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成立50年时,能否制度化两线制,有赖于我们的思维模式。

如果你看见这个标题,会不会想——有没有搞错!马来西亚已经独立52年了,你的数学会不会算啊?

如果你这样想,那我必须说,你的思维模式落伍了;就是这一种:“以马来亚的视角来看马来西亚的思维模式”出了问题!

大家必须学习从马来西亚的角度去看事情,因为马来西亚包括了马来半岛、还有沙巴和砂拉越。

举一个很通俗的例子,精子没有卵子,就没有孩子;同理,卵子没有精子,也不会有孩子。

“出师有名”的理由

马来西亚这个政治“孩子”,在李光耀的主催下,在东姑阿杜拉曼的转态支持下,在沙巴砂拉越领袖的被动支持下,在汶莱王室的反对下,在1963年9月16日成立了。当时签订了《马来西亚条约》,奠定了“结婚”的条件。

1965年,新加坡不满当时的联盟政府处处以“马来亚”的角度思维而退出了马来西亚。事隔四十多年,现在才有人提起,当时沙巴砂拉越答应共同成立马来西亚的其中一个条件就是新加坡的加入。换而言之,如果现在沙巴或砂拉越要退出,的确是“师出有名”。

这四十多年来,新加坡失去了马来半岛这个hinderland,一样可以自力更生。同理,马来半岛这么多年来也一直把沙巴砂拉越当成是hinderland对待。两州事到如今没有闹独立,只要回自主权,国阵政府都已经偷笑了!

住在树上不好吗?

308之前,我也会认为沙巴砂拉越退出没有什么大问题啊!反正我们都是“住在树上”的。可是,近年来许多人慕名前往沙巴或砂拉越享受一场“与大自然的心灵飨宴”。由此可见,“住在树上”也未必是坏事。

旧思维模式:沙巴砂拉越这么多树林,要发展还是猴子?我只管我的心灵飨宴,尽管间中我制造了很多碳足迹,为当地带来了很多“外来文化”,可是生态旅游业可以带来发展,唯有文明才可以提高当地原住民的生活水平。(电影Avatar基本上改变了以上论述。)

新思维模式:既然大家那么向往那里的大自然,那么为何从来没有关心过,沙巴的燃煤发电厂课题、砂拉越猖狂的伐木和12座新水坝的建设。要知道,砂拉越那些水坝建成后,中央政府要建一条100亿令吉,全世界最长的海底电缆、跨越南中国海,输电去马来半岛。砂拉越的土著文化的消失和大家的用电量有没有直接的关系?

有!大家不必上街示威,只要大家省一点电,引起社会舆论就已经在帮忙了!

伊斯兰教国的成败

以马来西亚的角度去看国内时事,就不难发现,因为有沙巴砂拉越的存在,马来西亚才不会成为名符其实的“回教国”(以回教法作为宪法的国家)。巫统宣称的马来西亚,其实是一个名不符实的“回教国”,只不过是和回教党争谁比较“回教”的一个伎俩而已。

旧思维:或许有些非穆斯林会担心,支持民联就会成就回教国的成立。如果大家继续以马来亚的角度思维的话,那的确是有可能的。但是,很多人都忘记,在沙巴砂拉越有很多非穆斯林土著,巫统宣称所保护的群族不只是马来族,其实是土著(Bumiputra),在土著才细分为马来族、东马原住民和半岛原住民。

新思维:回教国不是马来西亚的“结婚条约”,回教党在沙巴和砂拉越没有支会,也没有市场。市场是东马的国阵成员党,还有一小部分的在野党。而这些地方性政党所代表的族群大部分都是东马原住民。我举沙巴的例子,Sabah United PartyUnited Pasokmomogun Kadazandusun Murut Organisation代表的都是沙巴卡达山民族(党魁都是基督徒)的政党。

简单来说,只要有沙巴、砂拉越的存在,马来西亚不可能再近年内成为伊斯兰教国。看看最近的Allah争议就知道了,最初中央政府是禁止来自沙巴的《先锋报》使用这一词,事情演变到暴力事件,反而沙巴相安无事。{巫统营造危机感稳政权,阿拉课题西马热东马冷} 整件事情都很好笑哦,印尼和东马非穆斯林用了这个字眼这么久,偏偏只有在半岛引起这么大的争议。

种族和睦融洽

说起Allah这个词,就让我想起中学时的马来文老师Cikgu Aida,在班上和我们解释“Insyallah”的意思。然后,她还纠正我们全班,根据阿拉伯发音,Allah不念“阿拉”,应该念成“呃勒”。全班就像小学生跟着老师念“呃勒”,“Satu Kali lagi”,“呃勒”。大家百无禁忌,这发生在东马最大的独中,对照最近的事件,很有趣吧。

就是这样的事,我想带出的是,沙巴、砂拉越在种族和谐是全马的典范。举个例子,就读沙巴华小的学生三个有一个是非华裔。。根据{巫统营造危机感稳政权,阿拉课题西马热东马冷} :

“民族融洽相处大概正是足以让东马人民自豪、优于西马的一点,总是惊叹于马来西亚人三语能力的人恐怕更要惊叹东马原住民一人兼通四、五种原住民语的状况,语言于他们而言是沟通工具,而非区分工具。”

我想的确是如此,沙巴有32种原住民群,砂拉越则有24种原住民群;每一个都有自己相近的语言。廖内语系的马来文不是他们的母语,马来语对他们来说是必须在马来西亚生活的外语。在这种异中求同的大环境中,大家对于后来居住在这片土地的华人、Bugis人、Jawa人、印度人、甚至是偷渡来的印尼人和菲律宾人(特别是占沙巴总人口三分之一的菲律宾人)都怀有一份单纯的包容之心。

半殖民半独立

相反,沙巴、砂拉越的人民真的需要向半岛的人民学习更多的民主和法律知识。无奈于东马还有6万6千民原住民没有公民权,沙巴、砂拉越处于这种半殖民、半独立的情况很难有再大的政治民主上的觉醒。唯有各政党努力去解决这些公民权的问题,才能还他们一个选择自己未来的机会。

有人问,沙巴汉遭遇这么多不公平的待遇,为何不采取实际行动改变执政权?早在308前沙巴人民换了四次政府,但是无奈于没有民主的制度,单单政党轮替是无法制度化两线制的。B的崛起导致A的沉沦,C的崛起导致B的沉沦,没有法律防止B打压A,两线制就无法形成。

只是民联如今和国阵势力旗鼓相当,在国人注重半岛政治的环境下,才制造的两线制的契机。要不然,单靠以前沙巴、丁加奴、槟城一时一州的政党轮替是不成气候的。

不用东马西马一词

大家是否有注意到,我很少用东马来概括沙巴和砂拉越“州”,也常用“半岛”来代替“西马”一词。因为我发现到使用“东马西马”就有对立面,而且当初沙巴和砂拉越是以同等地位和马来亚成立马来西亚,使用“前马来亚”又有一点不敬,最后觉得“半岛”一词超好的。

————————————————————————————————————

在新的一年里,我期许每位大马人能抛弃“马来亚的思维”以“马来西亚的思维”来看待马来西亚。如果大家觉得我提出的那一部分要Citation的,尽量提出,我会在reply里把link post上。:)

 

6 thoughts on “马来西亚成立50年时,能否制度化两线制,有赖于我们的思维模式。

  1. 写得很好。
    我觉得用英文解释半岛作 Peninsular Malaysia,然后沙巴砂劳越作 Borneo 也比较容易让人明白。

    觉得这所谓的 厄勒 issue 都是让人借题发挥。。。

  2. 笔者是东马人(抱歉,知道你不喜欢,我还是这么称呼)吗?老实说,太多历史被政府抹去了。新生的一代,应该不会知道,沙巴,砂拉越和半岛都是以同等的地位,与新加坡共同创立马来西亚。谢谢你。

  3. 樓主是沙巴漢嗎還是砂拉越人。很感歎現在的砂沙年輕一代都不知本土的歷史。而且也感染到半島的種族情緒病,尤其是華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