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餐时间越来越不定时了

我自己承认,也经常和许多人说,自己最忙的时候,应该是高三上半年——

运动会步操队+舞蹈队+学长团团长+毕联会+SPM+UEC,够忙了吧!

每天睡五个小时,每天准时十一点睡,凌晨四点醒来读书。诛不知现在的健康是不是当时侯挨回来的。不过,那又是很有规律的生活,

十一点到两点准时让肝排毒,

每天早上六点三刻步操十五分钟,

还有,每天准时吃三餐,

就这样挨过来了,功课不退反而进步,可说是世上最神奇的一件事。

但是看回现在自己的生活频率,原本以为FINAL YEAR不拿口琴、慈青营结束后,我的时间会空出四分之一。结果咧,搞到三餐时间不定时,

这样是不是证明了我现在还忙过那个时候?

—————————————————————————————

忙、盲、茫,我的coursemate一个上课上到一半突然间因为不够睡而流鼻血,另一个因为FYP压力太大在lecture痛哭起来。这个semester,Environmental Engineering的学生真的很难熬。

今天对我来说,根本不是Recess的第一天:

从昨天开始,压根儿都感受不到假期的喜悦。

早上五点半起床,七点吃早餐,八点半去做实验一直到一点半,skip了三个小时的ADM课;

一点半去图书馆工作到四点半,才去吃Lunner;

回房整装一下,五点去Singapore Art Museum(ADM course的site visit),六点一刻到那个我去了六次的地方,找到了欣赏艺术的喜悦,不过呢,这次还有一个任务,就是选一个展览作为project的题目。

然后,因为Davis去英国在这里转机,刚好City Hall和Orchard没差很远,去见了,吃了一些dinper;

然后又和庭欢、家威陪Davis到机场,继续吃那里Tcc的dinper。

十点半从changi回到Pioneer的路上,我是在念Lecture note,在MRT念书可是我读书效率最快的时候。

—————————————————————————————

今天呢,早上八点吃早餐,八点半又去见我的Bacteria、fungi;

到十一点吃午餐,和一心去Tampines参加我的旧同事们举办的Recycling day,一心去那里是为自己Earthlink maincomm的职位寻找讯息和灵感。

四点半回到房,洗衣冲凉;

五点半又去看我的Bacteria和fungi,一直到八点半才回到房间吃香积面。

刚才和梦立通过电话,才发现,很多Projects等待在这个假期被我砍掉。

  1. IEM waste control management的报告(Johnanthan就要砍掉我了)。
  2. ADM project的Proposal。
  3. FYP progress report。
  4. Engineer & Society presentation 2。
  5. Integrated Design 3—Weir Design。
  6. 《心耕南大》的两则采访。
  7. 有空的话,帮Ecoventure做一个post event documentary。
  8. 还要去图书馆工作(我没钱啊)
  9. 去新山找表哥和儿子?

啊~~~

四年前最忙的时候,曾经改编过这个歌词。

我知道这一路的风风雨雨它总是让人跌到

也知道这一路的曲曲折折会模糊了我的想要

未来也许飘渺,我的力量也许很渺小

让你知道执着是我——唯一的骄傲。

——————————————————————————

我知道这一路的是非成败它总是难以预料

也知道这一路的人情冷暖它让人错失了不少;

目标也许太高,我的理想也许达不到;

让你知道坚持是我——唯一的荣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