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依海之人 People of the Sea

因为资料选读的关系,这本《依海之人》民族志认真地读了两次,还真的给了自己很多启发呢!主要是因为作者Asturti采取了认知人类学的角度解读身份认同这个议题,跳脱了我熟悉的政治经济和历史的角度。此书写于1995,直到去年才翻译完成,终于为中文世界的读者打开了一扇门。译者是《芭乐人类学》的主编郭佩宜,因她本身的田野也是南岛语族,翻译起来得心应手,也在每章节补充了作者这20多年来的思想发展。

636342356180345000

为什么读这本书?因为它是难得把南岛语族“共同社会性人观” (consocial personhood)/“拉马克型”认同(Lamarckism)描写得浅白易懂的书。位于非洲旁的马达加斯加是南岛语族航海所至的最西端,有趣的是,与岛上的马拉加西语(Malagasy)最接近的南岛语系分支,不是苏门答腊的分支,而是砂拉越的East Barito分支。

作者的田野报导人是说马拉加西语、拥有南岛和非洲双重文化系统的斐索人(Vezo)。“当下南岛,未来非洲”是译者给这本书下的最好的副标题。作者在结论中清楚揭示,她所要处理的是“非类属性”(南岛)和“类属性”(非洲)的不连续与连续性。前者代表的是斐索性的流动可塑/“血亲型”亲属/生/村庄/现在;后者则是拉飒身份的固定不变/单系继嗣/墓园/未来。

jEWx5TSVDU1l5NMxkR5XQmRnQhe_zmrsyhUqGcoVKhk

我在阅读的时候不禁反思作者所述和在沙巴所闻 。一如目前沙巴的人群分类来说,Dusun一词并非沙巴原住民的自称,它是沿岸穆斯林族群(Brunei,Bajau,Iranun)向英国人指涉住在沙巴内陆原住民之分类。Orang Dusun 直译就是“郊区或山区的人”(Dusun在马来语是果园的意思)。同理,Orang Murut和Orang Sungai的直译也是“山上的人和河边的人”。这是以人所居住的地理环境(地缘)去称呼,并非由血缘或是语言去划分人群。

再举一个例子,(半岛)马来人在宪法的定义是以马来语为母语,信奉伊斯兰教,和奉行马来习俗的人群。一般大家都会从政治经济的角度去解读,说这是增加马来人口比例的策略。这样说未必全然错误,只是要让一个策略能够有效运作也必须要有文化基础。这文化观放在这本书的解读就是马来人作为南岛语族的“非类属性”认同,一种讲究doing和becoming的认同,即并非以血缘或共同祖先(being)作为划分的认同。

網頁

非南岛语族总是习惯用自己的文化观去解读马来人或是东马原住民,不懂得换位思考,总是会误读或负面解读。大马的大选将至,大家更是习惯用政治经济的角度去解释各种现象,显得非常二元对立,没有从文化观去解读是很可惜的。我在这过程也是常被指导老师提醒必须跳脱观点,学习用原住民的角度解读,收获不浅,在此诚意推荐给大家。

#严格来说沙巴没有马来人
#打破欧美为中心的族群认同模式
#如果他懂海他就是斐索了

網頁

【書評】依海之人 People of the Sea”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