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沙巴公民运动(1)——燃煤发电厂

对大多数人来说,沙巴的公民运动是落伍的。因为在Bersih 3.0/4.0或是528的黑色集会,沙巴首府亚庇市区聚集的人潮不多;加上505的反风不够强,以致变天失败。这是一般马来西亚人对于沙巴这个“国阵定期存款”的看法。

但若谈及“燃煤发电厂、杨伟光、艾京生钟楼或是丹绒亚路海滨”时,浮现在沙巴汉脑海里的,无不都是自2008年起一次又一次温和的公民运动。其中,反对建设燃煤发电厂、反对杨伟光被判死刑和反对艾京生钟楼被新商场阻挡,这三项公民运动更是取得成功,可说是近几年大马公民运动的“奇迹”。

以生态环境之名

2008年,当黄德还没有带领“绿色联盟”反对稀土厂Lynas的时候,位于沙巴东海岸的山打根市民已经展开一系列绿色运动,反对由沙巴电力局(SESB)倡议的300MW燃煤发电厂。贵为沙巴第二大城市的山打根,可说是全马停电率最高的城市。沙巴电力局以解决电力问题为由,声称燃煤发电也可以是“干净的能源”。在发展与环保之间,山打根市民最终选择了环保,发起“Save Sandakan from SESB[吳佳翰1] ”运动,在强大的舆论下,最终迫使州议会推翻了当初的建议,请沙巴电力局另寻适合的地点。

先谈为何山打根市民在缺电的情况下仍选择“环保”。反对的声浪成功以生态旅游为名,说服了山打根市民和州政府。对山打根人而言,生态旅游业是这繁华老去“小香港”的新命脉,附近的实必洛人猿中心(全球最大的人猿复育中心)、拉卜湾长鼻猴保护区、附近的海龟岛海洋公园等,都是国内外旅客的最爱。

arang-batu-flyer

2009年,首相纳吉宣布新的燃煤发电厂地点为位于拿笃县的Kg Sinakut,这位于全马最东边的FELDA垦殖区,是个环境高度敏感区,其污染直接影响踏缤野生动物保护区(婆罗洲小矮象、苏门答腊犀牛等憩息地)、敦沙卡兰海洋公园(全马最大的海洋公园)等地。此项宣布立即引起沙巴人民的高度反对,因此在同年10月31日促成了沙巴州五大环保团体的结盟:绿色联盟Green SURF(Sabah Unite to Re-Power the Future)。

core_green_surf_coalition

这个绿色联盟在黄德的带领下,为时下沙巴能源问题提供正面方案。除了讲座,该联盟邀请本地和美国的学术界为州政府提供绿色方案。除了网上情愿书签名,该联盟更是走访亚庇市区,成功募集了民众上千份明信片寄往首相署;更有人民带着抗议横幅,爬上神山山顶等州内著名旅游景点拍照并放上网络。此运动不仅引起了国际环保网站如350.org的支持,也获得国际保育人士如Roz Savage、Professor Daniel M. Kammen的声援。难得的是,沙巴国阵也出现反对的声音;沙巴首长慕沙为了顾及2013年全国大选的选情,不得不在2011年2月送了“沙巴不会兴建任何燃煤发电厂”这份农历新年礼物给全体沙巴汉。

笔者认为此长达3年的“反燃煤”运动影响深远,促成黄德在2011年统一全国绿色联盟的“反Lynas”等广为人知的运动。种族宗教融合与生态旅游业的发达为沙巴公民运动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基础,此运动的成功也开拓了人权人道面向、文化遗迹面向和社会阶级面向。



[吳佳翰1]http://www.sabahforum.com/forum/the-environment-room/topic8276-210.html

http://sandakan.wordpress.co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