涯系客家人

最近比較流行客家話?難道大家已經意識到它是全世界流失最快的方言?或者是說,廣東話有香港、廣州作為靠山;閩南語有臺灣、福建省廈門在發揚光大。想起廣東(惠州、梅州、河源)、福建和江西省之间的地区,在政治、經濟和社會上沒有什么重要地位,于是不管是內地還是海外的年輕一代(包括我本身)逐漸掌握不好。

Hakka in China

但是什么卻引起我說,最近流行了客家話?這多虧了臺灣的客家社群,逐漸把客語帶回主流文化。馬英九先生是客家人,本身的閩南語并不是很靈光,而臺灣的客家社群也經常受忽略,以致用客語爭取民心,又成了藍綠之間的拉鋸戰。怎么說呢?

去年去臺灣的時候,在臺北和高雄都有乘搭捷運,而捷運的語言次序是華語——閩南語——客家語——英文。在高雄地鐵站,還可以看見高雄民進黨市長陳菊,公開呼吁全高雄民眾:“大家來學客家話”(Tai ga loi hok hak ka fa)。

回沙巴,打開Astro 301 AEC頻道,一系列的臺灣制作的客語時段節目。扭開大馬國家中文電臺“愛fm”(第五臺),還有幾十年如一的客語新聞時段。回到拿篤老家,和公公用客語對話,客語進步神速。當然就讓我逐漸感覺,必須保留本身的客家文化(廣東惠陽龍崗人)。

Dialect in SEA

聽客家山歌,念四句詩,還有“打字影”(應該是這么寫,念做da shu yang,就是猜字謎的意思)。發現我家四代都是“窮書生”,公公的房間里隱藏著一堆客家文化的重要文史。四句詩就是以前(日據時期前后吧)客人在結婚、戀愛、喪事時會念的詩句,十分古怪搞笑。

比較有墨水的,在“玩新娘”的時候,就會給新娘猜字謎。這些自創的字謎,是公公小時候(20年代、30年代)從長輩聽回來的。我要離開老家的前一天,他主動過來,叫我用紙和筆記錄下來,我用半桶水的客語,記錄了四首字謎詩。他說,如果他現在不告訴我,他作古后,這些文化就會跟著消失。隱藏在他腦袋里的驚人記憶力,在這里給大家猜猜一首“初學題”:(要用客語念才過癮)

(一)九橫六直——giu wang luok qit

(二)天下無人識——tian ha mau yin chit

(三)孔子問閻王——kong shu mun nyan vong

(四)閻王想三日——nyan vong lam sam ngit

猜一字(簡體繁體都一樣的字)。提示給了,注意加黑了的字眼。

 

One thought on “涯系客家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