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no Manser & Jake Sully

今天看了Avatar 3D Special Edition,虽然没有英文字幕,但是我大概明白里面80%的内容。

很多人都以为Avatar里面的场景不会发生在现实世界,其实他们都不知道,在马来西亚自家门口外就有被伐木公司欺压的原住民——本南人为代表,而这些公司却是以控制星洲日报、南洋商报、中国报、光华日报的『常青集团』为代表。所以说本南人的困境一直没有被报道,大部分马来西亚人二十多年了都不知道这些事。

二十多年了?可能最近有留意我Facebook的人才注意到这个课题可能在想:“这不只是两三年前的事吗?”

现在就要告诉你Bruno Manser的故事。

我怀疑Avatar的导演就是以他的故事为蓝本来创造出男主角Jake Sully的角色。

Bruno Manser,这个瑞士人出生于1954年8月25日。

自小,他就展现出和其他兄弟姐妹不一样的特质:尽管已经是秋天和冬天,他仍能睡在阳台上以简单的树枝和蕨类所制成的“床”。

中学毕业后,他烧掉了自己的毕业证书,然后去山上牧羊、牧牛、制作乳酪、学习如何做木工、皮革等原始工作。这一呆,就呆了12年。

1984年,他30岁的某一天,他在大学图书馆翻阅有关热带雨林的资料时,发现了本南族(皮南族),这个亚洲仅存的唯一游猎民族。于是,他就决定从瑞士来到砂拉越的内陆和本南族住上好几年。

当时砂拉越的热带雨林覆盖率是45%(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时是75%,2000年时是5%),他迷失在茫茫的热带雨林中,有两次差一点丧命的险遇。最后终于遇到两个本南人,起初他们一直想尽办法不理睬他,可是Bruno一直跟随着他们,再加上Bruno锻炼出来的求生能力,终于打动了这两位本南人,并带他融入本南族的社区,学习本南人与大自然4万年的共处之道。

他用了6年和本南人学习语言和文化,获得本南族的信任,尊称他为“Laki Penan”(Lelaki Penan,本南男人)。Laki Penan这个名字,成了2007年描述Bruno一生纪录片名。

Bruno生前回忆道,他在这六年期间,『从来没有看过两位本南人吵架、也从来没有看过他们之间互相喊叫、更没有看过他们打岔别人的谈话。』他形容本南族是“全世界最和平的民族”。在他们的语言中,没有“打仗”、“贪婪”、也没有“谢谢”(因为对他们来说,与大家一起分享食物是人人都必须承担的责任和义务)。他们也因而有6个不同的词来表示“我们”,而“他”、“她”、“它”却不分,统统用一个词来表示。对于他们的热带雨林,皮南人能叫出几百种树木的名字,却没有一个词用来表示“森林”(因为对他们来说没有“城市”的对比)。

或许有许多马来西亚人到最近才知道,1981年,是马来西亚(包括本南人)恶梦的开始,第四任首相马哈迪、砂拉越首长泰益(Taib Mahmud,aka白毛)的上台。两位“官商勾结、经济至上”的理念,导致大马变成一个功利社会,热带雨林大量被砍伐(白毛在位了29年,至少砍了砂拉越一半的热带雨林)。

 

伐木罗里的入侵,砍伐了本南人许多的“生命之源”。和电影Na’vi族不一样,本南族天生不好斗,他们只好请求Bruno为他们用英文写信,作为本南族的“发言人”。从此,Bruno踏上了一条不平凡抗争的道路,以致他在国际社会(除了马来西亚)受到很大的关注。

————————————————————————————————————————

或许我们应该看看马来西亚政府对Bruno的诠释(Wikipedia Malay “Bruno Manser”):

Sebenarnya Bruno amat tertarik dengan kejayaan keluarga James Brooke yang menjadi Raja Putih di Sarawak. Kini beliau pula dipanggil Raja Putih Baru (New White Rajah). Beliau berjaya bertutur dalam bahasa Penan , menjiwai permasalahan orang Penan dan mengedarkan surat-surat kepada media antarabangsa dan NGO.

其实,“詹姆士。布洛克”家族在砂拉越战前殖民王国的成功深深吸引着Bruno。现在,他已经被称为“新白人拉惹”。他成功学会本南语,掌控着本南族和国际社会非政府组织的书信来往。

Bruno dipercayai menjadi penghasut sehingga orang Penan membina benteng manusia bagi menghalang aktiviti pembalakan di Sarawak. Orang Penan juga bertindak melalui undang-undang dan mahkamah. Beberapa pemimpin Penan telah diatur untuk menemui Ketua Menteri Sarawak dan Menteri-menteri di Kuala Lumpur.

他已被相信是怂恿本南人建立人墙阻止砂拉越伐木活动的幕后黑手。本南人也通过法律途径去阻止。已有几名本南族领袖被安排与砂拉越首长和中央政府部长展开会谈。

————————————————————————————————————————

1990年,Bruno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马哈迪政府对于伐木合理化的“代罪羔羊”。在朋友的劝说下,他躲过两次砂拉越警方$40,000人头的通缉,回到瑞士,想国际社会展开诉求。

1991年,他在G7峰会,与他成立的Bruno Manser Funds示威,要求国际组织向砂拉越政府施压保护本南族的生存权利和本南族女性的贞洁。之后一连串的抗议,终于迫使瑞士和法国减少热带木筒的进口,并促使英国王子查理斯和美国前副总统戈尔对马哈迪政府的强烈批判。

1999年,他潜入古晋、抱着一只羊(给泰益的祭品)、乘坐滑翔机,抵达泰益的居所屋顶上展开抗议。

这肯定会引起马来西亚媒体的报道,不过很遗憾的是扭曲的报道。马哈迪曾写过一封信给他:"about time that you stop your arrogance and your intolerable European superiority. You are no better than the Penan."

故事说到这里,我的记忆带我回到我小六时候,曾经听过我的补习老师提过这件事。但是,因为我们“喜欢”的星洲、南洋、中国、光华等的“创意”报导,误导了许多高知识分子,和政府一起批判这种“西方主义”。

被马来西亚驱逐出境后,Bruno深觉这一场“闹剧”让他感觉到很疲惫。于是,打算从北加里曼丹进入砂拉越和他的本南族朋友作最后的道别。

在途中,他突然间想爬上两千米高的Batu Lawi(本南族的圣山——精神的寄托。和台湾原住民一样,婆罗洲的原住民也相信人死了灵魂会往他们的圣山飘去。)第一次的攀爬失败了;就在他第二次攀爬的途中,Bruno很戏剧性的失踪了。

——————————————————————————————————

Bruno很有可能是被谋杀,自杀、自然死亡,或隐居在他的“天堂”中。

2005年3月10日,Bruno被家乡的法庭宣判法律上的死亡。但是,斗争并没有停止,越来越多NGO起来维护本南族和其他受迫害原住民的利益。欢迎加入Facebook的Bruno Manser。(才130likes,而且都是外国人居多,真的是少得很可怜)

然后,停止购买『常青集团』和其他伐木公司掌控的报纸和产品。他们在Papua New Guinea和砂拉越的伐木活动已经导致Greenpeace等NGO的严重谴责。他们的工人拐带欺骗本南族少女罪行是不可原谅的。

最后,砂拉越热带雨林的最后一个希望——2010年砂拉越州选举,请一定要推翻『白毛政权』,就算还是国阵执政也要换首席部长。

【沙巴之所以能够免受大规模的deforestation(不比砂拉越严重),多多少少是因为这30年间,我们一共换了两次政府和九次首席部长。】

 

5 thoughts on “Bruno Manser & Jake Sully

  1. 我很震撼….原来常青集团所指的是大众每日需用到的必需品…..报纸….
    在网上阅读报纸那就好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