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意识灾难日

在为Ah Soh找《马来西亚 —-亚洲魅力所在》这一文的资料的时候,无意间发现到2005年马来西亚政府规定每年的12月26日为“全国意识灾难日”。为什么要选这一天呢?主要是两个马来西亚最严重的天灾,第一个是2004年12月26日,北马受到南亚大海啸的影响,60多人死亡。第二个是1996年12月26日,沙巴州受到强烈热带飓风影响,100多人死亡。

2004年那一次,我和沙巴崇正中学的学长们在神山Miki Survival Camp里Training,记得带领了他们在海拔两千多米的深山里为灾民们祈祷。为什么会有这么深的感触?是因为1996年的那一场灾难,我和家人们就是受灾者,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做“避难”;第一次感受到大水的威力;第一次感受到“物资短缺”的情况。

那是家乡保佛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第二场水灾,水深两米半。CNN的报导说保佛就是重灾区,长达一个星期的水患,把整个华人村子的屋子变成孤岛。事态严重之下,留下爸爸驻守家里,然后其他家人就去了阿姨家避难。

1996 Big storm sabah

早在1996年12月,就已经感受到气候变迁“拉尼娜”的灾害。

1998年“艾尔尼诺” 现象,我家后方森林大火,长达一星期之久,邻居们还一起灭火。

2009年3月,我的家乡又重新经历回1996年同样程度的水灾。

2010年2月,回家过农历新年期间,“艾尔尼诺”现象重临,林火四起,烟雾弥漫。

2010年7月,我回到Miki Survival Camp,本是旱季的季节,神山地区却时常下大雨。喜欢潮湿的水蛭数量却没有增加,看来它们还不能适应越来越频繁的“拉尼娜”现象。

2011年2月,回家过农历新年期间,雨水量特多;感叹一年前的旱灾,家里却汪洋一片。

“艾尔尼诺”和“拉尼娜”现象交替的速度已经从几年一次变成半年一次了。

自4月起,我家每星期就会淹一次水,水深都一米以上,都有能力使到学校放假。因为要接送小孩来我们家补习,妈妈还因此跌倒了两次。上游Heart of Borneo的森林不断被砍伐制纸,油棕园不停地开发。沙巴电力局还打算在Ulu Padas建多一个水坝。河床变浅,制水的水闸因为贪污而变成豆腐渣工程,气候变迁导致的雨水量的增加,只会导致日后更多悲剧的发生。

很多人其实都不知道,2009年台湾莫拉克风灾的台风的源头其实是来自沙巴上方,因为林地消失太快而变强大,才会导致山崩地裂的景象。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可以说,以现在的科技来说,要减缓全球暖化绝对没有问题,至少在固废管理的课题上,真的没有一样物品是垃圾(Waste is not waste,but a misplace resource)。在阻扰这些努力的其实都是“人为因素”。

联合国曾经做过呼吁,日常生活中减碳的三件事就是:少吃肉、少消费、多骑脚车。其实,做不到以上三点也不用紧,身边还有许多人连省纸省水省电,这些最基本都做不到。总觉得,懒惰关灯关风扇、怕热的这些举动,和水灾都有间接性的关系。窝在冷气房连外面多热的事实都无法勇敢面对。

站在最前线,感觉特别深。记得,我们都是connected的。

2 thoughts on “全国意识灾难日

  1. 感觉上你在工作上有很多有意义的感受。
    看到沙巴的面貌不断在改变,实在是伤感。
    希望这个所谓的灾难日,真的有所警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