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洋上的珍珠

自己和斯里兰卡的缘,也是从2004年南亚大海啸开始的。还记得圣诞节后的第一天,我在学长团的干部训练营队里,收到好友寄来的简讯,得知这个世纪大灾难。身为团长的我,两天后也带着团员们于海拔一千多米婆罗洲的热带雨林中,以各自的宗教信仰为灾民们祈福。

一周后开学第一天周会前,我在校园偶遇时任校长,校长殷切的眼神,让原本已经很忙的我,答应了他的建议。接着周会时,校长就把学长团愿意为南亚海啸募款的消息宣布。接踵而来几周,在各学生会社和校方的配合下,善款和物资陆续而来。后来我们才发现到需要为这些爱心寻求适当的管道送到灾民的手中;还好,在当时班上华文老师的穿针引线下,才把物资和现金交由当时亚庇的慈济联络处。

293631_10150847269050024_583865731_n

看见自己当时候的一部分努力,汇入大海后,已经在这千年佛国扎根,心里仍感欣慰。这就是所谓的因缘。谁也没有想到,六年后,我会踏上这片历经二十六年内乱纷争的国度。几个月前,自幼稚园就相识的混血儿好友,才和我澄清自己父亲祖籍并非印度,而是斯里兰卡。于是我开始想象,如果有一天能带着一口流利中文的他,以他所学的医学知识,和慈济一同来义诊兼翻译,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啊。

虽然只是短短的三天,这个在天灾人祸后正要开始振作起来的国度,留给我的,不只是美味的食物还是神秘的印度洋。居民们贫苦与知足的冲击,让我联想起家乡深山里原住民的情况。但是,他们对陌生人的友善与对宗教的虔诚,已经超越了我对他们的同情。相信慈济世界里不分宗教、国家和语言的精神,足以点燃斯里兰卡人未来的希望。

上人在静思晨语中有开示:『人生有满足的心,就是圆满的人生,人心若不满足,那就是欠缺的人生。』知足感恩善解包容,常常挂在口中。此次之行,让我感觉何为『知足』,也更加明白『感恩户』一词的背后含义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