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主义”之差,“马来民族主义”之别

CNN、TIME等各大国际媒体老大都报导了“老马识途”的新闻,因牵动着西方对于东南亚民主化和伊斯兰化走向的关心;毕竟若老马真的当选,他将会成为全世界最“老”的国家领袖。

自80年代,大马政治的主旋律早已不是追求全民平等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马来人的特别地位在大部分马来人眼中彷彿成了事实——他们关心的是“马来主权”与否,和“世俗国vs回教国”之争。

1月7日希望联盟公布马哈迪和旺阿兹莎为正副首相人选。

这篇《马来海啸的虚与实》是众多评论裡分析得蛮好的:“来届大选或许是伊党的伊斯兰主义对垒诚信党的伊斯兰主义,土团党的马来民族主义对垒巫统的马来民族主义。”

与其对马来选民的去向提出疑问,倒不如去分析伊党和诚信党的“伊斯兰主义”之差,巫统和土团党的“马来民族主义”之别。

马来选民的投票取向影响甚大。

在务实派离开后的伊党是反对民族主义、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他们是泛伊斯兰主义及提倡伊斯兰式的经济。前者会让他们觉得其他国度的穆斯林比同个国度的非穆斯林来得更像一家人,后者常被学者定义成介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之间的生产方式。

诚信党的伊斯兰主义至少不是反民族主义,也不是反资本主义的。它接受与伊斯兰教义吻合的现代主义,至少我们看到伊刑法当下不是希盟内部分歧的议题,对照13届大选前的民联。

巫统虽然已经从早期的纯马来人政党,转型成接受土着(非穆斯林也可以)为党员的政党,但是它还是泛马来人的,即希望这些非马来人党员总有一天能够同化为“马来人”这个身份认同。土团党除了接受土着,也接受马来半岛的原住民成为党员,从名字上既能看出它标榜的是“土着认同”而非“马来认同”(有差别的)。

马来西亚的清真认证是世界最具权威的。

老马在位期间推行了一系列伊斯兰化的政策,甚至在2001年宣布马来西亚为“回教国”。但是这个“伊斯兰国”是政教分离的,是一种接受资本主义和西方现代化理念为基础的“现代伊斯兰国”。老马坚决反对伊刑法、反对伊斯兰法法系取代民事法法系的立场是鲜明的。这种主张也在伯拉的“文明伊斯兰”裡延续。

纳吉时代的巫统没有去处理这个议题,为了争取穆斯林的选票,任由国内保守派穆斯林的势力增长,甚至玩弄了几度让伊斯兰法增权的法桉列入国会议程的把戏。所以清真不清真成了近年非穆斯林敏感的话题(很多人没有看到,在马来西亚清真认证背后隐藏着巨大的国际商机)。

很少人针对这些政党理念进行补充,希望大家多多指正。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