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ayu天性Me-layu?

那一天和Can 9老板Mr Lim谈到这个问题。

他觉得“马来”族“天生”就是比较会享受生活和养生,这是文化问题,这种态度不适合Advanced Captialism。

而我,当然坚持种族只是“名相”,并举出了Kesultanan Melayu Melaka和Kesultanan Melayu Johor两个例子来证明,拜里米苏拉的后裔也可以发挥潜能。

但是,无可否认的,如今Mr Lim说他在新加坡聘请员工的经验,大部分非巫裔都比较勤奋。(对了,这里都是以大部分为主,特殊例子除外。)

其实,我也承认这一点,不过,我认为这与种族基因无关。本身上大学前,在亚庇仁爱做Waiter长达三个月的体会,自己和沙巴草根员工(菲律宾外劳)相处和交流过一段日子得知。

菲律宾南部(前Kesultanan Sulu)还是以说马来语和信仰伊斯兰教的居民为主,可以说他们是菲南“马来”族(其理论和泰南“马来”族一样)。但是,他们对工作态度的认真与热忱是连我本身也自叹不如的。为什么?一句广东话:揾食艰难(找吃难)。

他们的国家因政治不稳定和教育制度不健全,而坐船然后游泳到沙巴这个他们眼中的“乐土”挣钱养家,不改变工作态度如何养活自己并寄钱给老家的家人们?自己和那一位洗碗碟的60多岁的大婶了解到,她就算腰骨痛也得一天去三个餐厅洗碟,才能养活自己的孩子与孙子——听了都不忍心。

反而我的老板娘并不是没有尝试聘请卡达山人,而是他们觉得卡达山人的工作态度和这一批源自同个血脉的菲律宾外劳相比,真的差太远了。

由此可见,这是历史造就文化、文化成就成见的因素,而不是种族基因成就历史的因素。

说Melayu天性Me-la-yu(马来话,正在枯萎着) 这轮调的人不是我,是我以前在崇正的Pendidikan Moral(道德教育)老师,她本身也是“马来”人。对了,我以前的中学虽然是东马最大的独中,但是仍有不少非华裔教职员。他们曾经在上课时和我们分享过他们放弃在高薪福利好政府中学任职,而来到时不时办筹款的独中任职的原因。

一句话:上进心。

在崇正任职可以让他们保持一颗上进的心。

因此“说Melayu天性Me-la-yu”,有欠公平。

比起PEKASA的大马来人主义,我更讨厌大华人主义。不知这两种主义的提倡者在争什么。

————————————————————————————————

谁是马来西亚这个国度里最弱势的族群?

当然不是马来人或华人,

更不是印权会所宣称的印度人,

也不是东马的原住民,

还有比马来半岛原住民更凄惨的族群,

外劳?很接近了。

是连基本人权都没有的——无国籍难民也。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