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June——回到下车的山口

上回说到我们离开了那位藏族阿姨的家,就匆匆下山去啦。雨呀,又继续的下,而且有越下越大的迹象。我们没有办法,只有拿着雨伞,顶着风雨,硬着头皮,往下走。走呀走呀走,边走边聊天,路上尿急可以去唱山歌,但是拍照就别妄想了,哪有这种闲情?

从诺绒牛场到冲古寺的路途才走到一半,真的不行了。突然间看到了树林深处有一间小木屋,木屋旁有几辆运石车。根据法律,那些车是不能载人的。没有办法,我们只好随机应变。于是,就派出我们的永祥进去和他们接洽,经过一场讨价还价后,我们就爬上车子的肮脏的背后,冲下山了!


康定情歌 (詞/曲︰王洛賓)

跑馬溜溜的山上 一朵溜溜的雲喲
端端溜溜的照在 康定溜溜的城喲

月亮彎彎 康定溜溜的城喲
李家溜溜的大姊 人才溜溜的好喲
張家溜溜的大哥 看上溜溜的她喲

月亮彎彎 看上溜溜的她喲
一來溜溜的看上 人才溜溜的好喲
二來溜溜的看上 會當溜溜的家喲

月亮彎彎 會當溜溜的家喲
世間溜溜的女子 任你溜溜的愛喲
世間溜溜的男子 任你溜溜的求喲

月亮彎彎 任你溜溜的求喲

我们就这样背着重重的背包哟,顶着湿湿的雨哟,迎着刺刺的风哟,握着麻麻的铁车身哟,和两位司机坐的藏民,唱着康定情歌下山哟!

当我们到达冲古寺时,终于遇到了晓莹、惠敏她们在棚子里避雨。她们说找不到几位队员。这可急了,后来等了许久,我们决定还是先下山。走了大约五分钟的路,终于看到的马群,有奇马骑了!(在这里向因为不想虐待动物而坚持不骑马的顺安致敬!)

这次拉我的马夫很健谈,他大概大我八岁,不过有了在小学上课的女儿,也是在我这个年龄结婚。他就问了我一些很搞笑的问题,如:你打滚啊?(我的牛仔裤满是泥浆。)你读书吗?你结婚了吗?

真的是不同地方,不同世界。

这样聊到上车的山口,他问我有没有笔,他想给在远方读书的女儿。我二话不说,把自己身上所有的笔都给了他(除了一只在“洋人街”赢到的笔)。让我印象很深刻的是,他的同伴路过看见我的给他的笔,然后问他,这些东西是什么啊?他就回答,笔啊,给女儿的。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从来没有看过笔的人。我就勉励他说,希望这能鼓励他的女儿多努力读书。(早知道我在成都多买几只笔呀!)

我们一起迟到了半个小时,看到拉姆的时候竟然是笑盈盈的,哈,她早就预料到我们会迟到。还问我们有没有干些犯法的事喔!

回到车上,大家分享着不同的经历,我们也把“神水”和“小麦饼”拿给大家吃了。很累,但是很惊险。在车上睡了一会儿。车子朝着新都桥的方向前进,天气变得很好了,巴士行驶顺畅。;)

————————————————————————————————

这版本的《康定情歌》你肯定没有听过!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