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主权vs伊斯兰教

如何让马来人放弃马来主权(Ketuanan Melayu)?

提倡各族平等的伊斯兰教(Islam)就是重点。

巫统提倡的就是马来主权;而回教党提倡的就是回教福利国。

归根究底,这就是国阵和民联的最大差别。

这两天去了汶莱首都斯利巴加湾城(Bandar Seri Bagawan,简称BSB)一趟,可以深深的感觉到这里和沙巴州首府亚庇(Kota Kinabalu)的不同。

虽然说,BSB的商业活动没有亚庇那样发达、这里到了晚上九点几乎街道上出奇地平静、电子游戏中心开了竟然没有客户而倒闭;但是这里街道的整洁还比古晋干净、这里的公共交通系统比亚庇完善多了,搭城内的巴士成人票一律汶币一块,小孩和乐龄人士(六十岁以上)一律五角、更不用说,这里的治安和新加坡可以相提并论(我表舅可以开着车房的铁门和我出街去)。

汶莱政府允许农历新年期间放烟花

汶莱就是一个年仅27岁,提倡英才制度(Meritocracy)的君主回教国。

顾名思义,君主回教国,这里的苏丹兼最高领导人都是世袭的,内阁也是皇室成员,这里人民没有投票权。但是,表舅告诉我:只要是人才的汶莱人民,汶莱政府就会重点栽培,成绩好的可以教育费全免,政府可以不分种族供人才去英国读大学,回来后在政府部门工作,薪资高,工作时间短(从早上八点到下午四点半)。周五公务员和学校一起祈祷放假,周六上班上学,周日又放假。

当然,这很大程度都是和其源源不绝的石油来源有关,但是马来西亚似乎也不缺石油。为什么马来西亚的马来人领导和汶莱的汶莱人领导在管理上有这么大的落差?

汶莱这个回教国有两个法庭:一个供穆斯林,另一个供非穆斯林。由此可见,汶莱可以作为马来西亚人民对于回教党所提倡的回教福利国的一个参考。没有马来主权的问题,很大程度上,和这里大部分穆斯林的虔诚度有关。先知莫哈默德在麦地那所建立的第一个回教国,也是针对穆斯林和非穆斯林做了两个司法上(回教法和世俗法)的制度。这“一国两制”的制度不单可以保障穆斯林,也同样可以保障非穆斯林。如果回教国不是参考先知的做法,那应该参考谁的呢?

但是,我深深觉得,回教党所提倡的回教国,虽然不及土耳其的世俗化,但却可以比汶莱的更好。为什么?我们可以参考吉兰丹和汶莱,就知道了。

汶莱只有百分之十左右的华人,马来人占百分之六十六;但是汶莱却只有唯一一间华人庙宇(腾云庙,aka大伯公庙),面积不大,而且是在上一任苏丹(Sultan Omar Ali Al-Saiffuddin III)的指示下才保存至今。

腾云寺坐落在斯利巴加湾的市中心

反观吉兰丹的马来人占了高达百分之九十五,却有全东南亚最大的卧佛象,在北道卧佛寺。而且,回教党的回教政权承认选票、允许政权交替。2004年,回教党把1999年大选赢回来的丁加奴政权交给国阵啊。

所以说,我们还拍什么?虽然回教党不及土耳其执政党世俗,但是总好过不尊重霹雳州人民的纳吉政权吧。

不信我所说,欢迎来到汶莱体验,反正机场税才12汶币罢了!(新加坡的是28新币)

3 thoughts on “马来主权vs伊斯兰教

  1. 甚麼是回教黨的回教福利國?你不解釋嗎?

    還有,馬來西亞還有10至20年後就是石油淨輸入國,該更新下你的資訊了。

    沒有一個法律、司法是完美/完整的,即使是英國法律是不斷地改變著地。

    在兩法(回教法與普通法)並存下,馬來西亞依然出現很多問題。比如說非土著穆斯林改教的問題,在馬來西亞司法制度下,是沒有一個明確的制度/法律去解決的問題。

    容許我批評你一點,你把馬來西亞與汶萊相比,就像其他人把馬來西亞和新加坡、泰國等的亞洲地區的物價相比,但是完全無視了人均收入、經濟成長率、通貨膨脹、全國人口比例、城市與鄉村人口比例等等的經濟因素。完全是沒有意義的。

    但其實你的文章後面才是你要說的重點,你完全只是想把回教黨和國陣比。你不說馬來主權和回教福利國之間的分別,而只砍釘切鐵說回教黨可以比國陣好,直接跳到結論,又有何意義?

  2. 感谢您的回应。

    回教党的回教福利国,从吉兰丹州政府的运作可以得知。当然,不是完全的体现,因为有些权力仍掌握在中央政府手中。

    以该修正为:马来西亚似乎(在过去27年中)也不缺石油。

    对,没有司法是完美的,但是关于非土著穆斯林改教的問題,我们可以参考汶莱等回教国的做法。(虽然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做法,仍有进步的空间)重点是:两个司法是先知穆罕莫德所创建的,穆斯林当然会拿其教主的制度来当参考。

    马来西亚和汶莱当然不是100%相同,我拿汶莱来做比较,因为马来西亚华人很少注意到这个邻国的存在,对它的认识并不深。但是,据我观察,除了印尼,世上很像没有其他国家和汶莱可以和大马相似。(可以建议其他国家吗?=))

    马来主权的体现就是现在的大马,回教福利国和汶莱相似,但是回教党的福利国多了对其他宗教的容忍性和政治民主性。马来主权和回教国,我宁愿选回教国,因为回教教义可以消除马来主权,马来主权消除不了回教国。非穆斯林可以成为穆斯林,非马来人不能成为马来人。马来人是穆斯林,穆斯林不一定是马来人。

    您的见解呢?=)

  3. 其實我沒去過吉蘭丹,對於這個地方政府的運作手法,執政概念、綱領等都一概不曉。但是我能理解中央集權。

    在改教的問題上,我個人主觀覺得是回教精神妨礙了司法的運作或改革,一旦改教問題被帶到更大的舞台前,他們就會認為是對回教的挑戰或侮辱,而利用馬來主權為支撐。問題絕對不在於司法上,而是那些背後有自己議程的人。以陰謀論來說。

    但是別忘記了,馬來西亞憲法是載明了每個人應當享有信仰自由。當然除馬來人以外,他們是天生被回教的。但是想想看就不對了,那樣就根本不公平,根本就沒有信仰自由。

    在宗教或國情上的話,的確不多,但從政治、行政上,我個人覺得馬來西亞與香港很像。

    馬來主權,依我看是權力與利益分贓的先後次序。卻不僅僅是種族與種族之間,而且也是階級與階級之間。現在的國家領導層,都是巫統內部的精英份子的控制,一種由下而上的選出來的領導中央,再由上而下的利益輸送。
    結果所謂的馬來主權並不是一兩天前才出現的東西,而是存在了很長很久一段時間的東西,但是它並未為他的民族帶來更大的利益或好處。從結果而言,那些中央領導層的人佔據了社會上的財富,統治了下層也贏得了他們的尊敬。

    其餘的就只是民族認知與自決的問題了。

    馬六甲皇朝的parameswara说白了,其实是印尼人。到底用什么来定义,什么是印尼人?什么是马来人。所谓的Bahasa Indonesia和Bahasa Melayu或Bahasa Malaysia,又有着什么基本上的分别呢?

    穆斯林是對信徒的稱呼,就如基督徒。只是在馬來西亞,回教成了民族認知的一個基準。而事實上,在中國也是有穆斯林,在當地被稱為回族。回族人來到馬來西亞,他們可以被歸類為馬來人,但事實上卻不是。

    馬來主權與回教國,兩者之間要我選,我必走人。前者是主張民族最高。後者是政教合一,將政治同宗教合一。對我而言,這就如在獨裁與專政上選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