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事與點主儀式

紅事或白事,在田野調查裡總是可遇卻千萬不可求。我算常去告別式,但是參與土葬的經驗很少。

在閩南式的告別式遇到一群穆斯林,或遇到基督徒家屬燒香燒金銀紙,或許在沙巴是很正常的。但是沒有想到友族們也那麼給力,一路開車跟隨來到一小時車程外的華人墓地,見證整個土葬的儀式。試想想,那是中午十一點半至一點半,在撐著傘的情況下觀禮。

20180723_保佛對面港和孟奴卜華人義山李金寬葬禮_吳佳翰

亡者的確擁有曠大的人脈和名望,這些友族朋友都是他的近親或遠親,如其中一對和我聊天的是他外孫男的岳父母(卡達山人)。雖然亡者不是Tan Sri,但口中一直稱他為Tan Sri。

父親嫌儀式過於簡化,尤其是點主儀式(神主牌之禮成)的口訣省略了。或許當今社會有誰能夠忍受過去複雜繁瑣的傳統啊!簡化之餘,整個過程還充滿歡愉。親屬在棺木前笑著合影,93歲算是笑喪了。

20180723_214143

晚上,父親拿著我曾祖父親筆寫的《點主四句說》給我參考。請用客語念:

神王神王,一點主張。紅筆寫來,烏筆謄(華語的『填』)。
子孫滿眼世間田。潛扶後裔光前烈。富貴榮華萬萬年。
點主者大吉大利。號主者大吉大昌。

感覺做田調的過程中,不只是為他人而作,常常還會找到和自身的關聯啊。

白事與點主儀式”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