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第一次在台灣的學術發表

記第一次在台灣的學術發表,其實是改寫上學期的期末報告:《成為第二或第三名——馬來西亞伊斯蘭和習俗法法系的現代性初探》。

這次的“東南亞區域研究年度研討會”,地點在台東大學,算是台灣人文學界對東南亞研究的盛會了。會後與會者都覺得我的題目非常有趣,但我只能無奈地表示,這題目並不是我的論文主軸,不會有田野經驗,唯希望能引起哪個有心人的興趣了。

IMG_20180704_141019

收穫最大的應是認識到很多前輩與同領域的同儕,其實一個人參加會議一點也不無聊呢!(難道這些學者都感染了東南亞的熱情?)我的點評人是暨南大學的林開忠老師。啊,明明一周前指導老師還請我寫信去請教開忠老師,沒想到會在如此的場合碰面(點評人資料明明已經在網上公開,其實是我沒有仔細閱讀)。

開忠老師和我分享他在砂拉越做田野碰壁的經驗,有種知音人的奇妙感覺。但我不知道老師是馬來西亞人,不小心溜口說:『他們對待”外國人”是這樣的。』還好老師沒有在意== (或許這也可以放在砂拉越和馬來亞是不同state的脈絡下解讀吧~)不過總算弄懂了為什麼Brooke家族不允許『Sino-Dayak』身份出現的脈絡了。

20180704_082128

發表人的英語很好之外,我在第一天就聽見熟悉的印尼語/馬來語了。啊,我敢說至少有四分一的發表人會初級的印尼語,甚至在最後一天出現同一桌吃飯都在說印尼語的情景。(那些常說馬來語不是國際語言的人要努力了。)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老師們謙虛的求知態度。如我發表完後,一位銘傳大學的吳教授過來請我把全文發給他『拜讀』(拜讀這個字太誇張)。不過吳教授真的很謙虛,因為隔天我去聆聽他發表《馬來西亞留台生對大馬公民社會形構的影響分析》前,他把全文拿給我看,說:『請你多多指教,畢竟當地人比較了解』。文章握在手中,心裡是溫暖的。(他甚至提到了很多大馬人都不知道的楊偉光事件和台灣廢除死刑聯盟的合作,強啊)

IMG_20180704_110327

另一位蔡教授,算是我的師公了?因為他曾在童老師大三的時候教過童老師。一把年紀卻孜孜不倦地和來自印尼的參與者抓緊練習印尼語的機會。在一場論及《伊斯蘭國在菲律賓南部發展海外分支的原因分析》裡,我補充了發表人沒有關注到的歷史面向:即蘇祿蘇丹王朝的輝煌史和摩洛人以掠奪人質作為生計方式的文化習俗(畢竟這方便的中文資料超少的)。蔡教授事後也積極和我討論此事,畢竟沙巴人是此事的“利害關係人”啊。

間中還有對大馬了解算深的日本學者、比利時學者等,他們其實對509後的情況非常有興趣。的確,“學”者的精髓在於“學”;滔滔不絕的,頂多只能作為“講”者。這種不插話,尊重對方用詞與立場,發表結束後主動交流的態度實在舒服。對照我時而在“最高學府”所感受到的“傲氣”,時常都是一種警惕。

前往都蘭部落學習手工藝品。

我想每一位發表人都希望聽眾有所回應,畢竟如此的知音難找。所謂的大師,還真的需要親身接觸過才能界定,這算是一種學術涵養吧!台東六天的慵懶只是告一段落,因為十月份台東大學還有人類學年會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