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大團圓。

這一次回沙巴過新年,最大的收穫是與親人的相處,尤其是堂表兄弟姊妹這一塊。

同事Harley和愛露看到以下這張post在facebook的照片的時候,問這些是不是我的表兄弟姐妹。

舅舅舅母姨姨姨丈表兄弟姐妹

過後Harley一直笑個不停,因為他問我有幾個表兄弟姐妹,而我拿出了計算機來算了一下,13個,哈哈。

在KL Midvalley的時候,阿友也是問了我,有幾個堂兄弟姐妹,後來他這個Auditor幫我算出來了,連他的女朋友在內,一共有11個。

左起:哥哥、Wendy還有阿友

總的來說,我有24個cousins,我自己也被嚇了一小跳。Facebook 上多了的11個Cousins,其實連一半都不到。

這一次新年,是人最團員的一次。

怎麼說呢?

先說我們自家吧,這次過新年是2006年以來全家到期。2007,2008年,我和哥哥都沒有回家;2009年只有我沒有回家;2010年哥哥沒有回家;2011年全家到齊了^^ 但是,還是沒有在保佛過到新年。哥哥在時,我不在(在亞庇多待了一天);我回到時,哥哥已經回去KL工作啦。今年的我們都是在拿篤和爺爺度過的,還有碰上媽媽的生日,差一點忘記了的。

Family

在拿篤(Lahad Datu)老家,這次除了表侄兒、堂妹兩個小瓜、小姑、小姑丈、堂妹、堂妹夫和爺爺之外,當時家裡淹水的山打根二叔也和全家人一起回到了老家過除夕夜和年初一。用手指算一算,平時吃一餐晚餐都可以十個人以上了,加上二叔全家人,一共17個人!(可惜小叔全家不在。)已經很久沒有和這麼多親人一起共餐了,更何況是二叔全家回來,上一次他們回去的看爺爺和奶奶已經是2005年12月的事情,而且沒用餐就走了,那時候我還剛剛考完SPM咧~

想起自己在2005年12月31日寫的一篇極短篇blog:被動。裡面有一句話:“所以,很难想象,统统深造回来后,遇上无论是喜事还是白事,再重聚的时候,大家(堂兄弟姐妹)的心里又是怎样的滋味?”

今年,彷彿找到了答案,大家深造回來了(堂弟和小堂妹還沒有畢業),我有和已經畢業的堂妹聊天,哈哈。想想畢竟人也會長大,大人們的回憶不好枷鎖在小孩的身上。這二十多年來,只和二叔的孩子們遇過三次而已,第一次小學時住過二叔的家,第二次2005年,這是第三次了。

表侄兒、堂妹、家人、爺爺,四代同堂守夜。

至於媽媽這一方面,我們的團圓真的是照着華人習俗,年初二。

在澳洲移民了近二十年的舅舅、舅母、表哥、表弟(只差一個和我同年的表哥)回來啦~上一回遇表哥表弟也是1997年的事,有13年沒有見面了。還有在澳洲工作的表姐,三年來第一次回來過新年。

年初二晚上,我們拖著還沒有適應時差的兩個兄弟,去Karamunsing Complex新開的Karaoke唱K。11個表兄弟姐妹,還有最年輕的阿姨,也加入我們這個陣營:華文、英文、馬來文,甚至卡達山歌都難不倒我們!

過後,我們全部18人又去了Kokol山避暑。

這種家庭的溫暖,感覺已經很久沒有了。

而,這正是現代都市人最缺乏,金錢買不到的。

 左起:Ryan, Nelson, Albert, 媽媽, Amy, Bernard, 姨姨,攝於聖樹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