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馬的中文路牌

星洲日報有意識地針對雪州路牌事件,連發了兩篇關於砂拉越亞庇中文路牌的新聞。砂拉越城區的中文路牌的確比亞庇來得早,我幾年前去古晉、美里的時候就被吸引了。亞庇去年增設的因素很多是因為中國旅客變太多了,為了減少麻煩而設。現任亞庇市長是華裔穆斯林,加上前任邦政府有意也把中文路牌變成選舉糖果,推出一段時間後,發現沒有反彈才繼續增設。

沙巴記者忽略的文化面向,這篇文章已經點出來了。對沙砂原住民來說,重視實際用途多於文化符號。既有增設語言(不管是什麼語言)的需要,就去做,不在乎背後語言背後所代表的民族尊嚴與地位。半島的朋友多慮了。

簡單來說,語言是用來彼此溝通的,不是用來分別彼此的。

chinese-181121-dy-b2-noresize

只要能有效溝通,就增設,哪怕它是日語韓語。不信的話,去亞庇機場看,可以發現有很多用A4紙列印出來,被膠紙貼在玻璃,缺乏美感的黑白韓文告示。為什麼?我想應該是機場人員被眾多的韓國旅客問到很煩了。

但其實也很難想象,在1967年至1976年之間,沙巴政府曾經實施單一文化政策,除了馬來文和英文,其餘的語文不得在媒體和公共地區出現。社會環境會變,政策會變,人民間的互相尊重則可保持不變。

chinese-181121-dy-b3-noresize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