產和哺乳的功能性上,因此看起來能夠解釋很多性別不平等的現象。

D. 但是如此的理論框架放在具體案例的時候,作者認為裡頭有太多的性別分工預設。這樣的分類,讓我們誤以為我們知道了性別系統的『核心』差異,誤以為性別高低是站在生理和功能性的基礎上,忽略了文化身份認同和社會階級的影響力。

E. 如此的生理和功能上根本性的差異,讓人們忘記了女性在社會生活的地位和她的所作所為有直接的關係。作者認為所有群體的性別議題,需從政治和社會角度切入,尤其是當地脈絡和特定形式的社會關係上。各地的性別議題都是不同社會力量下的複雜結果。

F. 過去學者的談法,是把社會分成二元對立下理解,把女性在所有的脈絡下當成對抗男性。如此,只會重複地對比和強調男女之間的差別,而忘了這些差別是男女關係下所創造的。

V. 維多利亞時代的先例

A. 如此二元對立的框架,來自維多利亞時代下的社會學家和哲學家。作者回顧這些學者的論述,並分析他們理論的缺陷。(這一部分應該不是老師所關注的)

VI.簡單社會的例子

A. 狩獵採集社會在這樣的脈絡下也發展了男性狩獵,女性採集的理論。主流論述描述男性因為無需生產和哺乳所以能夠打獵賺取額外的食物和聲譽,需要動腦和激發人類的創造力和語言發明,因此形成了相對平等社會下的男性霸權。

B. 但是早前的女性主義者卻採取了錯誤的方式反駁。他們過去強調女性的角色,如養育孩子和採集食物需要動腦和創造語言,因此可以選擇男性來幫忙。

C. 作者不認同這些女性主義的說辭,道出了狩獵採集社會只會慶祝男性的狩獵勝利,不會慶祝女性傳宗接代的能力。而且專注於強調女性作為生物性存在,會過度聚焦在她的生育角色。

D. 作者強調需要從性別分工如何形成,彼此如何互相依靠,還有社會政治與階序角度切入;不該只是聚焦在男性或女性所從事工作。

E. 該社會通常會把已婚男士看作比未婚男士高。男士無需討好太太,反而需要討好親家。因此需要把獵物送給親家,讓親家信任,因此換取妻子為他提供忠誠和食物。但是如果沒有女性的養育,這些未婚男性和未婚女性也不會長大。

F. 女性被壓抑,是因為他們無法享有男性可得的最高獎品(而不是生理差別):享有配偶和私人廚房的獵人。

G. 女性的地位是被她所收集的食物和所養育的孩子而定,應被看作是男性的夥伴或競爭者。人際關係可以引導人們如何行動和塑造他們對事物的理解。

H. 女性主義者無需再談到這些不平等現象的由來,而是需要用不一樣的理論角度去切入。需要從男女關係在更大的社會脈絡下去理解這些不平等現象。特定的社會事實形塑關係和思想,而非生物上的限制或是形態上的功能差異。

VII. 結論(重複以上所說的重點)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