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祖母的黑痣

    有位年輕人雖然辛勤工作,卻總是三餐不繼。一天,他經過某個村莊,看到一頭母牛剛生下小牛。他心想:如果買下小牛,把牠養大再賣掉,就有經營生意的本錢了。恰巧牛主人正擔心母牛養育小牛會消耗很多體力,無法好好工作,就很便宜地將小牛賣給年輕人。

    年輕人牽著小牛繼續走,遇到一位獨居的老婆婆,便向她租房間,並約定過一段時間再付清房租及伙食費。從此以後,老婆婆每天提供三餐給年輕人,也幫小牛準備食物。

    過了一段日子,年輕人覺得老婆婆天天辛苦地張羅他和小牛的食物,他卻必須等到小牛長大才能還錢,實在對不起老婆婆。於是,他向老婆婆說:「我不能再繼續麻煩您了,我想到外地找工作謀生。長久以來蒙您照顧,無以回報,就將這頭牛送給您吧!」老婆婆慈祥地說:「好啊!你放心去找工作,我會好好地照顧牠。」

    老婆婆像疼愛自己孩子般,將小牛照顧得無微不至。由於小牛全身毛色黑得發亮,又常常跟在老婆婆身邊,老婆婆為牠取了一個奇特而親暱的名字──祖母的黑痣。

    「祖母的黑痣」常與村裏的小孩玩耍,和其他的牛隻也相處得很和睦,在愛的環境中逐漸成長得強壯、乖巧又聰明。牠常常想著:老婆婆年紀那麼大了,還要辛苦養育我,我應該好好報答她,但是要用什麼方法呢?

    有一天,有個用牛車載了許多貨物的商隊經過村莊,涉水過溪,沒想到因為貨物太重,所有牛車都陷入溪底的軟泥,牛兒們再怎麼使力也拖不動。商隊裏有一個人很懂得牛性,他看見對岸有一群牛,就走過去想找頭強壯的牛來拉車,他一眼就發現毛色黑亮、腳力強健的「祖母的黑痣。」

    商人問看牛的人可不可以借用這頭黑牛,看牛的人說牛的主人不在這裏。商人走向「祖母的黑痣」,說道:「牛啊!如果你肯幫忙拖動那些牛車,我就給你五百貫錢。」牛兒無動於衷,商人又說:「要不然一千貫?」

继续阅读“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祖母的黑痣”

杨伟光的第二个机会

杨伟光,一个陌生的名字,和我一样来自沙巴州。

因为年少无知,在吉隆坡误入歧途,2007年在新加坡贩毒被捕

这一场拯救杨伟光的运动,一共收集了近92000的签名,荣登为网上签名全球最活跃榜首。和拒绝燃煤发电厂运动的阶段性成功一样;在大马,尤其是沙巴,引起了很大的民众运动

我是幸运的,来自一个健全的家庭,2006年来到新加坡念大学。

他是不幸的,来自一个破碎的家庭,2009年21岁时就被新加坡法庭判死刑。

难能可贵的是,他在监狱中因为接触佛法,因而痛改前非,发愿在监狱里抄《心经》,每抄一万次,就写上“远离毒海,珍惜生命”八字,希望一方面把功德徊向家人和众生,一方面提醒大家不要像他一样误入歧途。

而我本身也犹豫了很久,到底要不要为他签请求书。到后来,我想到,如果我签了,我可以帮他完成他另一个愿:“投入时间去辅导狱友并警惕公众毒品的祸害。”那是他可以在判终生监禁后,可以为这个社会付出的一件大事。

如果说严刑峻法的目的是为了要杜绝毒品,那么,让伟光用余生的生命在监狱中,以过来人的身份杜绝毒品,未尝也不是一件坏事。

继续阅读“杨伟光的第二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