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邏輯比較快而已

6月1日台大慈青社最後一次社課,托雲媽的福,大愛台前來拍攝我們小小的社課。

不是第一次上電視,所以沒有很緊張,在公廁換制服的時候,遇到一位中年男士問道:你們是慈濟的嗎?

我說是的,然後和他寒暄了幾句。後來知道他對新馬很熟悉,於是就邀約他一起來用個晚餐(反正每次都準備很多)。

IMG_20170602_151339

把他帶到課室,俊男看到他突然表情一驚。這我知道不對勁了,他們兩個認識必定是在中智佛學社相遇。俊男和我說,對方在中智會問一些奇怪的問題,簡單來說就是有點怪怪,希望他用了晚餐後可以離開。

當下第一個反應是,怎麼每次都會遇到這種情況。哈哈。所謂請神容易送神難,唯有好好陪他聊天,然後借大愛台要拍攝為由,請他提早離開。

在和他聊天的過程裡,其實也沒有邏輯不對,我們還可以聊得很開心。可以感覺到他是很久沒有人陪他聊天的感覺。怪怪又怎樣?把他當成普通人有何妨?不要見怪,只是邏輯比較快而已。

這讓我兩個月前在環保站遇到的一位年輕人,也是聊得很開心。之後約他和慈青出來透透氣,才發現他並非像醫師診療般,只是邏輯比較快而已。別人用了三秒想A至B至C,他只是用了一秒從A跳去C,如此而已。

這位先生後來提起他喜歡寫書法,後來寫了一段文字給我。臨走前,他在窗外不斷和我們道別。社課結束後,我在他一段文裡加上了“Thanks! ”這6個字母。

短短這六個字母,我感受到他深深的真誠。

事後大愛台節目企劃和我說,她很佩服我的勇氣和慈悲。原來他們是認識這位先生的,因為他曾經上過新聞。的確,如果我們繼續邊緣化他們,恐怕要和社會接軌的機率就會越來越渺茫。

brain6

我們都有想不開的時候,只是都來自己的理性戰勝了。我永遠記得,大二時在Hall 7因為水痘而被隔離時,一晚發高燒,在空曠的房子裡,徘徊在睡房和浴室之間。過了半個小時後才發現這就是所謂的“神智不清”。

後來2013年工作時因為用腦過度,把所有吃的喝的連胃汁都吐出來,躺在床上根本無法入眠。後來謝謝瑜伽的拉筋動作,讓我專注在身體的痛,消耗自己的體力之餘,也讓思緒靜下來。最後終於入眠了。

瑜伽在這個時候幫了我大忙。我找到了適應自己的方式;有的人則是還沒找到,如此而已。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