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夭人与热带草原

心血来潮,在Kota Belud 待上了个一天半,这里是巴夭人(Bajau-Sama/Bajau Darat)的故乡。

知道沙巴的巴夭人可分成:陆巴夭(西海岸)和海巴夭(东南部)。此外,陆巴夭人被比喻成“东方牛仔”,经常被旅游局把骑马和骑牛的文化结合起来。也读过说巴夭人和古柔佛王朝有关。

Bajau

讽刺的是,发现网上中文资料多是由中国大陆或是台湾旅客所撰写(多是关于海巴夭的部分),而不是本地华人所写,难道关于旅客会比当地人更了解巴夭人吗?再者,维基百科的叙述还比百度百科少。要不是左眼的《看见大马》,相信还有很多中文读者不知道巴夭人的存在。

但是,英文和马来文的资料(民族志)却不少,和中文资料相比有一定出入,毕竟也很难要求一般游记的质量。

若你的马来文可以,可以读这个非常完整的巴夭人介绍

我也曾经疑惑,为何西部和东部的巴夭人拥有如此大的出入?不想用口述历史或文化习俗的角度,我想从地理环境的角度探讨。

骑马其实并非很常见。

不管是柔佛、沙巴、砂拉越、菲律宾、印尼,甚至是澳洲的巴夭人,只有Kota Belud这一带的巴夭人有“东方牛仔”的称号。

根据我的观察,他们并非像旅游局所描绘般,骑牛或骑马,他们和羊的关系也非常密切,而是一种放牧的文化。而这种放牧的文化,是否和Kota Belud热带草原的地理环境契合,是一种为了适应环境而发展出来的文化,而不是他们从柔佛/菲律宾南部/爪哇所带来的文化?

巴夭人也养很多羊。

假设:不管他们从哪里迁来,这一种的放牧文化是为了适应地理环境而发展出来的文化。

Kota Belud的名字来自巴夭语,Kota是城堡,Belud是山,是山上的城堡。但是,这里除了有山,还有一大片平原,作放牧和种稻用途。所以,这样的环境是因为放牧而致,还是因为这种环境,巴夭人才去放牧?

KB的热带草原

热带草原Savanna这一种生态环境,在东南亚的泰国北部或是爪哇岛以东可以看到,是一万多年前末次冰期的生态遗留。当时,婆罗洲、爪哇岛、苏门答腊和马来半岛连成一块Sundaland的大陆。

古环境学家在Sundaland提出了关于Savanna corridor的假说,即使有一带草原从泰国沿着马来半岛东岸的外海经过婆罗洲南部达爪哇岛东部和以东的岛屿。

image

在KB看到如此宽阔的热带草原,让我不禁怀疑沙巴西海岸存有Savanna corridor的生态遗留。在Beaufort-Kuala Penyu的笔直公路两侧也有一片大草原。

Beaufort-Kuala Penyu路上的草原

巴夭人为沙巴带来了Tamu的文化,以致现在沙巴各城镇每周都有固定一天或两天的传统市集交易。这,也是海巴夭人所没有的文化。

所以,从文化去探究人种的起源,并非全面。从语言去探究,更是不适合,毕竟我们学英语/日语,并不代表我们来自英国或日本,古代语言的传播也是如此。

去除了放牧文化和语言传播的因素,或许会对巴夭人的由来更加明确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