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时的环保观

环保这个议题,自70年代就开始在国际间引起注意。

比较幸运的是,我自小学一年级开始会读报纸以来,就开始关注这个课题。

纯粹起跑的早,所以走的比较远。

那时候的报纸,记述的都是关于大气层破洞的议题,也开始有人提出温室效应(Greenhouse effect)这个名词。

对我们灌输这种概念的也包括小学的老师们,一年级的班主任吴老师,就住在我家附近的山上,是一个虔诚的一贯道徒。那时候,我也不会分什么“一贯道”、“佛教”、“道教”之类的。只知道,我们三姐弟每个星期五的晚上,就会去山上的“佛堂”,学习一些做人的道理,爱护生命、物命,学吹笛子等。

老师展现的就是现在慈济人称的“人品典范”,展现省水省电、惜物爱物、轻声细语等的身教。家长们都很尊敬她,学生们也很喜欢她。几年前,回去的时候有遇到吴老师,已经白发斑斑,老师还记得我,遇见我妈妈时也经常问起我的近况。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句话乃是最佳写照。

还记得有一次小学二年级时,华文课文有提及:不要乱丢垃圾,垃圾要丢进垃圾桶里,然后用塑料袋绑好,交给垃圾车。

这个80年代的课文,在90年代老师的眼里,“塑料袋”已经是一种不环保的物资,故提醒我们全班同学说,“塑料袋”还是少用为妙。这时,我也会反问,垃圾车运垃圾去哪里?老师回答:“埋起来”。我在追问:那不是以后没有地方埋?“大人们会想办法的。”是她的回应。

那个时候,永续性管理的已经提出,为鲜少人知晓。

唯有的东西越堆越多,只有在大扫除的时候狠心取舍。不说各位可能不知,我现在还保留着我小学几支从没用过的笔,在家里。

我二年级至六年级的补习老师也教了我许多知识,“臭氧层”、“温室效应”、“CFC”这些字眼背后的原理都是他教的。我的第一份薪水,也是10岁的时候从老师手上领过来的,一个月RM10。工作是帮老师补习后打扫房间。

我还记得最初去补习班的时候,老师看见我的补习簿子写得密密麻麻,几乎是有空位就不放过的那一种。老师看了很赞叹,我起初莫名其妙,后来老师和我解说:“佳翰啊,爱惜纸张是好事;可是字要写整齐一点;必要的时候要空行,这样老师改起来会比较轻松一点。”

以前我也很少用尺,有尺都是亲戚送的。那么这样划线呢?把纸两张对折,形成一条无形的线,再沿着铁的铅笔盒画一条线。很克难、画出来的尺却是最直的。

废纸在小时候是我的玩具,可以拿来画画,自创漫画;可以拿来折“机器人”,斗来斗去;可以拿来剪纸,变成许多图案(一直到大学都从来不觉得那是一种专长)。

家里楼下淹水的时候,还可以折“纸船”,去救难,救蚂蚁的难。

蜻蜓、Ladybird、黑蚂蚁、蜘蛛、马陆、蚊子都是我小时候的玩伴。

现在回想这一切,要感恩这些小动物的“牺牲”,让我更接近自然;也要感恩老师们的用心,让我的童年比别人不一样;更要感恩我时不时会想起过去,让我还记得这些十几年前的往事。

p/s:要分享的很多,有空再分享。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