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505两周年

想写这一篇Blog很久了,看看自己的预测是否准确。于是找回自己在5月6日凌晨的Facebook post。


May 6, 2013 ·

国阵气数已尽。下一届大选不需要等到5,可能再未来2年内,就会迎接第14届大选。纳吉肯定会下台,因为想要逼宫的一场内斗即将要开始。我的眼泪已经流下来了。



真的如此吗?

过去这两年来,民联大有收获,但,我们仿佛看到的是民联的元气大伤,安华再度在两周年之际入狱。

第14届大选没有到来,间中多了MH370、MH17、油价攀升,还有哈迪阿旺的捣局。无可置疑,国难在前,凝聚了大家的爱国意识。这些国际局势无法避免。

但是一场逼宫的戏码,却迫不及待地在老马确定安华申请宽赦失败之后开始。慕尤丁-沙菲益阵营针对一马公司的舞弊,还有触动穆斯林神经的Tabung Haji议题,展开攻势。

根据老马,为阿都拉倒米的是女婿凯里,那么为纳吉倒米的必定是他的现任妻子。很多民联领袖认为不需要急着把纳吉推倒,因为推倒后会有新首相效应,大家仿佛会认为所有坏事都是前任首相的问题,和新任首相没有关系。

新首相效应,短期间冲击的是民联,长期间对选民来说似乎还是“强盗代替强盗”。但是个人认为,纳吉必须为他的舞弊附上责任,而站在人民的利益上来看,反对阵营需要让这个“问责制度”在马来西亚成立。

如果纳吉下台,接班人极大可能是慕尤丁,他表现的比纳吉更种族主义,但是至少他没有一个贪心的太太。这个赌局会不会是以“一个强盗来代替两个强盗”?我认为是的。

巧的是,大马在2015年的505和507分别进行了两场补选,507的Permatang Jauh这一场双方的基本盘未变。真正令国阵担心的是Rompin这个传统堡垒的裂缝

如果说308后的一周年,国阵开始因为霹雳州夺权事件而恢复元气;那么505后的两周年,巫统底下的暗流,也因为垦殖选民的不悦而浮出台面。

民联的痛脚是伊斯兰党的刑事法愿景,还有党主席的出尔反尔。6月党选,能否替换成开明派的党主席?如果哈迪连任,伊斯兰党的内部分歧可能会导致PASMA脱离另组新党,与民联合作。

国阵的痛脚仍然是滥权与贪污从两场补选来看,相对于伊斯兰刑事法等宗教议题,消费税、朝圣基金等经济问题更能刺激选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