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网上葬礼”

这里说的“网上葬礼”并不是指把葬礼的手续网络化,和在清明节时网上扫墓的概念不一样。我这里指的是:把我们自己在网络世界中所留下的痕迹全部删除掉的一种新兴网上服务,称之为“网上葬礼”

我五年前加入部落客的行列,只是纯粹想对抗某人在网上所散布的流言蜚语;只是没有想到,却越写越起劲儿,变成自己想要证明给他人说:“嘿,我还存在。我活得很好,谢谢你们来了解我现在的生活。”的工具。我同意KS说的,在某种程度上来讲是“我執”——简单来说,就是轻微自我主义。

那一天,我在上Human Resource Management & Entrepreneurship (HRM)的时候,比我还更时髦的Guest Lecturer Colin就一言惊醒梦中人,道出了“网上葬礼”的概念(已经有人在做了)。

“我们一旦开始写Blog RSS feed了,究竟有没有想过何年何月何日停止这个习惯?一旦“非试不可”Facebook、滑鼠在Like与Unlike之间的时候,会不会有一天觉得它在Spam我的mail box?一旦有一天我也 ‘在Twitter Tweet来Tweet去Follow me’的时候,我的手机会不会失去其原本的意义?”

或许,有一天我即将离去的时候,不想别人在网络扭曲我的名誉时,我也会考虑这一项服务。Hmmm…在网络世界中万古长青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可是对于我这种热爱历史的人来说,其实我也真的很想让我的后代了解他们的爷爷做了什么,拥有什么想法等,说真的,我觉得那是一种很妙的事。

或许,我会把我的Facebook account inactivated,把自十岁就建立的hotmail、yahoo mail account deleted掉。可是,blog应该就让它杂草丛生吧。如果有一天我遇上了任何意外,来不及把这些事情完成,我希望曾经读过这篇文章、或现在正在读着这个文章的你们,能够帮我完成。至于Passwords,不用担心,你们在整理我所留下来的东西时,一定可以找到。如果发现了什么重大秘密,要保密还是公开,则自行尊便,反正这都没有什么意义了。

其实这也不是这么自我诅咒,我想目前为止我为这世界留下来的,就只有这么多而已:没有财物上的遗产,仅有点点的文化遗产。

昨晚在Facebook玩了一个心理测验,说我的葬礼会有718人出席,哈,我想,如果真的有这么多人出席那应该是好事一桩!中学毕业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多人来啦,大学毕业顶多100人前来给予祝福而已吧。读到这里,你们会不会觉得我想太多?哈哈。

说回HRM——也就是我星期三要考的第一课,老师还提了一个概念,叫做Anti-Facebook。简单来说就是不想现任妻子从Facebook中追溯回你和前任女朋友的点点滴滴,可以让特定的人在浏览你Facebook Profile界面时,封锁掉一些Contacts的相关资料。据说这个来自新加坡的研发小组已经和Facebook联系,在短期内就能推出这个新功能咯,很有趣吧。

很期待吧!

就此封笔,专心考试去,背多分。

 

4 thoughts on “办“网上葬礼”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