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来届州选的五种可能(上)

有些人问我,对于沙巴来届州选举会不会“变天”?我想,和砂拉越相比之下,这个可能性不低。

毕竟沙巴在1967年(UPKO-沙巴联盟—>USNO-国阵)、1976年(USNO-国阵—>BERJAYA-国阵)、1985年(BERJAYA-国阵—>PBS-国阵)和1994年(PBS-人民阵线->UMNO-国阵)总共变过四次天了,是大马变天最多次的“州属”。

以目前沙巴国阵能分成以下几党(排名分势力先后):

  1. 土著穆斯林:巫统(UMNO)
  2. 土著非穆斯林为主:沙巴团结党(PBS)、民统(UPKO)、沙巴人民团结党(PBRS)
  3. 华人为主:沙巴自由民主党(LDP)、马华(MCA)、民政(PGRM)【两个从SAPP跳槽过去的州议席】

然后目前沙巴的在野党能分成以下(排名分势力先后):

  1. 沙巴进步党(SAPP)【原本四个州议席,推出国阵后剩下两个】
  2. 民主行动党(DAP)【一个州议席】
  3. 人民公正党(PKR) 【竞选60个州议席的55个,全部落败】
  4. 沙巴人联党(BERSEKUTU)【竞选15个州议席,全部按柜金被没收。】
  5. 泛马回教党(PAS)【只竞选一个州议席,落败】

什么原因导致沙巴选民在1994年国阵夺取原本属于沙巴团结党的政权后,就变得不敢改变?主要是国阵在1994年用“引诱青蛙”的方式夺权后,就启动Project M计划,有系统的从菲律宾南部引入一百万穆斯林,然后让他们成为土著,以公民权来换取选票。这占沙巴选民三分之一的选民(非官方数字)稳定了国阵的政权。

再加上沙巴选民还没有忘记安华(和杨德利)在1994年策划的“好事”,一直到安华在2009年霹雳州受到“报应”后,气才消了不少。

如果说在2008年州选看不到沙巴汉改变的意愿是不正确的,因为除了巫统的选区之外,其他政党的议席得票率都不多于50%(票数除于总选民),有时还甚至少过30%。而且沙巴热门的州议席,出现三角、四角、五角战是很正常的。那时候,PKR和DAP没有谈好议席,加上BERSEKUTU还有一些独立人士的捣局,分散了票数。有一些独立人士所得的票数甚至是PKR的一倍之多。

如果在2008年之前,PKR和DAP已经谈好一对一上阵,民联的州议席不是一个,而是四个了【N13 Inamam, N16 Luyang, N19 Kapayan, N57 Sri Tanjong】。

最近翻开报纸就会看到BN——PR——SAPP——BERSEKUTU之间的骂战,而今年国阵已经推行“人民冠军”运动,投入乡区去稳固选票。看起来国阵变数不大,所以来届州选的成绩则要看在野党之间如何互动了。

比起上一届州选,至少我们知道下一届州选DAP和PKR之间不会和国阵展开三角战,成绩一定比上一届好。而沙巴进步党早已经放话说要竞选60个州议席的40个,期望下一届大选能以2/3多数议席和民联一起执政。言下之意就是,如果要一对一和国阵上阵,民联两党(回教党除外)必须拿下剩下的20个州议席。

以今年初的报导來说,SAPP党魁杨德利和安华已经达成共识要一对一上阵,只是议席还没有分配好。但是,最近DAP的州主席、亚庇国会议员邱庆洲频频和SAPP的宣传主任在报章上产生骂战,说SAPP因为没有加入民联,是一个没有诚意的朋友;然后DAP又频频挑战SAPP或国阵本土成员党的国和州议员辞职制造补选,以为沙巴人民争取更大的利益等。

DAP咬着SAPP不放,最主要是因为两者之间都是华基政党,都能抢到MCA、LDP和PGRM的选票。而且SAPP先发制人,一口咬定要40个议席,事先没有和DAP、PKR协商,也处理到不好。

而PKR全国副主席杰菲里吉丁岸(PKR沙巴署理主席)上两个月提出“若要恢复大马立国精神与初衷,沙巴、砂拉越及西马半岛的政党各自为政,然后在联邦再结联盟”的言论,而SAPP又表示支持。那PKR岂不是破坏了和DAP的合作关系?

而BERSEKUTU的新闻最近也难得出现在亚洲时报(看来亚洲时报真的是民办的),要不然我差一点忘记这个在1998年成立,而且承继BERJAYA的政党。该党最高理事会议达致议决,呼吁成立包括所有东、西马反对党的“马来西亚联盟” (Pakatan Malaysia),取代以西马政党为主的民联。他说,在“马来西亚联盟”成立后,西马的反对党将只攻击西马半岛的议席,而沙巴及砂拉越的反对党亦负责两州各别的议席。

那看起来BERSEKUTU和SAPP都认同杰菲里吉丁岸的言论,可是杨德利(PBS—>SAPP-BN—>SAPP)、杰菲里吉丁岸(PBS—>PBRS—>AKAR—>UPKO—>PKR)和Harris Salleh(BERSEKUTU创党人,USNO—>UPKO—>BERJAYA—>UMNO—>BERSEKUTU)都曾经是“政治青蛙”,人民是否相信他们?

看起来沙巴在野党领袖各怀鬼胎,要合作还需一番努力。

(下篇继续)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