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語的東南西北(一)

GAMBAR ARAH MATA ANGIN-KOMPAS_10

馬來語有完整的八位方位系統,是南島語系裡的少數。能夠有自己語言,而非外借印歐語系的名詞,這也表示馬來人(這裡指馬來語為母語的人)在和外界接觸(商業)已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了。

馬來語是由古南島語演變,外加梵語、阿拉伯語、葡萄牙語等組合而成。以這八個方位詞來說,除了北部Utara是來自梵文(उत्तर uttara)還有不知起源的Tenggara之外,其他的都是古南島語(Proto Austronesian)離開台灣後的古馬來波利尼西亞語(Proto Malayo-Polynesian,PMP)的演變。

先從東(timur)和西(barat)談起,它們的PMP是timuR和SabaRat。兩者和島嶼東南亞和西美拉尼西亞(West Melanesia)的季候風系統有關。

  1. 每年的10月至3月從亞洲大陸吹向澳洲大陸的季候風。
  2. 每年的4月至9月從澳洲大陸吹向亞洲大陸的季候風。

muson

但是有一個很好玩的事情出現了,這兩種季候風皆在赤道附近轉向了!馬來西亞稱第一類季候(圖中紅色箭頭)風為東北季候風,但是在印尼卻稱為Muson Barat。而第二類季候風(圖中黑色箭頭)在馬來西亞稱作西南季候風,在印尼則是Muson Timur.

因南島語從台灣往南傳,我們需從台灣和菲律賓語言探索才能接近原意。在台灣的阿美語的Safalat指的是南風,在菲律賓的Tagalog,Bikol,Cebuano,Maranao語SabaRat的演變語指的都是西風、或西南風。簡單來說,這些語言指的SabaRat皆是第二類從澳洲吹向亞洲大陸的季候風。

同理,Bikol,Cebuano語timuR的演變語指的是東風和東南風。所以timuR原本指射的是第一類從亞洲大陸吹向澳洲的季候風。

也就是說,印尼當今所定義的Muson Timur和Muson Barat是近代的事,是馬來語成型之後的事。而另一個可以佐證的是,赤道以南的南島語對於timuR和SabaRat的定義也變得多元和不規則(如暴風雨)。

也就是原本指涉季候風的SabaRat和timuR在南島語族開始學習航海後,這些來自西邊還是東邊的風,成了方向的同義詞。

我從“timuR季候風”來=我從“東邊”來;
我從“
SabaRat”季候風來=我從“西邊”來。

東南亞12至13世紀的貿易圖。

念過古馬來文學的人都知道,馬來語的Timur指的是中國、日本之地,並非地理上的正東方(如婆羅洲、蘇拉威西等);而Barat通常也是指阿拉伯世界或印度,非正西方(如南印度島嶼)。

至於馬來語東北、西北和西南為什麽稱作Timur Laut、Barat Laut和Barat Darat?下次再和大家分享!

——————————————

參考資料:

Robert Blust, 1997. “Semantic Change and the Conceptualization of Spatial Relationships in Austronesian Languages” in Referring to Space: Studies in Austronesian and Papuan Languages.

Robert Blust, 2013, “The Austronesian Languages, Chapter 5 The Lexicon, 5.4 Demostratives, locatives, and directionals”,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