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自主權從三腳石開始

看了陳泓縑這篇文章後覺得有必要提供另一種思維方式,讓三腳石的選民決定誰應該當選。
首先,我必須表明:我只是普通沙巴選民,也沒有黨籍,只是對四周的事物非常關心,加上楊德利是我朋友的爸,曾道玲是我朋友的媽,這場補選誠如文中說所般:十分重要。

 

『拯救沙巴,拯救大馬』十分具前瞻性
據我所知,『拯救沙巴,拯救大馬』這口號並不屬於沙巴民聯,而是屬於沙巴民主行動黨,自林吉祥(與旺姐等)於雪隆會見當地的沙巴漢所提出來的口號。至於這是不是沙巴人民公正黨的本土領袖,還是沙巴泛馬回教黨的本土領袖所認同的,我就不敢說了。
說明白了,和沙巴民聯相比,馬來半島民聯三黨的確卻合作無間。但是,問題就在於沙巴民聯能不能呈現出一個完整團結的隊形?以凸顯沙巴民聯是比沙巴進步黨來得更好的選擇?
在『拯救沙巴』之前,是不是應該『拯救沙巴民聯』?

 

沙巴人民公正黨內亂
如果這場補選是由民主行動黨來競選,可能勝出的機率更高。除了根據上一屆大選的選情來看,主要是沙巴人民公正黨的派系問題取不到沙巴漢的信賴。
安華說給沙巴民聯決定候選人,結果候選人出現問題。在他宣布安沙裡(Ansari)為候選人後,半數支持者離開抗議;然後,在他離開山打根機場後,安沙里和州主席阿末譚林(Ahmad Thamrin)的支持者竟然光天化日大打出手。
與州主席、安沙里不和的傑菲里陣營的派系,也在這幾天的助選不見人影。根據自由大馬的報導,人民公正黨的全國副主席傑菲里,還有全國最高理事劉靜芝紛紛請了兩個月的公假。安沙里、傑菲里——劉靜芝、阿末譚林、阿兹敏之間的紛紛擾擾可以從這裡一探究竟。

沙巴人民公正黨口口聲聲在上個大選要更換州政府,可是在他們所競爭的五十五個州議席裡全軍覆沒。有些得票率甚至不到獨立人士的一半。其官方網頁只有英文界面(奇怪,说要争取原住民票,又没有Kadazandusun界面,连马来語界面都没有。)而且,現在已經補選了,上一次更新日期竟然是八个月前。但是,它还另设一个沙巴公正青年团网站,只有马来文界面,上一次更新日期是還是四个月前。

沙巴民聯三黨未現團隊精神

相對於沙巴人民公正黨,沙巴泛馬回教黨和沙巴民主行動黨內部很團結。只是三黨之間是否有團隊精神?

總所周知,沙进步党与人民公正党昨日就巴都沙比国席补选一事会谈,并达到不互相攻击的共识,然而,沙巴行动党主席邱庆洲接受《辣手网》访问时却表示,這是相关两党的共识,不代表沙巴民联认同。

難道沙巴人民公正黨傑菲里派系在和沙巴進步黨談判時沒有会知沙巴民主行動黨的主席嗎?

文中提及:『只有失败,才能让进步党不再夸口要成为下一任州政府,不再贪心竞选60个州议席中的40个,与民联通力合作,促成大家希望的在野党“一对一”对垒国阵的方程式。』

筆者十分贊同在野黨“一對一”對壘國陣的方程式,單靠進步黨的能力不能,可是單靠沙巴民聯現在的能力,又能嗎?

沙巴民聯的議席分配好了嗎?

沙巴進步黨早在半年前已經率先宣布要競選60州議席中的40個,還有25國會議席的16個,以一個單薄的本土在野黨來說,咋看之下,有点不自量力。但是沙巴民聯既然準備要和本土在野黨合作,為什麼沒有在補選前,好好和沙巴進步黨談呢?是三黨之間溝通不良?還是以為單憑三黨就可以攻下沙巴85個國州議席?

如果沙巴民聯以為三黨合作就可『拯救沙巴』,那三黨之間的議席談好了嗎?分配好了嗎?為什麼不在沙巴進步黨宣布之前宣布?還是之前还需要詢問遠在吉隆坡的中央領袖意見?

沙巴泛馬回教黨在2010年3月曾宣布,要攻打沙巴9個國議席(占36%)和15個州議席(占25%)。回教黨上一屆大選只在沙巴競選一個州議席(N50),得票還比沙巴人聯黨(民聯眼中的“蚊子黨”)還低,然後就定下如此目標。那麼,其他兩黨不是要競選更多,三黨之間都不夠分了,還要求“沙巴进步党加入民联,与国阵对抗”?

沙巴進步黨也看不到沙巴民聯的誠意,難怪對沙巴民聯說:“交朋友可以,不一定要結婚”。

而且,筆者可以预见,若沙巴进步党加入了民联,沙巴民联会更加乱。

民聯攻國議席,本土在野黨攻州議席

早在幾個月前,沙巴人聯黨都已經向安華提過這個建議民聯攻25個國議席,本土在野黨攻60個州議席。可惜安華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這次的三腳石是國會議席,按這個邏輯來說應該由沙巴民聯出戰,可惜以上建議沒有在沙巴民联和本土在野当之间達成共識。沙巴民聯竟然派出最弱的人民公正黨上陣。根据沙巴进步党杨德利的口吻,這一次補選是『風向測球』,不管誰勝出,決定未來在野黨合作的方式,就取決於人民公正黨和沙巴進步黨的得票率。

如果沙巴的選民要未來的替代州政府是由本土在野黨主導,就必須要投選沙巴進步黨;反之,如果要民聯做主,則需要投選人民公正黨。但是,兩者之間,都不會導致民聯在布城變天的機率。沙巴人民也很希望民聯能夠執政中央,唯有這樣才能讓沙巴自主權更加完善地被保護。

沙巴漢要的就是『地方主義』

文中提及:“沙巴人的沙巴”,是源自1980年代团结党当政时代的意识形态,是典型的地方主义,与目前全球化时代的开放趋势背道而驰。

沙巴進步黨的『地方主義』難道就不是中央民聯說要給予沙巴民聯的『自主權』嗎?

如果不是的話,那麼到底中央民聯給予的『自主權』是什麼?

安華的解釋是:“我們信任你們,所以決定東馬事務交由東馬決定。”但為什麼還要有安華來宣布候選人?安華能不能接受由邱慶洲自行宣布的候選人?沙巴進步黨可以由黨宣傳主任宣布候選人,不需要問過中央,因為它的中央就在沙巴。這就是兩者之間的最大差別。也難怪沙巴進步黨在宣布來屆大選動態,或候選人名單方面都顯得比沙巴民聯『快手快腳』。

而且民聯三黨之間只有林吉祥在筆者的家鄉保佛公開承認過『獨立二十條款』,安華和聶阿茲都沒有公開承認過。回教黨領袖承認的可能性不大,因為『獨立二十條款』第一款宗教就已經擺明:

在联邦宪法下,回教是联邦的官方宗教,但相同条款不适用与沙巴和砂劳越。这两州不应该被制定有
任何官方宗教。

沒有《獨立二十條款》就沒有馬來西亞

1963年,Cobbold Commission民调团来沙巴的民调结果是:三分之一赞同无条件成立马来西亚;三分之一赞同有条件成立马来西亚;三分之一不赞同成立马来西亚。就是说,有三分之二的沙巴汉赞同成立马来西亚;另三分之二赞同要有权益保障。于是,Donald Stephens为首的沙巴领袖就起草了Sabah Twenty Points(Dua puluh perkara Sabah),东姑和拉萨他们是接受了

换而言之,《獨立二十条款》是东马人民的意愿,不是政治人物之间的“社会契约”。要废除《獨立二十条款》,就要在东马进行全民公投。而三腳石國會議席補選,在某種意義上,就是沙巴漢對於《獨立二十条款》有多堅持的測試。如果人民公正黨的得票率比沙巴進步黨高,那麼這就代表《獨立二十條款》將脫離民聯的政治鬥爭理念。

請不要忘記,1963年9月16日,《獨立二十條款》被納入《馬來西亞協定》,是成立馬來西亞最重要的元素。

『沙巴人的沙巴』已經過時?

『沙巴人的沙巴』只是沙巴團結黨在1985年到1994年間的口號。它的精髓就是《獨立二十條款》,也就是從沙巴聯盟——沙統——沙巴人民黨——沙巴團結黨一直傳承到1994年才被打斷的建國理念。

砂拉越雖然在土保黨的長期領導下發生巨大的財務舞弊,但是砂拉越人民並沒有失去它的自主權,還保留省區(Divison——District)的制度,還有完整的移民廳政策,至少沒有龐大的非法移民。而且砂拉越至今整體還比沙巴富有。砂拉越的問題在於土保黨長期的執政,沒有政黨輪替,和所謂的『砂拉越人的砂拉越』沒有直接關係。筆者相信,如果在砂拉越出現了一個比較成型的本土在野黨,民主行動黨在詩巫補選也很難突圍。

沙巴漢不一樣,我們有第三個選擇,這是其他州屬的民聯支持者無法了解的。如果楊德利真的在贏取國會議席後跳槽去國陣,沙巴人民也可以大大方方在下一屆大選懲罰沙巴進步黨。這是沙巴漢『變過四次天』所學回來的政治智慧。投選沙巴進步黨,就是要堅持『沙巴人的沙巴』這個理念。

話說回頭,民主行動黨在1963年提出的『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是否已經過時?它主張的是消除“馬來特別地位”,可是到後來民聯成立後演變成『消除“馬來特權”;維護“特別地位”』。所以到底『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有沒有過時?

『馬來特別地位』、『世俗國』和《獨立二十條款》都是馬來西亞的建國理念。對民主行動黨而言,難道『馬來特別地位』和『世俗國』都已經過時了嗎?

沙巴進步黨名義上支持民聯入主布

文中提到:民联共主安华也明确的表示,进步党不是反对党,他们是独立政党。

但是安華忘記了,國陣年頭發動民聯議員退黨事件,安華國會在野黨領袖的地位巍巍可及的時候,沙巴進步黨發表過一篇文告:沙巴进步党澄清非独立议员,结合民联推翻国阵争州主权。而且,楊德利競選期間也公開承認安華是替代首相的不二人選

這篇文告已經清楚的表明沙巴進步黨的立場,也就是:沙巴進步黨要拿下沙巴州政權,也要和民聯合作加油一起換掉聯邦政權。

1990年,州執政黨沙巴團結黨最後一分鐘退出國陣然後加入姑里的“替代陣線”,可惜46精神黨不爭氣,大選結果顯示只有吉蘭丹和沙巴人民願意改變。而當時提倡『沙巴人的沙巴』的沙巴團結黨也在“替代陣線”時期,“西渡”派出候選人出征馬來半島的議席,脫離『地方主義』,只是無功而返。這表明了當時大部分馬來半島選民也同樣無法接受來自沙巴的政黨。

歷史教訓告訴我們,沙巴團結黨在1990年加入替代陣線的決定太過倉促,以致它在1994年政變後血本無歸。

沙巴進步黨的說辭是:目前人民公正黨內部派系問題還沒有穩定,加入民聯可不是隨便的決定,就像退出國陣後不能重新加入國陣一樣,加入民聯後就不能隨便退出。

和半島的社會主義黨一樣

很想問一個問題,如果半島發生一個補選,社會主義黨想要競選該議席,而民聯三黨也有意競選。可是社會主義黨的勝算不必民聯低,那該如何作為妥協?是不是強迫社會主義黨讓位,以致民聯國陣一對一的競選?

社會主義黨也曾在2010年6月6日發表過一篇文告:社会主义党暂无意加入民联,大选或共用宣言标志抗国阵

它的立場和沙巴進步黨大同小異,問題是如果全國大選真的來了,民聯三黨肯不肯讓出一些議席給社會主義黨?按照三腳石補選的邏輯就是:讓你單獨和國陣競選可以,可是要加入民聯,可是社會主義黨不想加入民聯,怎麼辦?那第十三屆全國大選不是有不少三角戰?

“民聯之友”是社會主義黨和沙巴進步黨的選擇,對民聯來說也何嘗不是好事,就好比巫統利用“獨立議員”和“土權”來穩固自己的實力一樣。

蔡銳明可以和楊德利一起照鏡子

文中結尾提到:投杨德利等于投给机会主义者,等于回到过去;

沙巴民聯一直把楊德利評為『機會主義者』,是因他在1985年到1994年州大選前期呆在沙巴團結黨,一直到大選前和黨主席百林決裂,另創沙巴進步黨。1994年大選後,沙巴團結黨分裂成UPKO和PBRS後倒台,沙巴進步黨、UPKO和PBRS加入國陣。後來沙巴進步黨在308後退出國陣。

可是,沙巴民聯一直淡化其候選人安沙裡為前任USNO(沙統)的身份。沙統就是1990年自動解散讓巫統東渡沙巴的政黨,而大部分沙巴巫統黨員就是前任的沙統黨員。而我無法確認到底安沙裡當時有沒有和其他黨員加入巫統。網上沒有這個資料。但是,從這一篇文章得知,原來他也是人民黨時代的青年團團長。他在沙統、人民黨和人民公正黨待過,那樣他是不是沙巴民聯所宣稱的『機會主義者』?

1976年,人民黨推翻沙統執政沙巴,同年6月6日發生了『六六空難』。巧的是,安沙裡就是當時人死因仲裁庭的法官,他把罹難者的死因歸納於存疑判決(open verdict)。這是事實,但是事實背後的猜測,我留給各位。

安華也是從巫統領袖變成公正黨領袖,而且引渡巫統東渡。蔡銳明也是馬華領袖變成公正黨領袖那,他們也是不是『機會主義者』?蔡銳明叫楊德利照鏡子。對,楊德利以前在朝的時候沒有做到現在在野的主張。但是,安華、蔡銳明有在擔任聯邦部長的時候反對《內安法令》、《大專法令》嗎?

政治人物在某種意義上都是『機會主義者』,所以沒有必要五十步笑百步嘛。

投沙巴進步黨的意義何在?

以下這些觀點或許可以為三腳石的選民提供參考用途。

一,澆人民公正黨一桶冷水,讓人民公正黨知道:不要在內鬥了,尤其是傑菲里派系。團結沙巴民聯三黨。

二,迫使民聯三巨頭承認《獨立二十條款》的內容,恢復1963年的建國理念,讓『沙巴人的沙巴』成為沙巴的主流政治。

三,讓來屆沙巴州選的在野黨合作從沙巴民聯作主,變成給本土在野黨作主。讓民聯可以把火力集中在半島、地廣人稀的砂拉越,還有沙巴的國會議席。

四,讓民聯學習如何尊重和信賴“民聯之友”政黨。

五,給沙巴進步黨最後一次機會,如果他們食言,就可以投更成熟的沙巴民聯。以小賭注來換大賭注。

如果有引述不當的地方,請大家多多指教哦。

 

3 thoughts on “沙巴自主權從三腳石開始

  1. 我还认为回教党可以专注在马来属邦州政权,行动党可以专注在槟城、马六甲和联邦直辖区,公正党可以专注在马来联邦州属。行动党可以在沙巴和砂拉越的国会议席做头,公正党可以暂时和砂拉越的在野党专注在州政权。不知你意见如何?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