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原住民習俗法庭的競選宣言

就我有限的知識,第一次看到『把原住民習俗法庭提高至刑事法庭和伊斯蘭法庭』的競選宣言。把這個論述提高的推手雖然是東馬大法官Richard Malanjum,但是沙巴聯合陣線願意用僅僅23字納入其宣言裡,也是一種突破。

在強調現代主義的大馬社會裡,原住民習俗法被視為一種前現代的產物。或許因為如此,沙巴媒體工作者完全忽略了這議題的重要性。透過機構化和權力的擴張,既能保留習俗法系的前現代精神,在加以現代主義的手法包裝,形成一個前衛的後現代主張。若換去紐西蘭、加拿大或是台灣,這樣的主張一定會引起媒體的關注。

30822551_10160264465875024_8649345745029277780_o

馬來西亞內部存在著三種法律體系,但是在『大馬來亞主義』的氛圍下,一般人都會忽略掉存在於沙砂的原住民習俗法系。簡單來說,現有公領域的普通法系是典型的懲罰式司法體系,以隔離犯人和社會作為主要的懲罰方式。伊斯蘭法體系是混合了懲罰式和修復式的司法體系,這也是伊斯蘭黨引以為傲的,允許犯人知錯能改,在受害者的原諒下,重刑就能免除的高尚情操。而原住民習俗法系則是典型的修復式司法體系。一切『處罰』都是透過加害者賠償(sogit)給受害者與其社區,藉此重建犯人與其社會的關係。

因此,伊斯蘭法系在東馬如同遇到強敵,論修復式的程度、本土歷史脈絡和日常生活化(75%的沙巴原住民把私領域的糾紛交由原住民法庭處理)都比不上原住民習俗法系。也因為如此,伊斯蘭黨在沙巴的競選宣言裡竟強調不會在推行Hudud法,也出現了一名虔誠基督徒成為他們候選人的弔詭事(雖然輸掉抵押金的機率很高)。

30856986_10160264466125024_368495155039419343_o

不管你相信與否,過去半世紀沙砂一直是全球少數法律多元主義(Legal Pluralism)的實踐場域。所謂的『在同一套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現代主義強調客觀、科學、理性、仔細、去宗教化和不依人價值的信條。法律多元主義強調的是:當你把同樣的法律強加在『不同人』的身上時,即是壓迫。

原住民習俗法系是最符合經濟效益的,它便宜(報案和離婚的手續費只需RM3和RM50)、有效、又能保存各個原住民族的文化價值觀。同時,在沙巴聯合陣線的宣言裡,這必定是對抗伊斯蘭法系擴權和馬來西亞進一步伊斯蘭化的最佳策略,也是國陣、希盟與和諧聯盟的死穴。

文化人類學告訴我,人類社會有著無數具有創意、有效的運作方式。即使知道大馬整體社會仍缺乏知識高度,並不會化為選票,也要在此一提。有誰知道說不定五年後還會被其他政黨抄襲後,還反指原創者抄襲呢!

#WARISAN的宣言有沒有提到這個啊
#NativeCourtsSyste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