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Crowned with the Stars: The Life and Times of Don Carlos Cuarteron First Prefect of Borneo 1816-1880

中学念历史书的时候,沙巴的历史被缩成很短,彷佛在渣打公司(North Borneo Charted Company, NBCC)殖民前的北婆罗洲是一片无历史之地,住着一大群“没有历史的人”。

有人曾分析大马中学的历史教科书,把提及沙砂和提及马来半岛的页数拿来做比较,其中提及马来半岛的百分比重大61%,沙巴则是12%,而砂拉越是14%。可见大马的历史教科书需要“解殖”。

image

节录自:Ulasan Buku Teks Sejarah Malaysia – Perspektif Sabah dan Sarawak

这让我一再困惑,NBCC之前的沙巴真的是一片荒芜之地吗?我们知道纳闽岛,在英国人拿着枪支指着汶莱苏丹脑袋的情况下,在1846年割让给了英国,成了大英帝国的皇家殖民地。在1761年,英国人也曾经占领了古达附近的Balambangan岛,是英国最早占领马来西亚领土而建设的商港。(槟城是1786年才被英国占领)

而历史书总有一段提及,在NBCC抵达前的北婆罗洲,因为优越的地理位置和丰富的资源成了美国、德国、西班牙、英国、奥地利、荷兰投资者的目标。

Crowned-with-the-stars

历史书有解答我们的是,美国的Moses、奥地利的Overbeck,还有英国的Dents、Brooke和Dalrymple。西班牙呢?德国呢?荷兰呢?西班牙占领了菲律宾群岛和苏禄群岛,不可能不对北婆罗洲有兴趣吧?

这本书讲述的是由罗马教皇任命的第一任婆罗洲与纳闽宗座监牧(Prefect Apostolic)Don Carlos Cuarteron的故事。他代表了西班牙对沙巴的兴趣,也解释了沙巴的天主教会比新教(英国殖民)来的悠久和普遍的原因。

8-A-MG

这本2005年出版的书,揭露和补充了很多历史课本没有告诉我们的事。作者Mike Gibby是一位长期住在新加坡的业余文史工作者,但从他翻阅的拉丁、西班牙、意大利、英语等文献就能得知,Mike的专业度远远超过大马任何大学里的历史学者。

作为西班牙的天主教徒,Don在英国文献里的描述都是负面的,作者擅长从Don的信件和政府文献里去推测当时的社会经济和国际关系,得出他被英国官员(尤其是Hugh Low)排挤的原因,为Don还原一个真实且具有人性的形象。

Don Carlos Cuarteron 晚年的肖像。

Don是沙巴版本的James Brooke,找获了在南中国海触礁、且载满白银的商船(至今这个被中国占领的南沙群岛石礁,其名字Cuarteron Reef就是以Don的姓氏命名)。正当他要带着白银离开时,却在这片被航海者称为Dangerous Ground的海域遇上了狂风暴雨,於是作为虔诚天主教的他,对着上帝发愿,若能平安度过这个风暴,他愿意利用这笔财富用于传教。

带着这笔财富,他来到了罗马教廷学习成了神父,并与两位意大利神父赋予使命前往婆罗洲和纳闽传教。这时候的纳闽是英国的皇家殖民地,有着丰富的煤矿。而在汶莱王朝没落后的北婆罗洲沿海都是穆斯林海盗猖獗之地,很多前往新加坡/马尼拉/汶莱/香港的商船被洗劫,而人质被当成奴隶(印度种姓制度在沙巴影响)。

苏禄王朝最大的领土版图

基于伊斯兰教人人平等的教义,这群受到马来习俗影响的穆斯林无法把穆斯林收为奴隶,只好在为了维持习俗的情况下转向对非穆斯林着手。但是内陆的原住民都有猎人头的习惯,这群海盗只能对商船的天主教徒(来自菲律宾)和华商下手。(谁又会想到两百年后反而是菲律宾南部的叛军前来沙巴劫持人质呢?)

同时,菲律宾的西班牙政府对苏禄王朝进行经济制裁,切断了纳闽和苏禄群岛的商业贸易;加上欧洲人和华人初步登录这个刚被开发的热带地区,生态失衡和缺乏抗体所以爆发了许多瘟疫,所以纳闽岛的经济一直没有发展起来。它勉强靠着和穆斯林海盗/酋长交换枪支等武器才能存活。

1857年,Don抵达纳闽时的景象。

Don刚来到时分别在汶莱河口、纳闽岛和Sepangar Bay的Loocporin(至今当地还有Kampung Lokporin)建立了传教地点。因为西班牙曾在1578占领汶莱,因此从未放弃过对于北婆罗洲的主权。传教之余,Don也希望能够把北婆罗洲变成西班牙天主教属地,多年来为马尼拉政府提供了许多宝贵的情报。另外,他还透过赎金拯救了许多天主教奴隶,是当时奴隶脱身唯一的希望。

长期担任纳闽临时总督的Hugh Low私下允许的枪支交易让Don对Low不怀好感。Low也以不插手西班牙内政为由,在天主教奴隶的立场上保持中立。同时,Don无意间介入了Low与女婿的家族斗争。Don毫无隐瞒地为西班牙提供情报,与英国对北婆罗洲的兴趣有着利益冲突。

Hugh Low年轻的模样。

德国商人William Schuck当时从苏禄王朝手中得以进驻山打根(山打根的前称叫Kampung Jerman),从事的正是从苏禄群岛转卖奴隶给北婆罗洲沿岸酋长/海盗的贸易,虽然后来还是失败。

西班牙当时忙于对付Mindanao和苏禄群岛的Moro军,加上其在欧洲的国力消退,无法兼顾北婆罗洲,只能勉强在Balambangan岛北部的Palawan岛建立商站。在西班牙成功政府苏禄王朝的前几个月,苏禄苏丹已经把它所宣称的北婆罗洲主权割让给奥地利的Overbeck。Don也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北婆罗西班牙洲”梦想破碎。

Claims of North Borneo

以上的事件确定了沙巴现在的边界,即为什么非常接近婆罗洲的苏禄群岛属于菲律宾,而在Balambangan岛北部一点的Palawan岛同样属于菲律宾。历史上的步骤稍有差错也足以让沙巴成为西班牙、德国或是美国(假如没有瘟疫的发生)的领土。

汶莱王朝和苏禄王朝虽然同时对沙巴宣称主权,但是他们在河口的代理人只是借用苏丹的名气,实际上的税收未必呈交给苏丹。另,两地的苏丹当时真的是只要每年有租金领,就乱乱买主权,即使所卖的领土有重叠。

1872年至1881年,婆罗洲版图的改变。

这是一本脱离马来亚脉络的历史书,作者的区域观点,让沙巴的历史变得生动有趣,诚意推荐给大家。大家可上网订购,或在Wisma Mederka的The Borneo Shop或是在Sabah Museum的书店都有贩售。

p/s:还有,如果有人想拍一部关于马来西亚英殖民地时期的历史巨片, Hugh Low的故事绝对比Don精彩。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