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不再是定存州

回顾刚刚过去的沙巴州选,在野党议席从2008年的1席变成2009年3席,2013年再从3席增加4倍成12席。12席占总议席的20%,这已经是很不错的成绩,除了金钱政治、大量非法选民(全国之冠)和资讯落后等因素,还有一个半岛州属没有的情况——大部分的州席都是4角战。假设把所有在野党的票数相加,所赢取的议席则是20席(占3分之一议席)!而这完全符合我上一篇《Musa不再Aman》的预测。

2013-04-29 08.14.44

非穆斯林土著大起反风

更令我惊讶的是,在野党所攻下的州议席,除了是之前所预测的西海岸为主之外,竟然有6席是属于半城乡区和2席内陆乡区。其余的4席属于城市选区,有属于已经升格为市的亚庇国会议席底下的N14 Likas, N115 Api-api & N16 Luyang,加上第三大城市斗湖国会议席底下的N57 Sri Tanjong,这4席都是华裔占多数的城市选区。(归类法:Majlis Bandaraya & Majlis Perbandaran:城市区; 属于Majlis Daerah则根据笔者的认知分成:半城乡区和内陆乡区。)

而剩下的8席是:

1. N19 Kapayan(半城乡区,华裔选民49%)

2. N13 Inanam(半城乡区,非穆斯林土著44%)

3. N20 Moyog(内陆乡区,非穆斯林土著79%)

4. N7 Kadamaian(内陆乡区,非穆斯林土著44%)

5. N33 Bingkor(半城乡区,非穆斯林土著70%)

6. N9 Tamparuli(半城乡区,非穆斯林土著64%)

7. N4 Matunggong(半城乡区,非穆斯林土著72%)

8. N25 Klias(半城乡区,穆斯林土著67%)

从此可见,所赢取的12州席只有1席在东海岸(Sri Tanjong),而西海岸非穆斯林土著(Kadazan、Dusun和Murut)的反风更是大起,相信这和巫统玩弄的宗教课题、习俗地、非法移民等问题而至。只有1席以土著穆斯林(Bisaya)为主的Klias州席以微差胜出,也是沙巴巫统唯一败选的州议席,是因前巫统最高理事兼Bisaya族领袖拉津乌金(Lajim Ukin)跳巢所致。2008年时,这前国阵堡垒区2008年的得票率高达59%,这次共有12%选民从国阵转向在野党。

Sabah State 2013

西海岸无城乡之分

但是若在野党达致一对一对垒国阵,就会有8州议席被攻克,其中竟有5个内陆乡区,以Nabawan为例,可能许多大马人无法想象,它是个缺水缺电的偏远角落。若以第二高选票候选人为达单挑共识后的当选者,公正党将获5席,立新党、进步党和行动党将各获1席。可见立新党和进步党并完全是扰局者,公正党(在Tambunan)和行动党(在Melalap)分散了选票。

这8席分别是:

1. N11 Kiulu(内陆乡区,非穆斯林土著85%,公正党)

2. N29 Kundasang(内陆乡区,非穆斯林土著89%,公正党)

3. N31 Paginatan(内陆乡区,非穆斯林土著88%,公正党)

4. N32 Tambunan(半城乡区,非穆斯林土著86%,立新党)

5. N34 Liawan(内陆乡区,非穆斯林土著56%,公正党)

6. N35 Melalap(半城乡区,非穆斯林土著59%,进步党)

7. N38 Nabawan(内陆乡区,非穆斯林土著86%,公正党)

8. N45 Elopura (城市区,华裔53%,行动党)

从这8席中很明显看出,许多内陆乡区的非穆斯林土著情归公正党。除了位于山打根国会议席的Elopura是三角战,剩下的选区都是四角战或是五角战。这些非穆斯林土著的反风甚至比东海岸城市的华裔选民来得强许多。当然,Elopura的国阵候选人欧锦华平常都有勤耕社区,这也是部分选民选人不选党所致。另一个位于山打根国会议席的州议席Tanjong Papat(华裔54%),在野党加废票的票数总和只占投票人数的45%,至少有15%的华裔还是投选国阵。若行动党要攻下这两席,则必须派出平时有勤耕社区的候选人。

2013-05-02 15.27.32

城市区穆斯林倾向国阵

2008年的政治海啸停留在森美兰和彭亨,2013年的政治海啸经过南马,跨越南中国海,拍打在砂拉越的西海岸和沙巴克罗克山脉的高原。更惊奇的是,反而亚庇以南至砂拉越边界的西海岸选区(除了Klias),国阵依然稳如泰山,全部选区的多数票竟然增加,甚至达一倍之多。照理说,以从亚庇到汶莱公路的乘载量之多,该区选民所接触的资讯量应该比山区多。但是,多数票不减反增,而这些选区皆以穆斯林土著为主,这说明了两个原因:(1)西海岸南部的穆斯林土著(Brunei族和Kedayan族)依然是国阵的铁票。(2)巫统在这地区的势力很稳,巫统女青团长(现任妇女部部长)和外交部长都是来自这里的国会选区。

令人不解的是,亚庇国会议席附近的州议席如Sulaman、Karambunai、Tanjung Aru、Petagas的国阵屹立不倒,这些选区的多数票以穆斯林选民比例成正比。再看山打根国会议席附近的州议席如Gum-Gum、Sungai Sibuga、Sekong和Karamunting,只有Karamunting的多数票有明显的减少。而这些选区都是以穆斯林土著为主。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位于斗湖国会议席的Apas州议席。

由此可见,和半岛不一样,沙巴城市地区的穆斯林依然倾向国阵。这是在野党必须努力的部分,或许因为沙巴目前缺乏有影响力的以穆斯林为主的在野党。(1)拉津乌金所领导的Pakatan Perubahan Sabah只能影响Bisaya族。(2)伊斯兰党在沙巴的基层薄弱,加上没有类似的本土在野党与其良性竞争,所以伊党东渡近10年来毫无成长。反而立新党和公正党竞争非穆斯林选民,进步党和行动党竞争华裔选民。

2013-05-05 09.08.21

只欠『东风』

2008年的『东风』指的是东马,而2013年的『东风』指的是砂拉越内陆和沙巴东部。在沙巴,跨越了克罗克山脉,就是油棕园的世界,也是国阵的堡垒。2013年,这些以穆斯林土著为主的东海岸选区,其多数票竟然比2008年还多。但是有趣的是,在野党相加的票数也是比2008年的稍微高了一些。问题出在:2008年和2013年增加了不少选民,还有2013年的投票率高了约10-15%。

来过沙巴东部的朋友就会知道,这里的非法移民问题比西部严重许多,换而言之,不排除所增加的选票和幽灵选民有关。这些以Bajau、Sulu还是Bugis族为代表的穆斯林土著,犹如在皇家委员会和苏禄军事件中突出的问题一样,可以自由来去菲律宾南部和印尼加里曼丹。在野党要突破这些选区难如登天,唯有候选人勤耕社区、主打习俗地议题和增加资讯流通才可减少多数票。要让这些“以身份证换选票”的“选民”深感威胁,在野党可以要求恢复皇家委员会的调查,或是不幸的,再次发生苏禄军军事纠纷的课题时,才可能有所改变。

观察直接受苏禄军事件影响的Tungku选区,其在野党总选票比2008年多了近600张,但是国阵的选票也增加了3000多张。再看邻近的Lahad Datu选区,其在野党总选票比2008年多了800多张,但是国阵的选票也增加了近5000张。由此可见,苏禄军事件是一把双刃刀,并没有带来大反风。

2013-04-29 13.29.50

下一届怎么办?

为了取得州政权,以下是给在野党的建议:

1. 强化伊斯兰党,或培养本地伊斯兰领袖

2. 制定遴选在野党候选人的制度,如在选前进行模拟选举,让各党员选出本身心目中的候选人,让这些候选人更能有时间去服务选民。这一次民联遴选候选人的方式竟然是在提名日前几天才达成共识。

3. 编收立新党和进步党,如何编收?全面认同《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和《沙巴20条款》、增加对话与合作,毕竟民联在沙巴的价码已经抬高,安华也在提名日的前一周也重新提起合作的建议,唯民联内部仍有内部磨合仍未解决而遭搁置。这次选举结果也证明公正党所争取48州议席只赢的7席,伊斯兰党9席全军覆没,也是同样不自量力。

4. 来届选举应把注意力放在沙巴西海岸的穆斯林土著,再从东部的苏禄海和苏拉威西海掀起一股“小海啸”把山打根、拿笃和斗湖附近的城市区和半城乡区给攻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