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打根補選歷史篇:一些補充

1878年特許公司(渣打公司)選擇山打根作為重點城市也不是沒有原因的,當時市長Pryer站在德國商人Schuck的基礎上,繼續發展山打根。誰是Schuck?這和19世紀中葉的南中國海與蘇祿海貿易有關。

蘇祿王朝和汶萊王朝自宋朝即和中國有密切的貿易關係。西班牙佔領菲律賓中北部後,一直無法佔領南部這些蘇丹王朝。雙方開戰近三百年(1578-1877),蘇祿王朝的軍火從哪裡來?

1846年,英國拿下香港五年後,英國從汶萊王朝割據納閩,作為位於新加坡和香港之間的商業中途站。納閩本身除了煤礦業外,卻發展出一條販賣軍火與奴隸給蘇祿王朝的貿易線,也就是文中所謂的『海盜』。這些軍火來自新加坡,轉入納閩,再賣給蘇祿王朝。這些海盜和商人並非只有汶萊和蘇祿王朝的貴族,也包括納閩的華商,還有西方商人。

來自德國的Schuck就是其中一個,他在新加坡有貿易夥伴,把當地的軍火、鴉片、衣物,在Tawi-Tawi換取『海盜』所俘虜的非穆斯林奴隸(伊斯蘭教倡導人人平等,但當時他們為了維持自身的習俗,把人人平等用於穆斯林而已。)Schuck隨後又把這些奴隸,在Jolo(蘇祿王朝首都)換取珍珠,反賣給納閩和新加坡的商人。

西班牙為了切斷軍火來源,在1872年,下令攻打所有前往蘇祿群島的船隻。蘇祿蘇丹為了求生,把山打根灣租借給Schuck建立商站。自此,山打根灣就成了這些商人和海盜的貨品轉賣地,無須受西班牙軍隊騷擾。所以才有了文中Sanda’an(當店的所在),這個源自蘇祿語的名字。

文中說山打根是首個被攻擊的城市也不太正確的。英國和聯軍沒有為北婆留下任何軍隊。1941年日軍從納閩進入沙巴後,就沒有用太多子彈就控制整個沙巴了。而且日軍第一個抵達的城市(西海岸省省會)應是亞庇,不是山打根。

戰後遷都亞庇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個關鍵是日治時期,早已在1944年遷都亞庇。日本把北婆三邦(砂拉越、汶萊和北婆羅洲)列為同一個行政區,原本首都設在古晉。但1943年雙十節神山游擊隊的民間抗日起義,讓日本對亞庇產生戒備,把整個第37軍隊的中心從古晉遷到亞庇。

馬來西亞課本九成只教西馬的歷史,以致沙砂對自己土地缺乏認知,又不肯下放教育權。東馬在殖民前並非荒蕪之地,人群互動和商業活動頻繁。蘇祿海擁有頻繁的貿易網絡,現在聯邦政府猶如當年的西班牙,把沙巴東海岸的貿易切斷,不管是在船運(沿海貿易政策 cabotage policy)或空運(山打根機場不能飛國際)。

俘虜奴隸交易有一段長遠的歷史和傳統。與當代蘇祿叛軍常在沙巴東海岸俘虜人質的事件有關。要不然這個俘虜人質怎麼會突然間在2000年後冒出來呢?只是英殖民政府有效控制了這個現象。聯邦政府在2000年後,不肯調動海軍(國防事務歸聯邦權限),表現得比英殖民政府還差。

【根补选特备】曾是沙巴州首府·山打根历经炮火洗礼

沙巴特写

山打根市区早期的第三街。

山打根的旧市区中央巴刹外观。

报道/张晓林

山打根,沙巴州的第二大城市,位于沙巴州东海岸,因曾吸引大批香港人到来做生意,甚至有者决定在当地扎根,开枝散叶,所以山打根也有著“小香港”美誉。

日军首个攻击城市

沙巴(早期称为北婆罗洲)开拓初期的首府是建在古达,于1883年迁到山打根,足见山打根开埠者威廉帕拉尔(W.B Pryer)已为山打根带来相当可观的发展。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军将山打根定为首个要攻击的城市,日军于1942年1月1日登陆纳闽,继续入侵北婆罗州其他地区,使婆罗洲进入日据时期。

1942年至1945年,日本军队佔领当时的马来亚、北婆罗洲和砂拉越。

盟军的轰炸摧毁北婆罗洲大多数城镇,山打根被夷为平地。山打根曾有一座由日本人管理的残酷战俘营,用来关押澳洲及英国战俘,后来盟军的不断轰炸,使日本人被迫将战俘营搬迁到兰瑙,山打根距离兰瑙长达260公里,而当时战俘人数只剩下2504人,被迫踏上恶名昭彰的“山打根死亡行军之路”,只有其中6名澳洲战俘成功逃脱。

第二次世界大战于1945年9月10日结束。在日本投降后,北婆罗洲由英国军事管制区管理,1946年山打根成为北婆罗洲直辖殖民地。由于山打根经历炮火洗礼后已变得满目疮痍,只好将首府迁至当时的哲斯顿(如今称亚庇)。

根据《风下之乡:风起云涌》记载,亚庇亚庇(Api-Api)因当时当地有一种盐水木,土著称之为Api-Api而得名,又名哲斯顿,为纪念渣打公司董事部副主席查尔斯哲斯(Charles Jessel)而命名之。

由于亚庇地点适中,是个难得的深水港,刚建竣通往内陆的火车总站也建在此地,所以在市镇建立后,生气勃勃,欣欣向荣,发展迅速。直到1911年,已拥有2686人,经历了约40多年的发展,亚庇市已初具雏形。

不过,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进入尾声时,联军由于反攻心急,亚庇市被夷为平地,只是亚庇情况比当时的北婆罗洲首都山打根还好一些,尚剩下少许建筑物,这也是亚庇后来成为沙巴州首府的主要原因。

山打根在1902年的全貌。

名字由苏禄语演变而来

根据由退休教师丁世杰著的《风下之乡:风起云涌》记载:“当地土人间流传的故事,这名字(山打根)也是从苏禄语转变而来的,因为当时在那裡有一间当店,苏禄人称抵押借贷的当店为Sanda,山打根(Sandakan)就是从(Sanda)演变出来。”

此外,根据该书记载,山打根在1979年6月21日庆祝开埠100周年纪念,纪念威廉帕拉尔于100年前,在山打根的旧船坞区,象徵式地砍下一棵咸水柴而建立山打根。其实,当时并没有山打根,只有一个不起眼的小村落,在一个命名为德国岛(Pulau German)的西端,离开三脚石约1哩。

“这一带,在那时是出名的海盗渊薮,威廉帕拉尔只带著3名警员,竟然敢在这荒山野岭、海盗活跃地带,冒著生命的危险在此驻扎,逐渐把山打根建立起来;为了纪念他建立山打根的丰功伟业,因此为他建了一个纪念碑和以他的名字命名一条街(即帕拉尔路),永远纪念他。”

1957年山打根国泰戏院。
在黑白老照片中,圣迈克与诸天使教堂早期建筑外观

作者 : 张晓林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5-01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