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森林砍伐对巴达士河流水量增加的影响

科学研究要对社会有贡献,对于巴达士河的水灾问题,有一篇来自槟城理工大学的论文:

Deforestation Effect to the Runoff Hydrograph at Sungai Padas Catchment

里面阐述了森林砍伐对流水量的直接影响,作者是一位沙巴汉,应该不是保佛人。我想,我应该是少数可以把里面内容变成中文呈现给各位的保佛人吧。这些是水文学(Hydrology),虽然和我现在的工作:废物资源化——没有很贴切,但是至少我还看得明白,哈哈。

美丽的Padas river

首先要明白一些词汇:

当雨水从天上降落(Precipitation)到地面时,会以三种形式转化:Runoff(留在地面上的水,汇聚成小溪、河流、流去海洋)、Trans-evaporation(水分被太阳蒸发、植物吸收后释放到大气)和Infiltration(雨水渗透进泥土成了地下水)。以上三种可以总称discharge。

里面有提到:The driver of long term discharge modification(能长期性改变discharge的驱动因素是)

一,Precipitation variability(降雨的变化性);

二,Changes in landuse in the upstream catchment(上游集水区土地征用的改变)

当然,不排除说Precipitation variability和climate change 有关,但是这篇文章要集中的是森林砍伐,属第二个原因。

它的关系已经被证实是:土地用途改变的越多,雨量最多的时刻将会提早到来。因为植被在土地上越多,雨水流去河流的速度和流量将会减慢,因为土地越粗糙,水分就越容易渗透进泥土里面。树木的叶子减低了雨水直接和土地碰撞的机率,雨水可以顺着树枝慢慢就到地面。假设根地咬(Kelingau)下雨,在上游植被越多,可能河水三个小时后才会到达保佛(Beaufort),而且河水量会较少。若上游树林被砍伐了,那可能就两个小时最多河水量就抵达保佛啦。

Flood at 1973

经过模拟计算后:

(一)被砍伐后的森林荒野地和(二)被油棕、橡胶改征的土地,两者之间对保佛淹水的影响。第一种情况只会增加保佛雨水排放最高点和水量(runoff hydrograph peak and volume)的5%。然而第二种情况,则比第一种情况的五倍!

由此可见,油棕、橡胶等商业农作物,对水灾的影响力。在上游赚大钱,却没有想过下游的水深火热。

保佛地区这块福地,“培养”了联邦外交部长、联邦房屋与地方政府部副部长、沙巴首席部长,可是区区连一个水灾问题都没有办法根治。真的是无话可说,希望油棕园主看到这篇文章后,能觉悟,在维持生活之际仍能减低对环境的破坏。

 

 

2 thoughts on “摘要:森林砍伐对巴达士河流水量增加的影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