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菲南的伊斯蘭極端主義

蔡教授果然守信用,臨時約了我和他的碩士生Anuar出來見面。對方來自Mindanao島Marawi,嗯,就是去年菲律賓政府軍和伊斯蘭國發生戰爭長達五個月的城市。

身為當地的Maranao人,他的論文是關於消除菲南穆斯林極端主義之策略分析。因為蔡教授覺得其論文過於『在地觀點』,因此找了我這個沙巴人來交換想法。

20180709_192509 - Copy

菲南動盪的現象十分複雜,基於對這議題有一定的認識,所以我們可以直接跳過蘇祿王朝、西班牙和美國殖民等的歷史背景。部分學者把菲南現象簡化成穆斯林和非穆斯林的衝突,只會增加宗教上的成見。內部的確有著比宗教更複雜的關係。因『Filipino』的認同是美國時期才形塑的,對當地Moro群來說,他們自覺不是菲律賓長久的一部分,而馬尼拉在政治和經濟上的欺壓更加深化他們想要分離的意願。

但,Moro內部也蠻複雜的。Suluk人因過去是王朝的統治階級,因此自認高人一等,對其王朝底下的『海軍』Bajau人或友邦『Maguindanao蘇丹王朝』底下的Maranau人是一樣的態度。就連Anuar自己也說,他從來不敢去蘇祿群島,『因為那是很危險的地方。』治安的問題,是跨越階級與群體的。

菲律賓南部的穆斯林自治區

其中最關鍵的還是菲律賓對於沙巴的索土是從未間斷的。這天總算聽到了菲律賓人的觀點了。其中當然最關鍵的是對於Pajak一詞,蘇祿和英國人的理解各不同。更有的是合約是『不能轉換』的,但是渣打公司卻違約在二戰後轉換給英國。當然,蘇祿王朝在美國殖民時期已經滅亡,美英在1900所簽署的邊界劃分協議等他都沒有提及。

關於菲南動盪的起因,第一次聽到『大馬陰謀論』。他的說法是這樣,菲律賓因為不滿馬來西亞的成立,而召集一群Moro人反攻沙巴,但是這群Moro人卻因為和沙巴的Moro人手足情深,而沒有聽命於菲國政府。反而,大馬政府卻訓練了一批菲南叛軍,試圖透過菲南動盪來削弱菲國索取沙巴的努力。不管屬實與否,的確提醒我們需要心平氣和地聆聽雙方的論述,有時候對方的說法有存在的基礎,甚至可以『說得通』啊。

2013 Lahad Datu Standoff Felda Sahaba Sabah Kg.Tanduo

總之,關於菲南與沙巴索土的事件上,大馬和菲律賓存在著各種複雜的論述和陰謀論。事後我和老師討論,其實若要解決,菲國需要提升南部的經濟,而把菲國變成聯邦制也是有幫助。

另,因為大馬的東部,菲律賓的南部,和印尼的北部都是屬於極度邊陲的地區,因此三國從來沒有把國防重點放在這些區域。如,在發生如此多綁架案,甚至戰爭的情況下,三國都沒有主動要在這些海域建造海軍基地。在保衛國家領土的完整性下,我覺得,加強蘇祿海域的國防力甚至比東鐵或高鐵來的更重要。只要海域的治安穩定,就能引導經濟發展。

或許很少人意識到,菲南的不穩定性,會讓伊斯蘭國的思想會在這裡再度復活。菲南若是成為東南亞的敘利亞,後果將會不堪設想。到時候,這已經不是沙巴或是棉蘭佬的問題了,而是世界性的反恐問題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