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砂拉越州选下(沙巴篇)

继上一篇所提及般,沙巴版的“砂州人联党”是沙巴自由民主党,还是沙巴团结党?

沙巴在野党领袖是否能从砂州州选中吸取教训?

这个问题延伸出另一个问题:谁是沙巴版的“砂州国民党”?

沙巴进步党?还是Sabah People’s Front Party (SPF)

先谈SPF,SPF的前身是BERSEKUTU(沙巴人联党)。去年12月,沙巴人联党正式解散,更名为Parti Barisan Rakyat Sabah(Sabah People’s Front Party)。但是Parti Barisan Rakyat Sabah的简写也是PBRS,和沙巴国阵成员党Parti Bersatu Rakyat Sabah,两个名字相似度高达80%,因此引起正版PBRS的抗议。所以,这里以SPF来代表Sabah People’s Front Party(目前还没有统一的中文名)。

这也难怪连沙巴人都会被自己的政党搞乱。这里做一个撇清。

 dscn0685swq9

沙巴人联党(后来更名为SPF)

沙巴人联党(BERSEKUTU)是沙巴穆斯林土著的在野党,曾参与1999年州选2004年州选2008年州选

当时一共有三个势力在沙巴政坛:

由前任首席部长Harris领导的BERSEKUTU被视为已经解散了的BERJAYA(沙巴人民党)的延续。BERJAYA是1976年至1985年的沙巴在朝政府。

第二个是沙巴团结党,1985年至1994年的沙巴在朝政府。

第三个是东渡的UMNO为主的在朝国阵,其基层大多数来自是沙统(USNO)。USNO是1967年至1976年的沙巴在朝政府。

1999年3月的沙巴州选,比第十一届全国大选早了8个月举行。但是,DAP和PKR当时热衷于“烈火莫息”,对这次的州选没有兴趣,PAS竞选了6席,半岛在野党全军覆没。就如以上分析,三大势力还是本土政治的延伸。

沙巴人民站在十字路口,在发展(国阵)和尊严(沙巴主权)之间彷徨;在1994年国阵夺权事件,报复还是原谅?安华的政治迫害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事。

结果成绩出炉,时任首长Bernard Tumpok被拉下马,国阵得到65%议席,沙巴团结党以多一席的姿态守着三分之一议席的底线,BERSEKUTU全军覆没。但是如果细看选举成绩,可以看见,非穆斯林土著投在野党,穆斯林土著支持国阵,华人票一分为二。再如果,沙巴团结党和BERSEKUTU一起结盟的话,可以多赢11个议席,以58%议席简单执政。神奇吧!

但是随着2002年沙巴团结党回归国阵,Harris退下BERSEKUTU主席一职,2004年州选半岛在野党和BERSEKUTU打得乱七八糟,国阵竟然败给一个独立人士。2008年州选,PKR, DAP, PAS, BERSEKUTU也是打得乱七八糟,BERSEKUTU竞选15席,全军覆没,只有城市地区受半岛的反风影响,国阵输得一席,是输给DAP的。

由此可见,在国阵模式东渡沙巴后,单一在野政党想单独执政,是发梦。尤其是半岛在野党2004年来了后。这对夸口要执政的SPF,沙巴进步党,或民联而言,都一样。

Birth of Berjaya

沙巴进步党

我们看见沙巴进步党现在是走回1999年BERSEKUTU的旧路,以一个前任首席部长的身份,和前沙统(USNO)老臣的支持,对抗国阵,和制衡民联。砂州选举前,沙巴进步党就和砂州国民党结盟,盼共同推动由杰菲里倡导的『婆罗洲议程』。有趣的是,砂州竞选期间,沙巴进步党都有为砂州国民党和民联站台。

沙巴进步党主席杨德利就砂拉越州选成绩做了一下分析

  1. 反对党必须在城市和乡区都胜出。在乡区,本地课题、政党组织、候选人的个人实力,以及善用资源等,是击败拥有强大机制的国阵,重要的因素。
  2. 人民公正党,在砂拉越州选中,应该将火力集中在边缘地区,而不是分散势力在地势辽阔的砂州各地。
  3. 公正党也浪费很多宝贵的时间和资源在打击民联伙伴,即国民党上,以致选举成绩显示,公正党不只拉倒国民党,也与国民党同归于尽。
  4. 要建立一个有默契和共识的强大团队,需要时间和努力,沙巴和砂拉越要推翻来自吉隆坡的高压政治的时机已过去,西马政党必须接受这个事实,以加强在沙巴和砂拉越的反对党势力。

杨德利的言下之意是:

  1. 沙巴进步党的本地课题、政党组织、候选人实力在乡区都比较强,所以沙巴进步党可以出任乡区?
  2. 人民公正党集中边缘地区,即半城乡区?
  3. 民联和沙巴进步党不应该互相开炮?
  4. 沙巴进步党愿意和民联合作,民联应该给予沙巴进步党援助?

去年三脚石国席补选时,沙巴进步党的土著票可是公正党的一倍多。根据如今是进步党党员,公正党前三脚石区部主席的说法,公正党在补选的华人票,全拜“公正党及行动党的全国领袖们在最后一分钟竞选时,矛头全针对进步党。”

唯有两方面合作,才能回到1999年的局面。那该如何合作呢?

20+20+20

世界上最公平的分配法,是平分。沙巴60州议席,把毫无竞争力的回教党和SPF放一旁。公正党、行动党和沙巴进步党各竞选20席。

第一条件,原本由该党胜出的议席,就保留给该党。沙巴进步党代表国阵时竞争的议席,会由沙巴团结党竞争。由此可见,凡事由本土非华基国阵成员党的议席,都可以由沙巴进步党上阵,其中包括沙巴团结党12至14席,UPKO 5席,PBRS 1席。

如此,可以避开“西马政党”的因素,让沙巴进步党成为屠龙手。沙巴进步党以前是在朝,现在在野;沙巴团结党以前在野,现在在朝;彼此对本土课题了解较多。两党的署理主席都有穆斯林土著、非穆斯林土著和华人代表,基层也极为相似。

公正党不该像砂州州选那样不自量力,竞选20有把握胜出的议席就够了,这些议席都是巫统出战的。两方都是全国政党,交战无数,在应对方式也比较得心应手。

接着,行动党可以上阵华基国阵成员党的议席,如自由民主党2、马华1、和或许由民政党3席(1席原本来自沙巴自由民主党,2席来自沙巴进步党)。华人区没有“西马因素”,马华、民政在遇到仇家肯定输,自由民主党自己已经输了。接下来的14席,就该分担公正党,选公正党不要的,对垒巫统的议席。不该重蹈砂州州选的覆辙

至于日后的在野党领袖由哪一党出任?就要看各自二十席里,谁赢得最多就能出任了。

国会议席方面,25席:10席由公正党(穆斯林占多数的),10席行动党(非穆斯林占多数的),3席回教党(基层最强的),2席留给原本的沙巴进步党(Sepanggar和Tawau)。

p/s: 如此的战略,希望能帮上一忙。有何意见,请多多指教。

(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