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摘要】Southeast Asian History and the Mediterranean Analogy

作者Heather Sutherland是一名已經退休的澳洲教授,專長是印尼研究。文章的核心思想是討論歷史學者Fernand Braudel的“地中海比喻”是否適合套用在東南亞歷史研究身上。除去開頭和總結,文章分成三大部分:Southeast Asia’s ambiguous boundaries, Delineating space and time和The Mediterranean Analogy。

文章開頭表明Braudel作為一個近代歷史學家大師,為歷史學提出了跨越時間、空間和西方崛起限制的方法論。Annales學派受他影響,注重地理、經濟和人類學的視角,關注區域與國際間的物品與文化聯繫。如此的視角,為正在追尋國家身份的東南亞各國提供了很好的參考。東南亞如此模糊的地理區域是西方殖民的產物,他的中心似乎是南中國海。

因為商業的關係,東南亞海域所延伸出來的甚至遠至阿拉伯海和東中國海。近代國家的邊界似乎限制了東南亞的歷史研究,反而聯繫的密度、經濟活力、文化取向更有決定性;並專注一個主題或時間軸,進而畫出地理界線。

東南亞史刻板的二分法是:大陸東南亞(佛教儒教、水稻業、陸地大國、面向孟加拉灣、經濟掌握在田主)和島嶼東南亞(伊斯蘭家基督教、商業、海洋政體、面向南中國海、經濟掌握在外商)。夾在中國和印度兩大古文明之間,它想尋找自我特殊的歷史文明,其特徵似乎是開放地接受外來影響而形塑的多元性。

總歸而言,東南亞並沒有共同的歷史起源,沒有一個統一的東南亞史。60年代,比較殖民時代和後殖民時代的觀點成了新的方法論。殖民時期關注的是和解與現代化,後殖民的歷史關注的是國家身份和主體性,如黃金時代的權利繼承、民族英雄或回教化。古典時期、前現代時期、殖民時期、後殖民時期的分期過於僵化。這些時空的劃分雖然重要,但不能當成真實情況。

Braudel的“地中海比喻”正好被許多歷史學家套用在東南亞身上。兩者皆受到兩邊偉大文明的左右、並以海為中心、文化多元和擁有與世界接軌的海上貿易網。Braudel把“地中海比喻”比喻成電磁場,或是向四周發光的光源,能量會隨著距離而削弱,難以界定空間的邊界。

這些能源代表的是人事物的交流。向外發射的電磁波也會接受到來自外界的回饋,而邊緣之地會比核心更容易接受到回饋。90年代,如此的比喻受到東南亞歷史學者的認同,對於“亞洲地中海”的邊界,Lombard和Wong更建議把南中國沿海納入。

Feierman認同Braudel打破了世界體系裡的中心和邊緣論,卻批判Braudel的歐洲優越論,因為他仍把地中海看成世界的核心,並以文明衝突作為關鍵的歷史動力。Subrahmanyam也批判Braudel把地中海四周的文明簡化成伊斯蘭和基督教兩大文明,彷彿忽略了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國的文獻。部分學者也質疑Braudel的資料參考來源。英語語系的學者最終的共識是:東南亞是不同世界的十字路口,也沒有失去本身的身份。

然而,在還未找到新的理論架構下,地中海比喻對於東南亞歷史研究仍存在價值,唯在套用時需注意它的缺陷。筆者想到還有一個類似東南亞的區域:中美洲/加勒比海流域。同屬熱帶,分大陸中美洲和島嶼中美洲,也有類似的殖民和移民歷史。雖然中美洲古典時期的貿易不太發達,也沒被多個偉大文明左右,但近年來在華語語系比較文學(Sinophone literature)研究下已拿來和東南亞文學做比較,值得用來補充“地中海比喻”的不足(氣候環境、移民史、殖民史和去歐洲中心論)。

**此為106-1選修臺大人類學【東南亞當代議題專題討論】的作業摘要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