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拓新伊黨的新票源

505後,巫統所挑起的紛爭,逐漸從馬來人-非馬來人,轉向成回教-非回教。除了種族言論的失勢,宗教的敏感議題,更是企圖挑起伊黨和行動黨的不和,期待安華入獄後可以埋葬民聯。

如今,安華已經入獄,民聯已經埋葬,智慧不足,劇本按照巫統的編排進行。然而和2001年替陣身亡不同的是,雪州的政權與三黨巧妙的州議席,讓三黨以聯合政府的形式維持著。離婚了的三黨,仍以同居自居,伊黨不會臨時和巫統聯盟。恰好巫統、國大黨的內鬥尤其嚴重,估計雪州政權不會有大影響。

縱觀近史,每一次巫統的分裂造成兩線制的雛形,包括1990年的46精神黨,1999年的公正黨。然而,46精神黨的壽命不長,其中除了姑裡因敗選而無心戀戰外,更是其政黨缺乏新的理念,和巫統的馬來主義至上無差。

反而公正黨以多元種族為立足,反對新經濟政策等主張,讓馬來政黨分裂成三黨鼎立。巫統以馬來主義為主,但是因為伊斯蘭黨的馬來-回教的競爭,日益伊斯蘭化。而公正黨雖接納多元黨員,首領還是馬來族,三者之間仍有差別。

2015年6月伊黨黨選結束後,務實派是否另設新灶成了話題。多數人認為“新伊黨”無法長久,因為它會背負着伊斯蘭叛徒/行動黨傀儡的“罪名”。加上時評人謝時堅論述,70年代回教阵线(Berjasa)和80年代的回教真义党(Hamin),皆是無法長久。

然而,這些推測是站在新黨同樣以伊黨鬥爭目標的基礎上。的確,若以接受民聯方針,作為新黨和伊黨的差別,可能會瓜分公正黨的票源,只能夠減低西海岸和南馬選民對伊黨的不滿票,無法開拓新的反對票。

個人部分支持卡立沙末的新主張,“新伊黨”須不分種族開放給所有穆斯林,以穆斯林為界限,才不會瓜分公正黨的票源。若無法放下刑事法,則如黃進發建議般,可以承諾十年內不落實刑事法,為“新民聯”的條件。

這種不分種族的伊斯蘭黨模式其實在沙巴巫統成功落實20餘年。沙巴巫統因缺乏類似的競爭對手,所以獨大一方。西海岸、南馬和東馬的穆斯林其實對伊刑法持有保留,這也可能是他們部分寧願投選巫統的原因。新伊黨可以打破伊黨種族的限制,分分鐘可以開拓趨向中庸,卻又無法信任行動黨和公正黨的馬來人票源。

以回教為基礎的政黨,若能在這個時候分裂為二,就能降低伊刑法的落實可能性,創造第二次兩線制的希望。少了伊刑法和種族主義,沙巴和砂拉越的“新民聯”或許可以因此重新形成。來屆大選如何避免過度的三角戰,或許“新民聯”可以考慮把吉蘭丹和丁加奴讓給伊黨,以部分合作的方式擊垮國陣60年來的執政。

不想走回舊路,何不勇於嘗試呢?如果失敗,至少可以證明此方法行不通,畢竟政治還是把不可能化為許多可能的藝術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