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羅洲曾經有過老虎

最近在網上還是看到有人在熱烈討論,婆羅洲(Borneo)是否有老虎(Panthera tigris)?

Are there any tigers in Borneo? There were!

shutterstock_6107227

或許很多人不知道,老虎在東南亞的活動範圍,只有中印半島(包括馬來半島)和蘇門答臘,都是亞品種。

在蘇門答臘的老虎是蘇門答臘虎(Panthera tigris sumatrae),而在馬來半島的,叫馬來虎(Panthera tigris jacksoni)。是的,就是在馬來西亞國徽上的兩隻馬來虎。

Logo_Jata_Negara_04

簡單來說,馬來西亞上面的馬來虎,現今並不存在於東馬(沙巴和砂拉越)。

問題來了,我們知道過去更新世的冰河時期裡,海平面曾下降約130米。婆羅洲曾和馬來半島、爪哇島、蘇門答臘等附近島嶼連接一起,形成一個超級大陸——巽他古陸(Sundaland)。就現今生物的品種與分佈而言,Sundaland和現今的巴布亞新機內亞或是澳洲大陸(Sahulland)不同。因此老虎本身在蘇拉威西、菲律賓群島(Palawan島除外)、巴厘島以東的島嶼,因為受到海洋的阻隔,都不曾出現過。

Map_of_Sunda_and_Sahul

有文字記錄以來,老虎不曾在婆羅洲被記錄。而爪哇島和巴厘島的亞種,在上個世紀已經絕種。因此,關於婆羅洲是否曾經有老虎的討論,一直是古生物學家很有興趣的事。

原因很簡單,婆羅洲比蘇門答臘、爪哇、馬來半島、巴厘島來得大許多,古時候不缺山豬等作為食物的生物。加上達雅人有關於老虎的口傳資料,甚至在祖傳武器上,仍保留被稱作是祖先打獵所留下的老虎牙齒

Iber Djamal shows off the tiger fangs on his mandau. Photo by Jemmie Delvian

當然有人辯稱,這牙齒,也有可能是婆羅洲雲豹(Sunda clouded leopard Neofelis diardi diardi

A clouded leopard in Kalimantan. Photo by Spencer Wright/Wikimedia Commons

然而,現今的科普文和學術脫鉤,早已經有研究指出,在婆羅洲和Palawan島(曾經和婆羅洲相連,物種接近)出現過老虎。

在砂拉越的尼亞洞(Niah cave)和沙巴的馬代洞(Madai cave),已經發掘了兩個屬於老虎的骸骨。這些遺址屬於舊石器時代,或是前新石器時代(pre-Neolithic),學者因此宣稱,婆羅洲曾經在更新世後期至全新世初期出現過老虎。

最關鍵的論文是這篇:

Piper PJ, Cranbrook, Earl of, Rabett RJ (2007) Confirmation of the Presence of the Tiger Panthera tigris (L.) in Late Pleistocene and Holocene Borneo. Malayan Nature J 59: 259–265

雖然我手上沒有這篇全文,但是我有一些其他文獻。其中有一篇顯示,在Madai挖掘到的老虎骸骨,是腳上的舟状骨(Navicular)。

slide_29

就尼亞洞老虎骸骨的定年而言是約一萬四千年前,而馬代的定年則是七千至一萬五百年前有現代智人居住。因為年代久遠,加上炎熱與潮濕的環境,骨頭的分解也比一般地區來得快。

至於老虎絕種的原因,目前還在爭議當中。大部分學者傾向於因為末次冰期結束後,婆羅洲的環境和植被的變化,導致老虎無法適應。類似的理論也被套用在巨型穿山甲的絕種上(Giant pangolin,Manis palaeojavanica)。另外一種說法則是人類的獵捕和對其生長環境的破壞。

不過說真的,婆羅洲自兩百年前歐洲人抵達以來,野生的貓科動物只有五種,實在不多:Bornean clouded leopard (Neofelis diardi diardi), bay cat (Catopuma badia), flat-headed cat(Prionailurus planiceps), marbled cat (Pardofelis marmorata), and leopard cat (Prionailurus bengalensis).

目前已知絕種的婆羅洲大型動物,除了巨型穿山甲和馬來虎之外,還有爪哇犀牛和馬來饃。至於蘇門答臘犀牛,雖然已經在沙巴宣布絕種,但是仍希望可以在加里曼丹找到。

婆羅洲北部能夠擁有如此特殊的生態環境,除了因為海平面上升,婆羅洲長期受隔離之外,還有因為冰河時期,曾有一條從泰國南部,經過馬來半島東海岸,婆羅洲南部至爪哇島東部的”大草原走廊“把物種長期隔絕。

巽他古陆在末次最盛冰期環境與「大草原」(savanna corridor)假說。(Bird et al 2005)

冰河時期的婆羅洲北部植被的變化沒有很大,加上兩千米以上的高山常見,曾經在平地生活的物種,因為大氣回溫而逐漸遷移至高山生存。在神山,我們更是有冰川遺跡。這些都是沙巴生態多樣性的緣故,是大自然幾十萬年以來所給予的珍貴禮物。

——————————————————————————————————

以下是一些論文的截圖,有興趣的可以繼續閱讀。

Late quaternary turnover of mammals in Borneo the zooarchaeological record,Earl of Cranbrook,2010,Biodivers Conserv (2010) 19:373–391

Tiger in Borneo

Tiger in Borneo 1

Tiger in Borneo 2

Vertebrate faunal remains from Madai Caves (MAD 1/28), Sabah, East Malaysia. by Terry Harrison.

Tiger in Borneo 3

Tiger in Borneo 4

Tiger in Borneo 5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