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摘要】Rethinking Development Studies in Southeast Asia: State of Knowledge and Challenges

“Rethinking Development Studies in Southeast Asia: State of Knowledge and Challenges” 2016. Chayan Vaddhanaphuti eds, The Regional Center for Social Science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RCSD)

  • Foreword (Chayan Vaddhanaphuti)
  • Introduction (Unknown)
  • Development Studies: the Deep Past, the Complex Present and the Problematical Future (Victor T. King)
  • Development Subjects and Intransitive and Transitive Forms of Development (Oscar Salemink)
  • The Future of Urbanization, Regionalization and Climate Change in the Mekong (Richard Friend)
  • The (im)possibility of Korea’s Development Studies (Soyeun Kim)
  • Innovation for Inclusive Development: A Design Thinking Approach to MA-level Internships (Carl Middleton)
  • Programs & Institusions
  • Outlook

Rethinking Development Studies in Southeast Asia: State of Knowledge and Challenges封面

這是一本探討東南亞國際開發學(DS, development studies)的論壇之合輯。它應該作為一個學術領域,還是知識共享的過程和網絡?DS的課程、實作和研究領域應該是什麼和該如何平衡?無可否認地,東南亞的DS是多元領域的,多元方法論,因此需要跨界合作。King的文章是探討DS的發展過程;Salemik則反省了當今DS的定位;Kim則討論了南韓DS的可能性;最後,Middleton把DS和教授此課程的跨領域行動者連結在一起。

此研討會有兩個目的:(一)反應研究者參與DS的經驗;(二)認清東協和區域整合過程中所面對的新挑戰和議題。部分參與者提出DS需要更堅固的理論背景,也有者提倡實證研究[1]之重要性。也有的學者從歷史、空間、宗教/世俗的角度切入了解發展,但這些都是DS「這建築物的不同角落」。目前的切入法都是基於「新美國模式」[2](Anglo-Saxon model)。King強調了實證研究和概念研究(conceptual studies)之相輔相成。Jakkrit則批評東南亞則過於偏重實證研究,無法把研究發現套入概念框架。東協雖然推崇「包容性增長」[3](inclusive growth),但是不平等現象仍然普遍(如弱勢群、資源保護、人口與健康的轉變、多元身份認同)。

Development Studies tags.

King把DS形容成「跨領域的,從社會、經濟、政治、科技和文化面向理解(尤其是發展中國家的)社會變遷」。他把此學科的建立追溯至17世紀西方啟蒙時代、理性主義的興起。此外,工業革命時代對於烏托邦社會的想像,還有19世紀中期對於現代化的研究,都是造就國家發展學在戰後資本主義所形成的國際不平等交換中興起。他把戰後分作五個時期:(一)現代化理論(五六十年代);(二)低度發展和依賴性(underdevelopment and dependency,六七十年代);(三)新自由主義(70年代末至80年代);(四)永續發展和後發展(80年代末至90年代)(五)全球化(90年代後至今)。他認為在當代日益複雜化的全球秩序中,沒有一個單獨觀點足以提供解決方案。他提醒我們需認清什麼是援助/貿易/外資。若是援助,回報是什麼?而誰是這些資金的擁有者?究竟誰能鑑定問題,而DS能夠否解決這些問題?他認為發展計劃和實踐應該被視為相對的和彈性的,而不是權威的。我們應該謹記所謂專業知識和在地只是的關係,尤其是其中的複雜性。

千年發展目標MDG

Salemink 從語言學的角度去檢視「Develop」的意義,從不及物的「dis-cover/un-wrap/un-fold」自我成長演變成及物/不及物的發展(特定方向與目標的)。近代的發展從二戰後的歐洲重建轉移到歐洲的前殖民地(第三世界/南營)。因此若作為及物動詞,它預設了誰發展了誰。發展主義和宗教一樣預設了一個理想化的烏托邦,把前現代對於死後精神世界的嚮往挪至現實。而這種理想(人權維護、千年發展目標MDG)像宗教一樣,變得無懈可擊、神聖而不可冒犯。除外,當代藝人想聖人版成了發展主義的代言人,加上發展計劃的儀式過程,讓發展主義有了淨化效果。如此的淨化讓北營選擇忘了南營的落後與自己過去和當代的政治和經濟行為有關。常被忽略的非及物發展恰恰和政治經濟、地緣政治、利潤、貪心和消費形態有關。

南營(紅)和北營(藍)之分別

眾多民族誌顯示,貧窮、本土的族群想要成為發展世界的一份子,擁有資本主義能應付的事物,擁有探索世界的知識和能力。他們成為發展的主體,卻往往不能實現自己的願望。DS看見了發展主體的意願,卻自是把它理解成及物性的。作者擁有經濟和人類學的背景,認為這兩個領域經常矛盾。發展經常和經濟學鏈接,人類學卻探討全球當代政治經濟系統以外的多元經驗。而經濟學對於發展的批評卻經常被忽視的。發展對象該如何成為發展主體?若能成為,這會讓北營顯得更加謙虛。

2011年泰國大水災

Friend點出了都市化和氣候變遷的關聯。全球環境的脆弱性變得更加連結和嚴重。然而,也不能過於注重環境而忽略了公平和社會正義。各城市是否有潛力形成超越國家的聯盟,簽署更多氣候變遷國際條約?與其專注在城市的地域性或行政單位,都市化也可以被理解成社會生態系統轉變的歷史過程。如南非的都市發展地景和過去的種族隔離政策有關。一波波都市基本設施的注資反而會進一步把我們固鎖,高度依賴於石化燃料,私營化的空間、系統和服務。

2011年泰國大水災的起因和解套方式皆追循過去的思路。泰國是大湄公河次經濟區域最大的經濟體,中國大量資金的湧入也是基於資源的萃取,同樣重複著舊路。當今都市人不斷透過貸款來消費,這和鄉區人的消費模式截然不同。這種模式和氣候變遷與不平等相關,都市人在未來只會成為勞工和消費者,而非公民(citizen)。也有人主張加強企劃和治理的能力,讓永續概念納入都市規劃中。作者認為核心問題在於缺乏超越資本和工業利益的視野,同時缺乏塑造公共空間和生活的強烈政治經濟利益之主導性。都市的未來需要轉型,對於都市空間和社會經濟關係的集體權利應該再度被創造,我們所擁有的都市性質和我們願意成為的人類性質有關。我們需要新的概念和方法應對如此複雜的系統,重塑生產方式、交換和價值的社會關係,再結合政治經濟和行動者導向為方法。

南韓首都首爾。

Kim探討的是DS在韓國的可能性。他首先提出韓國對於開發(及物性)和發展(不及物性)不同的理解。前者(大D)強調消耗天然資源的政治經濟活動來促進工業化或物質生活;後者(小D)則是負載著人類和社會發展,強調改進生活品質的價值。大D是二戰後如King所說的脈絡,而小D是地理不均勻的歷史過程。Korea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Studies(KIDS)多數對小D(殖民和冷戰時期的發展根源)保持沉默。KIDS強調韓國作為後殖民時期的發展夥伴(而不是受惠者),同時也接受了西方學者對於無法解釋亞洲發展模式的模糊名詞「Asian development model」。KIDS剛成立,缺乏ID專才和資金。資金多由政府資出,因此受到政府政策影響。為了改進和重組現今KIDS雜亂又混餚的願景,需要更多的哲學和倫理上的辯論。

包容性發展的創新

Middleton提倡的是包容性發展的創新(Innovation for Inclusive Development,IID),即擁有以下兩點的創新:(一)減少貧窮;(二)讓所有群組,尤其是窮苦和邊緣的,參與決策過程,創造和實現在發展好處下的機會和平等分配。市場的社會、政策和政治架構障礙製造了社會的排斥(exclusion)。東協把包容性發展納入區域的經濟整合中。Sen(1999)把發展重新定義成個人能力的拓展,一種從事他們所珍惜之事的能力。創新可以是科技的、社會的或政治的,其實是互相連接的。東協國家的創新系統是商業導向的(正式領域或對有利經濟發展),此系統並沒有關注邊緣群體的非正式經濟。有人提倡經濟底層龐大的消費群擁有許多商業機會,進而能夠以低廉價錢享受高品質的產品和服務,同時提供就業機會,其中最有名的模式是雀巢的Popularly Positioned Products(PPP)。當PPP也有受批評之處。因此有人提出合適技術(appropriate technology)的策略,在恰當的社會提供同等品質的產品,進而減少資源的浪費。另外還有社區性草根創新的應對方式,如提倡社區能源、在地有機食物生產等。Chulalongkorn University提供的國際DS碩士課程強調IID應該被中介團體(研究機構或公民組織)促進。弱勢群體的問題應該共同診斷與解決,進而在課程上進入設計思考(design thinking)和知識共產的方法。透過實習,讓在地群體學習共管。在導師指導下的實習,採取了設計思考的原則,讓學生和主辦機構收穫良多,讓知識產生的方式從一開始就避開了不平等。


[1] Empirical studies指從大量的經驗事實中通過科學歸納,總結出具有普遍意義的結論或規律,然後通過科學的邏輯演繹方法推導出某些結論或規律,再將這些結論或規律拿回到現實中進行檢驗的方法論思想。

[2] 以市場經濟為導向,以個人主義和自由主義為基本理論依托,尤其突出自由競爭;強調勞動力市場的流動性,勞動者享受有限的法定勞動所得和社會福利。

[3] 包容性增長是對經濟增長和社會發展狀態的一種描述。它包含兩個基本要素:一是經濟以科學的方式增長.二是所有社會成員共同參與、共用成果。兩者是相輔相成的關係。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