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我國會議席的候選人

【原為臉書Po文,轉載之時大選已經塵埃落定】

很多大馬人的悲哀是不認識候選人,有時是因為天兵空降,有時則是因為活在同一片土地上的平行世界。

2013年大選,保佛(Beaufort)國會議席是焦點選區,因為當時候的聯邦部長級國會議員Lajim Ukin看準反風,從巫統最高理事退黨成為獨立人士在公正黨旗幟底下國州競選。其結果是保有不敗紀錄的他在國席以六百多張票輸給了從州攻國的前戰友Azizah Mohd Dun。而Lajim卻在Klias州議席的四角戰中低空飛過,成為當時唯一打敗沙巴巫統的州議席(穆斯林州議席)。

保佛國會議席在2003年選區劃分後產生,由Klias和Kuala Penyu兩個州議席組成。自巫統東渡沙巴後,把半島那一套族群政治帶入。看似沒有族群政治,其實因為族群過多所致。根據國陣不成文規矩,Klias和Kuala Penyu分別是Bisaya人和Tatana人上陣的議席。因此,若要成為國陣的候選人,就必須看候選人初選成績——各個族群文化的非政府組織的選舉,即Bisaya人和Tatana人的NGO主席。

31732135_10160283270755024_2447048086363570176_n

2013年之前,Lajim在退出國陣後的Bisaya人NGO選舉中受到當時署理主席Isnin的挑戰。Lajim成功保住主席的結果預示了他在州選區的勝利。換一句話,Lajim在國議席的敗北則是因為Kuala Penyu國陣州議員的積極服務,加上他在當地缺乏人脈與人情,無法發揮『選人不選黨』的魔咒。

Lajim勝出後正式加入公正黨,出任沙巴州議席在野黨領袖,但是後來因為黨爭,後來當Warisan成立之際,他和一批希盟候選人一舉退黨。但Lajim並沒有加入Warisan,反而自立『沙巴人民希望黨』(Parti Harapan Raykat Sabah),並與STAR、SAPP和PPRS組成『沙巴聯合陣線』。

Lajim的政治生涯一直在他認為的『關鍵時刻』投身至敵對陣營,從80年代末的沙巴團結黨,到巫統,到獨立人士,到公正黨都在Klias州議席保持不敗之地,但是這次自立PHRS,加上因為失勢差一點破產,缺乏資金下,能否繼續在州議席守土,值得關注。個人認為他應該無法突破上一屆失去的國會議席,為什麼呢?

31732243_10160283270785024_7825687677558063104_n

若要談國會議席,則要談現任保佛的國會議員Azizah。Azizah是國陣政府現任少數的女性部長,任職婦女、家庭和社區發展部副部長。Azizah擁有一群強而有力的婦女軍,也和保佛華社保持良好的互動。但是女性擔任部長,在沙巴原住民裡並非新鮮事。因為沙巴原住民上千年來都是奉行平等主義(egalitarianism)和雙親繼嗣社會(bilateral society),即比華人和印度人來得更性別平權,女性能繼承財產,也能根據習俗法休夫。因此,她的性別並不會在這屆選舉為她增加更多的婦女票。

另一位這屆代表公正黨出戰保佛國會議席的是John O.T. Ghani,來自Kuala Penyu的他,在2004、2008、2013年都是Kuala Penyu州議席的在野黨候選人,並在2004年以獨立人士當選,成為當時沙巴唯一的在野議席。

31768640_10160283270795024_6588768818938511360_n

2004年州選,沙巴政壇隨著沙巴團結黨回歸國陣而陷入真空狀態,當時公正黨和行動黨皆是擾局者,基層太弱。主要在野勢力是由Jeffrey Kitingan(拜林的弟弟)所發動的獨立人士戰略——即23名巫統黨員在Jeffrey的號召下,以獨立人士的身份競選國州議席。這段過去一直被『沙巴一直是國陣定存州』的主流論述中所忽略——因為在柔佛、砂拉越、彭亨等國陣堡壘地區也未發生過如此事件。如此的背叛當然引起巫統的不滿,這些候選人統統被當時還是巫統副主席的納吉踢出黨。而John則憑著在地人脈成為了當時獨立人士陣線的唯一出線者。

2008年他再一次以獨立人士身份挑戰,卻以只差257票飲恨。2013年則以公正黨旗幟上陣,仍輸給現任的國陣州議員Limus Jury。今年年初二,我在Limus Jury家參與門戶開放(做田野),也看到了John(還有Azizah)。這些領袖私下都有良好的交情,其友好不止是選舉期間的作秀而已。

Limus Jury是Tatana人,其太太是華人,也是馬來西亞唯一信奉道教的原住民議員,要建設黃大仙廟的那個。他出身貧窮,從商後被欽點為候選人。當地人對他的服務贊不絕口(就當天門戶開放來說,他幾乎全程站在家門口迎接上千位民眾,讓我深感不可思議)因此守土的機率非常高。田野報導人說,Limus就是向反貪會踢爆轟動全馬的沙巴水門案的幕後吹哨者。是的,國陣議員看不過眼,揭露國陣官員的貪污。John曾表示,如果Limus競選Kuala Penyu選區,他不會出戰。如今John轉戰國會議席,算是化解了他的顧慮。

談忠誠,三位裡最忠心耿耿的非Azizah莫屬,若問他們『在朝時為什麼不這麼做』這類的問題也是白問,因為三人都是曾經/現在在朝。我也記不起他們真正有什麼作為(除了在Lajim主催下,凡事來沙巴旅行必體驗過的『螢火蟲+長鼻猴』生態旅遊專案。)

個人認為John在Kuala Penyu擁有強大的口碑,在Klias也有一定的知名度。若加上Warisan的加持,發揮『選黨不選人』的思維,足以挑戰Azizah。而Azizah在Klias的選票也會被Lajim瓜分,因此總和下來,只能確定的是Azizah的票數會減少,至於會不會導致國陣失去一個國會議席則說不准。另一個可以確定的是,因為希盟和Warisan拒絕與沙巴聯合陣線合作,這個原本肯定屬於在野黨聯盟的國會議席,已經不是焦點選區了。

#停止謾罵
#有空再寫州議席的分析
#談談你對候選人的認知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