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 & Lock

一个锁匙的存在是因为有锁头的存在。

反之,一个锁头的存在也是因为有锁匙的存在。

一个锁头,如果没有了锁匙,就失去了意义。

同理,锁匙也一样。

纹路一样的锁匙可以有很多把,但是只能对一个锁起作用。

Master key也可以开很多锁头。

Key & Lock,他们不是天生一对的哦。

最近发生了三个锁匙和锁头的故事。

第一个是发生在10月1日,慈青精进日的前一天中午。

事缘那天我请了半天假,然后就和Apostolos、Qi Wei、Harley、Huanhuan、Yuanping去了NIE吃午餐。

高尚也在那里和他的PhD student吃午餐,于是他就要交给我新买的二手脚车的两把同样的锁匙。(锁头他已经锁上了,脚车就在他家楼下。)

我把锁匙放在椅子旁边,然后接到高尚不能来营队的消息后,就把钥匙遗忘在哪个角落。(赖他,哈哈。)

接着,Apostolos还很兴致勃勃地约我们去NIE Library的咖啡厅喝咖啡,一直到我享受完、事先离开后,才惊觉:钥匙不见了。于是,匆匆忙忙赶回去,问了五个食堂的清洁工人,还有NIE student service centre等,都一无所获。

伤心,还影响了我在精进日前的筹备心情。

可怜的脚车,我买了你不到一天,你就被判终生监禁。

————————————————————————————————————

第二个是发生在古晋离开酒店的前一天。

怎么发现我的行李锁头不见了?上次是钥匙,这次是锁头,厉害!

找来找去,找不到,怎么办?

爸爸说,去对面的五金店买多一对锁头和钥匙吧!

好咯,反正爸爸和姨丈就要上飞机了。

————————————————————————————————————

第三个是发生在新山表哥的家,前往新加坡的那天早上。

怎么发现我新买的锁头又不见了?这锁头和我的脚车也要面对同样的下场?

惨,于是回去睡房再仔细找一下。

找不到,就放弃了。

然后,我的表哥看了,在劝我去睡床找。

咦?找到了。

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然后就这样把我的行李带回我在新加坡的家。

————————————————————————————————————

晚上,在新加坡的家,收拾行李的时候,发现到在古晋不见的锁头。

原来埋藏在我的衣服底下。

在底下,没有认真去找。第二样东西找到了。

现在,我再等第三样东西,重出江湖。

锁匙啊,钥匙啊,快快出现啦…………

————————————————————————————————————

和大家分享我、哥哥、爸爸还有姨丈在Kota Samarahan UNIMAS 的毕业照。

Albert

Albert Bernard

Albert Bernard Henry

Bernard Henry

Bernard Peter

Henry Bernard Peter

Henry Peter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