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沼之都之旅Bab3——见见老朋友

和哥哥在KLCC吃了一餐很贵的晚餐后,买买东西就回家去了。

黄昏雨后的吉隆坡,真的是Kuala Lumpur,充满泥沼。LRT系统暂时失灵,看到难得长长的人潮,在排队。是的,在排队,很好!大家都很有次序,没有人一脸不悦四处投诉 =)

穿越KL的LRT,看到了不一样的吉隆坡夜景,从KLCC到Wangsamaju,维持大约半个小时。Wangsamaju也是Woody、Charles、Kon Sin、Junior Lim住的地方,距离哥哥的家大约只有10分钟的走路距离。于是就约了他们一起去Mamakdang吃Supper。

哥哥家外面

Woody他们住的Condo

继续阅读“泥沼之都之旅Bab3——见见老朋友”

令我无法释怀的夜色

我想我之所以会听《无题》到流眼泪,是因为运用了“观想”。用爸爸给我的headset来听回这首歌,可以重新仔细聆听到一些自己以前忽略的细节。聆听一直是我自己经常忽略的能力,最近才慢慢恢复这一种注意力。

闭起眼睛观想,是大一的时候学会的。虽然身不能亲临其境,但心灵却能畅游自在。

第一次的夜色,应该是在沙巴Danum Valley(丹侬谷)的时候,2003年。我们住的木屋就在Danum River溪边,打开门走去阳台,看见河的对面就是高高的原始森林。月光反射在清澈的河水面上,银色的,潺潺流水,还有虫鸣蛙声。(早上吃自助餐的时候,隔着河,可以看到一只只的犀鸟在原始森林的上空翱翔。)

第二次的夜色,是14岁的时候,从Beaufort到Menumbok的高速公路上,坐在爸爸的车,新的高速公路,路的两旁是一望无际的平原,还没有路灯;但是,却有一轮明月普照大地,真个环境很祥和,还看到一两颗流星。第一次感受月亮的光竟然是如此皎洁而有张力,蔓延到整个半圆形的夜空。曾作一文

第三次的夜色,是16岁爬上神山顶的那一晚,因为前一天下了一场雨,凌晨两点多我们醒来的时候,天气很冷,在光秃秃的花岗岩攀岩,抬头望,无云的夜空,就是一颗颗的流星。虽然说爬到顶峰的时候天已经微微亮,但是还是可以向南望,看见Kundasang的星星之火;左边是白天、是苏禄海,太阳已经升起来;右边是夜晚、是南中国海,月亮还挂在那里。

写三个最难忘的就够了,还有几个夜色,如在台湾阿里山和四川新都桥的时候,不过论意境,可能因为很冷的关系,对我没有那么深刻。

继续阅读“令我无法释怀的夜色”

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愛吵架的夫妻

有對夫妻開了一家糕餅店,因為生活忙碌又欠缺涵養,兩人經常稍不順意就發脾氣,每天過著吵架、打架的忙亂日子。左右鄰居被吵得沒辦法過一天安寧的生活,於是請鄉長想辦法,鄉長說:「我也知道必須想辦法解決,但這對夫妻實在很沒修養,愈去勸他們,他們吵得愈厲害,真讓人傷腦筋!」

有一天,鄉長外出散步,遠遠就看到那家糕餅店前圍著一群人,他心裡明白又發生了什麼事。他來到店門口,穿過人群走進店裡,看到先生很激動地對太太說:「你如果再不聽話,什麼事都反對,我就要拿刀殺你!」太太也大聲說:「殺啊!殺啊!反正我也不想活了。」鄉長上前將兩人拉開,說:「外面圍了那麼多人看你們吵
架,你們難道不覺得慚愧嗎?」

這對夫妻往外看,果然很多人,但是,他們不僅不聽鄉長勸解,反而罵得更大聲,動作更激烈。鄉長看他們這樣,故意不理他們,往外大聲叫說:「來啊!來啊!所有鄉親趕快來,這裡有很多糕餅,大家儘量拿去享用吧!」

夫妻倆聽了,急忙問鄉長為何如此!鄉長說:「反正你們一個想殺人,一個想要死,被殺的人死了,殺了人要被抓去關,留這些糕餅有何用!」

兩人聽了,靜默無言,鄉長就說:「夫妻倆不要動不動就吵架,家和萬事興啊!有緣才能結成夫妻,應該要相互尊重,用感恩心來化解對立。你們聽到大家要搬糕餅,感到心疼,這表示你們對努力得來的成果很看重,既然如此,就不要輕易毀掉這個家啊!」

夫妻倆冷靜下來,覺得鄉長的話很有道理,答應以後願意好好相處,不再吵架打架了。

继续阅读“每週證嚴法師說故事 – 愛吵架的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