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旅遊稅看1963馬來西亞協議

前陣子沙砂國陣部長因為旅遊稅的推出與聯邦旅遊部長Nazri發生口角。沙砂部長集體向聯邦部長嗆聲,這在505之前十年是罕見的,主要是對旅遊稅徵收後的資金如何運用而感到質疑,不想用來還債(1MDB?)(“只要这些税收不是用在其他用途,如还债,那这就会是一个好东西。”)。

砂州旅遊、藝術、文化、青年及體育部長拿督阿都卡林以《1963年大馬協議》(Malaysia Agreement 1963,簡稱MA1963)為名說:“大馬在1963年成立時,已闡明旅遊事宜需中央和州政府互相商議,後來,這方面事宜在數年前,被編入聯邦憲法第9條文,旅遊事宜變成國家議題。”(动用马来西亚协议!砂州反对仓促落实旅游税

6-6

沙砂對旅遊稅敏感,主要是旅遊業在當地所扮演的重要角色,這裡也不加贅述。(當然也有眾人把此事和原本要舉行的砂拉越補選聯想)但是也忽略了MA1963作為重要依據的事實。

2016砂拉越州選舉後,不管是國陣(纳吉保证下放权力给砂拉越州政府)、希盟或是東馬在野黨都宣稱尊重MA1963,但是大馬人對MA1963的了解真的不多。

Malaysia_Agreement

網友把MA1963整理成五個要點

1)MA1963是在聯合國註冊的國際協定(Registered Nr. I-10760)。
2)不像國內的法令,大馬國會無權修改MA1963。
3)沙砂有權各自執行MA1963的內容。
4)沙砂自主權源自MA1963。
5)沙砂移民法源自MA1963。


1)MA1963是在聯合國註冊的國際協定(Registered Nr. I-10760)

MA1963在聯合國存有英法巫三種版本。英國國會和大馬國會也因為這個協定而各自通過了《1963年大馬法令》》(Malaysian Bill/Act)。

國際協議的翻譯版本,選用了當時最多人使用的兩種國際語言(英語和法語),加上馬來西亞的國家語言(馬來語),是為了避免因為翻譯而引起的誤解。(最典型的例子在於蘇祿王朝和渣打公司對於Pajak一詞的理解)

這是國際法的規定,讓簽訂合約的五方(英國、馬來亞、新加坡、北婆羅洲和砂拉越)清楚明白內文的含義。

英國國會在1963年7月19日通過Malaysia Bill 1963的全文。裡面有一段證明沙砂(新)平等地位的文字:

Malaysia Bill

2)不像國內的法令,大馬國會無權修改MA1963。

大馬的憲法自1957年改了600多次,但是無法修改因MA1963而生效的憲法條文,主要因為MA1963是國際協議,大馬國會無法修改國際法。

修改的方法唯有讓當初簽訂的代表坐下商討,但是這涉不涉及1965年退出大馬的新加坡,仍有爭議性。

3)沙砂有權各自執行MA1963的內容。

Article 8, Malaysia Agreement 1963 (in part):

The Governments of the Federation of Malaya, North Borneo and Sarawak will take such legislative, executive or other action as may be required to implement the assurances, undertakings, recommendations….in so far as they are not implemented by express provision of the Constitution of Malaysia

MA1963第八條文明列,假使大馬憲法沒有貫徹MA1963的條例,沙砂有權自行貫徹這些條例(無需修改聯邦憲法)。

4)沙砂自主權源自MA1963。

PDA74-Unconstitudfgional-Fi

沙砂自主權是在馬來亞和沙砂新三方清楚意識下簽訂的,也就是國父東姑阿都拉曼已經明確表示之。

其中的權力如今仍在沙砂貫徹:

Non-Sabah and Sarawak lawyers do not have the right to practise in Sabah and Sarawak courts(Article 161B).

我有許多沙巴朋友在西馬考取律師證照後,回到沙巴也必須重考律師證照。因為“非沙巴和砂拉越的律師無權在沙巴和砂拉越的法庭履行律師的權力。”

這只是例舉其中幾項而已。

5)沙砂移民法源自MA1963。

亞庇國際機場的移民署檢查

沙砂有權行駛自己的移民權,來自半島的大馬人在沙砂就業和上學都必須有准證,也有專門給予半島大馬人的永久居留證;至於短期逗留,這是90天的參訪准證。

這明列在Immigration Act 1959/1963第66段的條例至今無法更改的原因也是因為MA1963。當今沙砂州政府濫用此條例來對付來自半島的在野黨議員也是引人詬病,但是在野黨議員總是把焦點在此條例的不合時宜,而很少談及濫權的部分。另也很少反省,若是沙砂兩地是否已經培養出有能耐的夥伴,而不需要在選舉時大費周章從半島引進“天兵”支援。我們要切記一點,平常在服務人民的是當地議員,而非來自其他縣市的議員。

——————————

大馬人對MA1963不了解,甚至不知道網絡上可以隨時下載它的全文。來自半島的在野黨支持者更是不分青紅皂白,總是把自主權議題描繪成東馬國陣誘惑選票的糖衣,把爭取自主權等同於“沙獨/砂獨”。沒有站在共同認知上溝通,也經常抓錯重點,否定MA1963的重要性。

令人失望的是,從國陣或希盟文告常出現的“獨立六十年”之辭就可得知,所謂的尊重MA1963還停留在口中。因為MA1963的Article II闡明:

The Government of the Federation of Malaya will take such steps as may be appropriate and available to them to secure the enactment by the Parliament of the Federation of Malaya of an Act in the form set out in Annex A to this Agreement and that it is brought into operation on 31st August 1963 * (and the date on which the said Act is brought into operation is hereinafter referred to as ” Malaysia Day “).

*在8月28日,英國、馬來亞、沙巴、砂拉越和新加坡,在新加坡簽訂修正,把日期改至1963年9月16日。

1963年9月16日馬來西亞成立日是國際大事。

延伸閱讀:

古晉宣言 VS 1963年大馬立國協議:
http://borneo-sarawakian.blogspot.tw/2012/12/vs-1963.html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