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丹

家后面那一棵和我差不多年纪的红毛丹树又果实累累了。上个星期五下午,我和爸爸拿着梯子、galak、钳子和塑料袋下楼才红毛丹去。家里那一只黑色的男猫也跟着下来在枯叶间玩耍去。

三五颗的红毛丹上面就聚集居住着上百只的黑蚂蚁,这些兵团的数量惊人,总是顺从着过高的树枝操兵到家屋顶去找吃。幸好,这些原生物种性情温驯,不像已经侵略许多地盘的外来物种大红蚂蚁那样残暴凶恶。也就是因为这样,当我在树下修剪爸爸从树上扔下来的树枝时,才不会因它们爬到我的身上而烦恼;在把红毛丹放进塑料袋之前,拍打地上十次以上,确保它们大部分都能逃回大树去。

然而数量惊人的不只是黑蚂蚁,还有附在红毛丹上的白色点点。我姐被我问时竟然回答那是蚂蚁卵。蚁后才没有那么多体力去每一颗红毛丹皮上下蛋呢。我想很多人只懂得吃红毛丹而不知道这个常在红毛丹吸取树汁的小生物叫作蚜虫(Aphid)。从初中生物课本认识这个无性繁殖的生物的几年后,才把它和吹了过后会动的“红毛丹白点”连接起来。蚂蚁和蚜虫有着很著名的双利共生关系(Mutualism)。蚂蚁养蚜虫就很像人类养牛取奶一样。蚜虫吸取树汁后会排出一种蚂蚁喜爱的高糖分蜜露。当蚜虫缺乏食物时,蚂蚁会把蚜虫搬去树汁较多的地方养殖,而蚂蚁会杀害吃蚜虫的昆虫,如瓢虫(ladybird)。而当蚜虫长翅膀时,蚂蚁就会咬掉他们的翅膀,或分泌化学物质不让它们长翅膀或离开原地。瓢虫是蚜虫的克星,每只瓢虫可以吃下数百只蚜虫,以产生能量产卵。难怪瓢虫的记忆只有在我的小学;中学后,已经没有在我家附近发现ladybird了。

爸爸在採丹的时候需要很小心,因为发现了嗡嗡作响的密蜂。但想想都已经结果实了,蜜蜂为何还来采花蜜?无意中从50年前的自然文学经典《寂静的春天》(Silent Spring)发现,它们应该是常常被误解成“蜜蜂”的“食蚜虻” (Flowerflies)。它们把卵下在有蚜虫的植物上,孵出的幼虫就有无数的蚜虫可以吃了。要让家里的蚂蚁减少些,就不能把食蚜虻们杀死。

大自然总是那么复杂而奇妙,单单一颗红毛丹树就有了:蚂蚁、蚜虫、瓢虫和食蚜虻的故事。採红毛丹的学问还真不少,为了要让蚂蚁尽量离开,我决定把一袋袋的红毛丹放在太阳底下暴晒,但后来发现蚂蚁反而怕热而躲在袋子底下吃蜜露。姨丈说他有一个更有智慧的方法,那就是把袋子放在阴暗的地方,然后把随便一只花盆的树枝接触到红毛丹果,那蚂蚁们自然知道那是逃亡的路线,一天后就会顺着树枝离开了。

多了一份用心和尊重,这本来就是我们对待大自然的方式啊。

418809_10151267015225024_1579139967_n

採红毛丹的学问还真不少,为了要让蚂蚁尽量离开,我决定把一袋袋的红毛丹放在太阳底下暴晒,但后来发现蚂蚁反而怕热而躲在袋子底下吃蜜露。

One thought on “採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