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大慈青迎新茶会参后感

7月11日上网时,遇到在《晨语》网上分享时认识的沙巴慈青Sin Pei。是因我的MSN nick经常会更换我的所在地,而“Bernhan @ Kota CinabaRu,Land below the Wind”(注一),就道出了我在沙巴州的亚庇市。她就问出了我这“沙巴的孩子、狮城的慈青”这特殊身份。

于是了解到他们在18号晚上在会所有迎新茶会(马来西亚的国立大学皆在7月6日开学),就拿了欧阳师伯的手提电话号码,联络了师伯两次,搞定!

这次是我第三次去亚庇的联络处(目前还不是分会),第一次是2006年的大爱园游会Ah Soh华运慈、和Ah Lam担任司仪;第二次是2008年佛陀日。这次到达会所时,还不到下午5点,可见沙巴大学的将近20位的慈青们已经在陆陆续续准备了。当然,我的到来时有点唐突,虽然师伯和沙大联络人碗卿提及。过后,都是她、德光还有Jolin在“关照”我的。

沙巴亚庇目前有两间大学:沙大MARA,但是大马人都知道,MARA只收10%的非土著(注意:非土著和非马来人在沙巴是有很大的区别的)。爱洒沙大的成效就比较大些,因此,造就了沙巴慈青就是沙大慈青的特殊情况。但是,话说回头,沙巴慈青一共有13年的历史了,还比新加坡多3年。因为历来的沙巴慈青很少很少是沙巴汉,所以他们毕业了,在双亲的要求下,都会回西马砂拉越。只有极少数毕业后留在沙巴,在台湾遇见的光耀学长和从事马来熊保育工作的玮柏就是特殊例子。这和新加坡的情况很不一样,因为Tuition Grant的关系,新加坡的慈青学长和在籍慈青干部的数目相近。

也正是这个原因,让我不得不敬佩,沙巴慈青的独立性,事事亲历亲为,协调、司仪、机动,甚至香积。包括没有制服的慈青在内,一共20人就必须承担120新生的迎新会。一间大学120人呢!这目标对南大来说确实有点难度,可以说是不可思议。诛不知,这是不是前辈们长期深耕的成果?

洗餐具、搬桌椅、派鞋袋,我看见个个新生腼腆亲切的笑容,恭敬地从我的双手承接这大专生对社会的责任,心里很欢喜。当然,这也是,我这一个月以来,第一次“做慈济”的法喜。而他们绝大部分都是来自南中国海对岸的亲人们,还有一两位来自神州的学子们。在听他们分享时,才得知他们绝大多数都是因为被沙巴的自然风土而吸引过来的,都是一份人人皆有的爱美、爱大自然之心。现在就要进阶成爱社会的心,这次整个迎新茶会都是围绕在“一个大专生应有的社会责任”去发挥的,我告诉欧阳师伯,我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其余的“四大志业,八大法印”都是在八月营队才做详细介绍。

之前,经常会被问,沙巴那里的慈青情况如何,我脑海一片空白。这次,终于明白,内心仍是非常感激这群伙伴们所撒下的善种子。Cheshire智障之家如今是他们的定时活动地点,我的脑海也想起2004年也曾和Davis主办去那里的关怀的打扫活动。副团长Kenneth还要我认真考虑为他们的新建筑物筹款,当时课业忙碌因缘不足。Kinarut老人院,这我在庇佛大道经过了无数次,但从未踏足的机构,也是定期活动地点之一。

他们也在近期成功向大学争取在校园内办定期大型回收,要知道这在国立大学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最让我佩服的是,他们趁着校园食堂摊位出租之际,申请了一个素食小食档口,推广吃素文化。工作表则是利用课余时间轮流排出来的。马来谚语静思语都说:Di mana ada kemahuan,di situ adalah jalan(哪里有愿,那里就有力)

我当时参与的Kota Marudu乡下原住民孩子关怀计划,如今因为某种原因取消了。但是这些沙大伙伴所领养的干弟弟干妹妹们,经常趁假日来到慈青之家,干哥哥干姐姐们就会义务性的帮忙他们补习。这一种跨越肤色的感情总是令我那么感动,尤其是对在法律上拥有八分之一Kadazan血统的我来说。

短短五四个小时的活动就这样结束了,结束时还聆听到了以为沙巴土生土长的学长分享,他最近才从西马回来亚庇会所当职工了。认识了一群新朋友很好玩,何况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看来,我的生活一直要不断接受新人事物才不会像前几天那样感到乏味沉闷。

读者可能会问,为什么没有活动的照片?因为活动时,我没有空去拍照,哈哈。

taken in 27 July 2009, Kundasang

知多一点

(注一)Cina Baru和Kina balu的音很像,因此我记得我叔叔的历史书里面提及,Kinabalu就是“新中国”的意思。这有关系到神山的一个神话,之前提过了,有兴趣可以按这里。Land below the Wind——风下之乡——Negeri Di bawah Bayu,这名字来自一本美国妇女Agnes的同名小说。虽然没有读过这本描述山打根风土人情的经典,但是凭小时候老师告诉我的记忆,Sabah菲律宾之下,正好避过了太平洋台风(Typhoon)的侵袭,所以就有了这个称号

 

p/s: 最近很勤快,网志写不停,唯有增加一周的发布频率成一周四次了~ 要不然我所Schedule的Post,就要排到9月咯。

3 thoughts on “沙大慈青迎新茶会参后感

  1. miur….
    “我当时参与的Kota Marudu乡下原住民孩子关怀计划,如今因为某种原因取消了。”
    没想到,呵呵。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