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tar Concert & Dharma Talk

从九月开始,8-1-126这间房间几乎每个星期都有一场吉他演奏会,而几乎每三天都有一场法会,在进行中。

和高尚同学住了一个半月,真的很感恩他,和我分享了许许多多关于他自己的故事和修行的经历。

有时候,是一个周末的下午,就这样听他弹吉它唱歌,我有时会一面做功课一面轻轻哼着唱;有一个星期天的晚上,他突然拿起吉它问我:诶,要不要听我写的歌?哇,好啊!我就盯着看他玩,当然,有几首歌,我可是他第一位听众,刚开始唱第一首歌之前,难免会paiseh。不过啊,这种感觉我也很清楚,就像他刚搬来的第一天晚上,他叫我表演口琴,一首我最拿手的,哈哈,我吹到失水准了。

A relax Sunday night,从第一首歌开始听,我放下了手头上的事物开始用心聆听。对,这我才想起——我多久没有这么花时间去聆听别人了?除了参加营队的期间聆听课程之外,几乎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做了。就像他和我分享的:仔细地听,用心地看,则无处不是“当下”。而他的每一首歌都有背后的一个故事,都有它本身的词曲和编曲手法,这三年来从邓远为老师身上学回来的东西也不少,我多少有点领悟。

他说,这首歌是为某某女生写的,那一首写又是那个那个女生。听着听着,自己也回忆起一些往事,有种想流泪的感伤。就这样的,把手头上忙碌的事情放一旁,我用心听了一整个晚上。

也许是因为生活圈子不同的关系,以致我也比较没有顾及地和他分享一些鲜为人知的秘密。是的,我想我是太保守了,习惯把不同的秘密分开说给不同的人听,还想象如果有一天,自己离开新加坡或归西时,有人要为Bernard写回忆录的时候,可以把这些支离破碎的故事串联起来,哈哈。

有几次,就是临睡前,一时兴起,就聊了起来,一聊也可以聊一个小时。所以,当我很忙的时候,我真的有避免和他说话的迹象。

在得知Simon拿不到同样的房间后,我就自己默默的在祈祷,希望能够遇到一个没有沟通障碍的室友。辗转之下,那位原本拿到这间房间的Singaporean,换去别的房了,一直到嘉鹏搬来告诉我:我不是你真正的roommate,你真正的roommate是我的朋友;他一直在找Single room,如果我拿到房间然后申请到单人房,他就会搬过去住了。

其实,我们三个人一直住到嘉鹏搬进新房间后,我一直信以为真;怎知道他们两个只是说说而已。要不然我现在怎么会学到到这么多有关“内观禅”的东西呢?能和我谈佛法谈得那么起劲的,除了Soh之外,就是这位高尚同学了吧。

很多时候,和他换了床位之后,我就深深的感觉到,我就是以前的Simon咯,因为那另一个床位的人总是那么多话说,那么爱弹吉它烦他的室友。我想,这也是一种因果吧 ;p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