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州选在即

首相纳吉3月3日和3月4日出席沙巴,和沙巴国阵领袖进行闭门会议。在山打根,纳吉暗示巫统前副主席沙菲宜曾经想当沙巴州首长,沙巴首席部长慕沙接着暗批沙菲宜当官30年却没有为沙巴争取利益。种种言论,掀起沙菲宜、马哈迪人马、诚信党和纳吉的口水战。

沙巴州选举即将提早举行的新闻早在今年一月盛传。据说是由慕沙建议,希望趁着沙巴在野党一盘散沙之际,先效仿2016年砂拉越州选的经验,也借着州选不受全国议题影响为由,希望可以提早胜出,为第14届全国大选铺路。

国阵中央领袖当时表示会详细研究,希望在三月之际下定论,其关键在于能不能取得比上一届48席更好的成绩。而州选最好的时机,应该是四月至五月中。五月底碰上丰收节和斋戒月,六月底后则应会忙着庆祝“60周年”国庆。下个更好的时机,或许就是九月底。如果错过了四至五月的时机,沙巴州选举即很有可能和全国大选一起举行了。

48席以上?

问题回到能不能超越上一次的成绩——赢到48席以上?而在沙巴国阵的眼里,希盟不是主要对手,对手是由沙菲宜主导的沙巴复兴党(WARISAN)。而从近期的舌战得知,该党似乎还获得土著团结党的支持。

沙巴复兴党能补充沙巴穆斯林在野党的真空,尤其是沙巴第二大土著群巴夭人。此外,复兴党的大本营是沙巴东海岸(尤其是沙菲宜的仙本那),正是在野党过去难以撼动的票仓。

回顾我在505大选后的《沙巴不再是定存州》建议:
1. 强化伊斯兰党,或培养本地伊斯兰领袖

——沙菲宜的复兴党

  1. 制定遴选在野党候选人的制度,如在选前进行模拟选举,让各党员选出本身心目中的候选人,让这些候选人更能有时间去服务选民。这一次民联遴选候选人的方式竟然是在提名日前几天才达成共识。

——仍未达成

  1. 编收立新党和进步党,如何编收?全面认同《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和《沙巴20条款》、增加对话与合作,毕竟民联在沙巴的价码已经抬高,安华也在提名日的前一周也重新提起合作的建议,唯民联内部仍有内部磨合仍未解决而遭搁置。这次选举结果也证明公正党所争取48州议席只赢的7席,伊斯兰党9席全军覆没,也是同样不自量力。

——沙巴本土论述已经成为朝野的主题曲

  1. 来届选举应把注意力放在沙巴西海岸的穆斯林土著,再从东部的苏禄海和苏拉威西海掀起一股“小海啸”把山打根、拿笃和斗湖附近的城市区和半城乡区给攻下。

——沙菲宜的复兴党

或许国阵应该分析的是:复兴党能够夺取东海岸的议席,但是是否因为多角战而赢得目前西海岸的在野党议席?

单一政党执政已过时

复兴党最大的败笔在于相信,单一政党仍能够在沙巴执政。但是这概念已经随着1994年团结党政府瓦解。在马来西亚,似乎只有吉兰丹和槟城还是能够做到这一点,但是即使伊斯兰党和行动党有能力,他们却从来没有打算这样做。伊斯兰党还是和IKATAN形成第三势力。而槟城的行动党还是和公正党、诚信党紧密合作。

或许复兴党想复制沙巴团结党的模式,设有非穆斯林土著副主席(Leiking)和华人副主席(王俊鸿)。但是说真的,有谁敢担保这些政治青蛙们在赢取席位后,或幸运组成州政府后不会跳巢?加上两位副主席的资历尚浅,有能力帮助或是制衡沙菲宜吗?

也就是说,各党联盟形成的政府,能有效减少议员跳巢后/政党转向后所造成的伤害。联盟的形式最适合用于防卫沙巴这种青蛙特多的政治环境。

1994年巫统前来执政后,单一执政的模式已经不管用。多角战一直是国阵分化反对选票的方式,而沙巴选民不喜欢公开讨论政治,因为害怕伤感情。所以在州选时都是各投各喜欢的,被动地缺乏策略。

我们回顾1999年、2004年、2008年和2013年的成绩。若是把反对票数集中,将会是以下的情形:
在野党议席(%)

年份 反对票分散 反对票集中
1999 17(35%) 28(58%)
2004 1(2%) 3(5%)
2008 1(2%) 8(13%)
2013【民联成型】 12(20%) 20(33%)

2013年州选获得大部分议席的是民联,就是一个联盟的方式。而随后,立新党、进步党、爱沙党、沙巴人民希望黨和沙巴人民统一党(Parti Perpaduan Rakyat Sabah)也组成沙巴联合阵线(USA,Gabungan Sabah),目前占了三议席。

191116-East-M'sia1

人民应表态

复兴党目前是希盟和联合阵线拉拢的对像,因为拉拢成功代表赢面大,但是复兴党却孤意单打独斗,尤其是三位主席像独揽正副首席部长三职。老马也没有在此事上拉拢复兴党和希盟。而希盟与联合阵线则延续上一届选举的敌对状态,难以携手合作。

人民或许对政治青蛙的现象感到厌倦,但是除了投诉、投书和投票之余,人民是否应该勇于表达自己的意愿呢?

我去年12月在台湾有参与公正党和行动党议员与台大学生的对话。对话会上皆提出希盟能否在整合沙巴在野党的努力上更为积极。然而得到的回应是:复兴党可以合作,联合阵线很难,除非有强大的民意支持

这一句“除非有很大的民意支持”,让我决定发起联署运动,呼吁沙巴选民签署,呼吁沙巴在野党整合,以一对一的姿态面对州选。

单打独斗,设立了联署网站,请人翻译,并在《当今大马》、脸书、部落格、论坛等,甚至发送私人讯息一对一呼吁。

但是,过了一个月,签名的人数仍是19人。距离目标十万当然很远。

沙巴选民应反省

在呼吁的同时,收到的很多负面的回应。沙巴人民有的拒绝西马党,有的拒绝本地党,有的毫无关心之意,有的认为联署无用,有的一笑而过……

说真的,西马党、本地党等标签,有比一马发展公司等贪污重要吗?

沙巴汉经常扮演受害者的身份,讲述自己如何被联邦政府欺压。但是看来,有的习惯了,甚至喜欢当受害者了。仿佛不想脱离受害者的角色,连一个表态的动作,都如此婆婆妈妈,也难怪会被自私自利的政客玩弄于手中。

联署就是反政府吗?非也。若国阵拥有实力,在一对一的场域里,仍是能够胜出。呼吁在野党一对一和国阵竞选,是希望两个阵线在一个公平的平台下竞争,而不是让国阵靠选举手段获胜。所以若是国阵支持者,有信心的话,还是可以联署。加上联署信的对象是选民,请愿对象是在野党而不是执政党,根本不会有任何被国家机关对付的危险。

有谁可以告诉我,有联署以外更好的方法吗?我只做我能力范围能做的事。无法提高拉开视野,就会经常活在过去惨痛的历史中,无法开创与想象一个美好的未来。但是,这是我们要的未来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