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M13難民證突然停止登記

IMM13難民證突然停止登記,什麼是IMM13?有開始登記過嗎?來龍去脈,這算是我讀過了解且立場較中立的文章了。

沙巴的非法移民/難民問題,存在了40多年,佔總人口的三分一,在當地已經是common sense,比敘利亞難民問題還更錯綜復雜,至今還沒有看過任何一篇人文領域的學者敢挑戰這個議題。

Project_IC_Sabah_Doris_Jones_16112014.png.cf

場景跳到半島,恐怕大部分人對此議題不了解或不敢興趣的。對我來說,那其實還好,很多時候是媒體的(不)呈現方式的問題。但,我在臺灣接觸過少數馬華作家/學者,略知此事,卻是以一種戲虐的口吻對我說:「我看你們遲早成為菲律賓的部分。」(拜託,我和你認識不到半天誒!)

心寒。這好比昨天在中研院聽一場演講,講者是馬大的Senior Lecturer。會後,一位在沙巴做田野的臺灣學長私下LINE我:「但為何一個大馬人搞不清楚東西馬?」的確,在長達兩個小時的演講中,講者一直把「西馬」說成「東馬」,「東馬」說成「西馬」。如果真的中文不好,那就講英語吧。真的是在一堆臺灣院士面前丟國家的臉。

連這種態度和常識都無法釐清的情況下,怎能苛求大家對難民議題同理和提出建議呢?

大選時在做田調,難免會聽到一些小道消息。尤其是很多人對沙巴動盪的政局感到不解,甚至有「青蛙特別多」的嘲弄。受眾多人民指責為青蛙的傑菲里,據說不是和民興黨/希盟談不攏,而是卡在「『非法』移民議題」的共識上。傑菲里堅持不願讓這批難民後代輕易地合法化,而來自難民/非法移民居多東海岸的沙菲宜則有另一番見解。

每一個陣營都有優缺點,而且很多時候取決於我們對該議題的立場。選前,不是沒有人針對民興黨的移民政策提出質疑,只是那群支持者情緒激昂,給予過高的期望,現在恐怕陷入自我後悔之中。

文中點出了現任州政府一些自相矛盾的言論,五月至今,針對民興黨給予非法移民合法化的指控,並非空穴來風。然而,回到最初的問題,我們能夠接受這群土生土長的移民嗎?或是如沙菲宜所建議的,只要父母一方是沙巴人,就能成為沙巴公民嗎?這恐怕也是全部地區難民/移民議題的難題。

我覺得,這要回到當地的文化脈絡,也就是當地人在什麼條件下可以接受一人成為本地社群的一份子。沙巴漢在乎的似乎不是「土生」,而是「土長」,但是必須以行動來證明自己的本土性,如說本地語言,實踐本地習俗,和當地社群有密切地關係網絡,從事符合當地社會認可的正面貢獻。我有一些朋友的父母一方或雙方來自菲律賓/印尼(合法或非法),但我覺得他們有時比活在中文世界的沙巴朋友更加「沙巴漢」。

英國人過去的做法,或許比當今政府更加高明。如在處理一個身份曖昧的人是不是原住民的課題時,他們允許原住民法庭對此作出判決。讓該社區裡德高望重的領袖為他背書,同時檢視他的生活方式,且須公開其申請長達一個月,若社區裡完全沒有人反對,就可以通過其申請。

這回到個體和群體本身,而不是以父母國籍、出生地、宗教、族群等區分作業。而成為公民一事並非只是原住民事務,以上作業或許可以交由公法的地方法庭去落實,會顯得更加專業和公平。我不確定以上建議是否合適,但如果延續現在這種模稜兩可、缺乏透明度的模式,只能說執行者不是不了解,就是覺得這模式很有用,要不然就是另有其他目的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