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啥穿慈濟制服?——人類學的觀點(2/2)

續:為啥穿慈濟制服?——人類學的觀點(1/2)

不能凸顯個人特質?

以前我在當學長團團長時,曾經苦思校規裡頭對於衣容的限制:頭髮不能超過耳朵和第二個衣領,需要塞衣服等。除了師長一般上所闡述的:給予別人一個整齊和亮麗的形象,這個原因外,是否還有別的原因?畢竟,對於「整齊」和「亮麗」,年輕人有不同於年長人的定義(雖然會隨著年齡增長而改變)。

我中學母校是名校,必然有許多名人的孩子就讀,但我算是小康之家,領著助學金求學。因為勤務的關係,我漸漸明白到,每個同學都有自己獨特的家庭背景,在孩子心智不成熟的情況下,容易盲目追求一些外表上的虛榮,如名牌衣服、或是染髮等很「酷」的作為。如果開放讓孩子穿上自己喜歡的名牌,這會不會造成弱勢孩子心靈上的壓力?或是這些孩子會不會因此,更加盲目追求名牌、飾品等事物?

衣容,包括制服的規範,可以在校園內塑造相對公平的平台,讓孩子能夠專心學習。但是學生還是可以展現自我的機會,透過學業、課外活動表現、人際關係等專長凸顯個人特質。

甘地先生的腰布土耳其的頭巾

一般年輕人在慈濟(慈青)裡,無法深刻地感受到社會階層所帶來的差異。尤其是在相對富裕的社會,同儕間的經濟情況相差不遠。一旦步入社會後,人與人之間的貧富地位差距將是巨大的,但是在慈濟這個修行團體裏面,因為有了制服的存在,反而消弭了這些差距,體現出人人平等的價值觀,例如穿上藍天白雲後,我們很難發現身邊的百萬富翁或是掃地的阿嬤,反倒是更可以看出一個人內在的品質。

因為慈濟人所呈現出來的是類似的形象,一樣的制服與衣容,因為在佛陀或是偉大宗教家的面前,人人都是平等的,人人皆有一顆清淨的本性,只是習氣或多或少而已。

在修行團體內,制服的存在反而能展現個人特質。當我們的職稱、身外物被拿走之後,我們剩下什麼來吸引別人的注意?這些特質是需要長時間的觀察與經驗累積,是我們的日常言行舉止所造就的印象。這和學校的例子一樣,這也讓我們從外表轉移到個人的習氣上,有助於我們的個人修行。

曾聽一位實業家分享,以往習慣在公司指揮他人,在慈濟卻穿起和別人一樣的衣服,做起「卑微」的工作。後來他轉個心念,這就是訓練我們放下執著與姿態的方法。

事實上,我在上人類學導論的時候,教授就有提到:不少研究顯示,相對於沒有制服的團體,有制服的團體更能讓其成員展現個人內在特質(提升學習意願和自重能力[1])。所以制服並非壓抑,反而是凸顯個人特質;它並非製造,反而是消除階級之分。

 

Steve Jobs每次在發表新產品時都是長袖T-shirt和牛仔褲的輕鬆裝扮,凸顯Apple不受拘束,或是其CEO可以不按照牌理出牌、具有顛覆性的形象。但是Apple的管理層都是長袖襯衫的專業形象,但是其設計部門的主管是簡單不受拘束、具有創意的T-shirt形象。
一般Apple門市員工還是穿著制服,代表他們的自律和信用。

制服的文化與人文

每一件衣服的設計都有它給予他人觀感上的用意。舉服裝的世界潮流文化為例,其產業形成與50和60年代,以法國巴黎為中心。形成原因有兩個:(一)流動說,和(二)文化資本說。前者闡述階級流動變高了,大家可以用服裝來凸顯社會地位。後者說有錢人越來越有錢,能夠投資大筆經費在服裝業,以凸顯地位。

這流行文化風格,從Mods到Teddy Boys到Rocker到Punk等,都有其形成的社會背景,是當時不同階級對社會的反抗。這種反抗運動能夠和衣服style(如甘地先生的腰布、土耳其的頭巾等)緊密結合,因為服裝本身最顯而易見,好比近年用單一顏色來凸顯社會運動般。這種文化本身是流動性的,像當初是挖礦工人的jeans,具有高度反抗性,現代卻成了人人日常的服裝。

服裝是文化符號,其意義一直改變,人的審美觀,也一直(隨著資本主義的操縱)而改變。上人稱這種一直改變的符號體系作為「文化」,而提倡相對恆久不變(不受資本家操縱)的價值體系為「人文」。

簡單來說,慈濟的徽章和制服的設計也曾經調整,後來定調為藍天白雲,有其當時的社會脈絡。只要能符合其社會意義,仍能定期隨著社會的審美觀做微調。制服的顏色與設計變化是「文化」;而制服本身的價值(柔和忍辱衣等)是「人文」,也是相對比較重要的。

 同樣情況也可以在微軟看到。同樣情況也可以在微軟看到。同樣情況也可以在微軟看到。

制服的設計與形象

回到職業與其功能這一環,這和制服的設計是有關係的。我們看看被認為是擁有高度個人自由的美國,其軍人曾經花了很久的時間討論一件事:軍人在穿制服的時候可不可以拿傘?拿傘,被認為能夠嚴重減低軍人形象,給人的感覺是:連雨水都怕,那子彈不是更可怕嗎?這種「take yourself seriously, other will take you seriously」的理念還是很關鍵。

舉一個更有趣的例子:電腦公司。電腦公司裡不同的部門有著不同的制服標準。在工程師和工人部門裡,因為要展現其專業和一致性(每一件同款的產品都無小瑕疵與差別),這些部門的制服是單調和一致的。但是在電腦軟體設計師裡,為了展現他們的創意與無局限,卻是沒有制服的規定。主管們因為要展現他們的職位和管理能力,需要整齊和端莊的上班服;但是老闆本身因為設定公司政策和規矩(如上班服規矩)的人,他本身不受這些規矩規範,所以可以「反傳統地」穿得很自由隨性。

想像如果我們去到一間銀行,裡頭的員工穿上各式各樣華麗服飾、戴著珠光閃閃的飾品,我們會願意把錢存在該銀行嗎?如此的穿著打扮,帶給客戶的印象是缺乏穩重及紀律,難以信任,這會讓客戶認為這些員工沒有紀律操守,連制服都無法好好穿,甚至會懷疑他們身上的珠寶是不是不義之財。可是,當我們看到的銀行員工的服裝都是認真嚴肅的風格。我們才會覺得:錢放在這裡是安全的!

同理,為什麼慈濟的制服如此端莊且簡樸?因為慈濟人處理的是社會大眾的善款與利益,若我們戴著珠光閃閃,十分鮮豔奪目的制服,恐怕捐款的會員不容易對我們升起信心。

文章結束前,我要講一個故事。故事發生在2014年海燕風災發生後一周年,我和慈濟義診團隊回到重建後的菲律賓獨魯萬市。在慈濟人帶動「以工代賑」下,該市免於被拋棄的命運。

從下飛機那一刻到離開的那一刻,市民看到慈濟人的藍天白雲制服,無不都是比出感恩之手勢。是什麼讓他們對慈濟人的心中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因為慈濟人的所作所為,給他們從絕望中重新找到希望。

這套藍天白雲,在台灣社會的脈絡下,或許有多重意義。但在這些災民的心中,卻是象徵著重生與希望。生命中有什麼比重生後的希望來得更美呢?而這種人性光輝之美,和世俗、流動性強的審美觀,處於不同的層次。這種美,因為慈濟人的實踐過程而提升,讓這套藍天白雲,成了世界上最樸實的「名牌」。

慈濟志工在獨魯萬付出的身影。


[1] Murray, R. K. (1997). The Impact of School Uniforms on School Climate. NASSP Bulletin, 81(593), 106–112. http://doi.org/10.1177/019263659708159314

Wilde, Marian. The Debate Over Dress Codes and Uniforms (2006): 1-3.Boward Teacher’s Union. July 2006. Web. 9 Apr 201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