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除死刑和伊斯蘭刑事法

『由於可蘭經不否定死刑,伊斯蘭律法亦肯定死刑的價值,絕大多數多數的馬來西亞穆斯林並不認為死刑應該廢除。而採取支持死刑立場的執政黨(國陣),便能輕易以民意甚至宗教教義為死刑制度辯護。宗教因素為廢除死刑運動在馬來西亞最大的阻礙之一。』——2015,臺灣廢除死刑聯盟報導

如果我說全面廢除死刑,將會使落實伊斯蘭刑事法/固定法的努力受挫,不知道支持死刑的非穆斯林會不會因此而U-turn?

559697_10151570505151154_55411311_n

伊刑法裡涉及死刑的項目有:
⑶通姦罪。婚外非法性行為,構成此罪。已婚自由人通姦,處以石塊擊斃。
⑸搶劫罪。凡以暴力手段搶劫行人財物者,構成此罪……死刑(殺害行人而未劫奪財物者)和絞刑(殺人掠貨者)。
⑹叛教罪。凡以明確的言行當眾誣衊、背叛伊斯蘭教者,構成此罪。一般經過一段懺悔期仍不悔改者,處以死刑。

伊刑法,最有趣的地方是這六條罪刑,是固定的,是不可改的。因此,若全面廢除死刑後,伊刑法的落實將會變得不完整,失去了神聖性。

伊刑法在當時社會環境的提出,威懾犯罪者的意圖非常強烈,在先知時代,真正實行死刑的案例非常少數。無奈人們後來卻流於形式,而忽略了刑法背後的意圖和精神點。

有趣的是,馬來西亞西方法律裡面存有的死刑,是伊黨提倡伊刑法的理由:為何大家能夠接受西方法律的死刑,卻無法接受伊斯蘭裡頭的死刑?若,馬來西亞全面廢除死刑,伊黨就少了這一個大理由。

馬來西亞華人長期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不了解目前馬來西亞穆斯林社群逐漸保守的社會風氣(包括高達四分之三的柔佛馬來人認同「伊刑法 」),開明穆斯林所受到的社會壓力,遠遠大於非穆斯林。

syed2

馬哈迪上任後立即委任三位非穆斯林掌控司法要職,尤其是大法官里察馬蘭俊想要提升原住民法系地位的意圖明顯。伊黨在上屆大選的成績令人驚艷,是巫統以外的在野實力,個人感覺,馬哈迪想阻止這股保守風氣的蔓延,繼續打造他心目中的『現代穆斯林國』。

這次廢除死刑的提案如此倉促,快刀斬亂麻。伊黨來不即反應太多,我只讀到哈迪反對全面廢除死刑,呼籲重新檢討的新聞。當然,政府會顧及穆斯林的情緒,不會對非穆斯林說出廢除死刑會影響落實伊刑法的思考面向。

本身關注死刑是2010年涉及新馬臺的救救楊偉光跨國運動。三年後,運動竟然影響到法律森嚴的新加坡政府修法,修改販毒強制性死刑的法條,改判楊偉光終身監禁。可見死刑並非鐵板一塊,『殺人償命』這觀念在每個社會都有其建構和解構的過程和背景。當然,伊刑法只是這個課題的一個思考面向,並非代表全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